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绑架(四)

    此时此刻,顾璇婷的脸有些狰狞扭曲,我没有力气再挣脱,只看着她可怜又可悲的神情,“如果你是为了威胁傅绍清,那你抓错人了。”

    “是吗?”她凄然一笑,“你想知道打开门会发生什么吗?”

    顾璇婷甩开了紧握着我的手,一个踉跄,我重重地跌倒在地上。而她就像失去了所有神志似的,对着我疯狂地大笑着,眼泪却一滴一滴地往外涌了出来。

    “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死又有何惧?不过,决计不能让傅绍清就这样随随便便地杀了我。”顾璇婷宛若一个哭花了妆的鬼魅戏子,“你猜猜,一旦我把这门打开,是一颗颗子弹冲进来呢,还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我不知道,亦不敢去猜,我抱着自己,蜷缩在地上,浑身发抖。

    哗啦得一声,顾璇婷突然拉开包房的门。

    我惊叫着捂住自己的耳朵,我害怕,自己也会成为那可怕枪眼下的一具尸体。

    一道道刺眼的光,伴随着百乐门歌舞升平的喧闹,从楼下的舞台中央穿透进来。隔着走廊上的栏杆,我看见对面的男人们纷纷停住了脚步,腰间的枪泛着冷冽的光。

    原来方才蔚月说得那些神情凶狠的人,并不是百乐门的人。他们统统都是傅绍清的部下,早早埋伏在这里,打扮成安保的样子,目的就是解决掉顾璇婷。

    “我花掉身边所有的大洋买通了百乐门的杀手去绑架你,连最后一把防身的枪都抵了出去。我一无所有,除了你,你就是最后的筹码。瞧瞧,他们不敢开枪。我赢了哈哈哈哈哈”

    顾璇婷笑得凄厉而绝望。

    “你知道这不过只是无用功。”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除了最后给你拖延一点时间,无济于事。”

    “一点时间足够了。”顾璇婷冲着对面的人喊道,“我需要一辆车,一把枪。当然,若你们只当我是死前在说些荒谬的话,现在就开枪吧。我什么都没有了,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只不过…”她用力地把我扯到身边,面露凶狠,“我必定拉着你们少帅的未婚妻一齐同归于尽。”

    对面的人只举起了枪,却迟迟没有按动机板,我闭着眼,连深深吸一口气都觉得是那样难,浑身仍然在发抖。而身边的顾璇婷,虽是无所畏惧地笑着,可眼角仍是莹莹泪光,我感受到身边没有一丝温度,和我一样,她在微微颤抖着。

    黑压压的枪口对准我和顾璇婷,仿佛下一秒,一颗颗子弹就喷涌而出,到底…会打中哪里呢?

    “砰——”得一声,巨大的枪声仿佛要震破我的骨膜,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哗啦哗啦碎裂开来,只听见楼底下的人群顿时爆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舞台的灯光扑闪了几下,便陆陆续续地就灭了。

    再也没有人敢继续扭着腰肢唱歌,也没有人能安然惬意得欣赏表演。

    我看见他们立即轰蹿开来,慌乱地从座位上站起,又或是极为害怕地环顾四周,男男女女都争先恐后地想要逃出去,害怕尖叫的声音听上去竟然是热热闹闹的。高跟鞋踩着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又是谁的珠宝项链在一片惶恐之中被扯了下来。地上尽是女人们的手帕,散落的首饰,抽了一半的雪茄隐隐约约还冒着火星子。

    “砰——”又是一枪,百乐门厅堂的大灯瞬间灭了下来,水晶碎片重重地落了下去,砸在地上,四分五裂的声音带起一波又一波的尖叫。

    顾璇婷的指甲用力地钳入了我胳膊上的肉,她整张脸,似乎都颤抖得很剧烈。

    我感受不到痛,黑暗之中,只看见大门被重重踢开,一丝光照了进来,同时又慢悠悠地落在门口那个熟悉的身影上。

    他语气极冷,只对着身边的副官说了两个字,“清场。”

    张荃钧将枪举得高高,他对着角落里,走廊上,惊慌失措的一群人喊着,“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

    金友雄闻声赶来,见到这个大阵仗,连雪茄都不没再继续抽。他走近,原是傅少帅…不对…现在应该称他傅总司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