第九十六章 绑架(六)

    我的脑子只是一片空白,身上的痛好像也不再痛了。傅绍清短短的两个字如同万千针头一样,纷纷扎透了我的身体,我闭上眼,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流。

    顾璇婷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摇摇头,“原来我又输了…原来你同我一样…是个可怜人。也好…黄泉路上…不孤单了。”

    我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不要!傅绍清,不要开枪…求你了…我害怕…”

    最终,我还是喊了出来,我怕极了,颤抖又沙哑的声音混着眼泪,我睁着眼睛看着傅绍清,嘴角青紫色的伤,每张嘴就如同要撕裂开来的痛,浑身颤抖着,我哭着祈求傅绍清,不要开枪。

    顾璇婷抓着我,力道又加重了些许。

    我从未这样害怕过,也从未觉得自己离死亡这样近过。

    我怕死在流星弹雨下,可还有好多事情,我没有去做,我还没有寄出我的信,我想回到云水村…

    或许傅绍清是厌极了我,和顾璇婷死在一起对他来说也是不痛不痒的一件事…我想…如果今日被绑架的人是祁悦,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救她吧。

    傅绍清低下头,我看见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便看不见他任何表情。

    “听到了没有?开枪!”

    忽然,他厉声命令,这无疑就是死亡宣判。

    所有人都犹豫了,枪口齐齐对准着我,却迟迟不肯开。

    我猜不到,是不是下一秒子弹就会冲出来…打在身上…又会不会很痛苦?

    我用力地咬了顾璇婷一口,她大叫着松开了手,趁她松开的那一瞬间,我不管不顾,身体绕过了栏杆,从二楼一跃而下。

    傅绍清不会因为我而不开枪,他不会救我,或许我应该自己救自己,从二楼跳下去,是死?还是残疾?我也不知道,我只清楚,比起一颗颗子弹穿透身体,这样生还的总归更大。

    我的衣角从顾璇婷手中滑过,她瞪大了双眼看着我,如窟窿般的眼睛没有任何光彩,蓦地,我听见她在二楼绝望地大叫起来…子弹在我跳下去的那一刻,便重重地从枪膛射了出去。

    紧紧闭着双眼,眼泪从我的眼角流下,我等待着落地的结果,是毫无感觉,还是粉身碎骨?

    一分一秒都是煎熬,我只觉得四周天旋地转。

    我的身体最终落在傅绍清的怀里。

    可这重力的冲击,使得他双手环住我的同时,控制不住地摔在地上。他着地,咳出了血,双手却紧紧箍住了我,我压在他坚实又温暖的胸膛上,意识涣散,脑子嗡嗡作响。

    傅绍清吃力将我的头埋在他的心脏处…我听见传来的怦怦心跳,我听见头顶有温柔的声音告诉我,“别怕…他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枪法精准…不会伤害到你。咳咳…”

    声音不见了…我迷迷糊糊…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活着…只闻到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身边。

    小的时候,村子里有些孩子总是喜欢欺负我,他们扔我小石子儿,喊我不是父母亲生的野孩子。他们排挤我,故意把我带到深山里去,是我自己走了好久的山路,走到天黑,走到筋疲力尽,才走回了家。

    下雨天,他们把我关在废弃的小木屋,地上一尺一尺的泥水浸湿我半条腿,我冷得发抖,却死死扣着门不放松,一遍又一遍地喊着程诺的名字,喊得是那样撕心裂肺。因为我总清楚,只要程诺听到,他一定会来保护我的。他告诉我,如果不在我身边,那就多喊几遍他的名字,这样他一定会出现的。

    “程诺,救我。”那天,我在狂风暴雨中喊着…然后我就看见,他撑着早就被风凌虐得破败不堪的油纸伞,一步一步踩出巨大的水花,他喊着我,“念念,别怕”,便向我义无反顾地冲过来。

    而今,我仿佛又听见了他的声音…有人在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他一边痛得咳出了血…一边又喊着我的名字,“念念…别怕。”

    我紧紧揪住声音主人的衣服,迷迷糊糊,“程诺…救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