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绑架(三)

    “那个时候,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日子,有吃有喝有朋友,哥哥嫂嫂都待我如亲姊妹。寨子势力日益壮大,家底也渐渐雄厚起来。可爹却从来不做强取豪夺的事情,只是想着,只要我们的寨子在一天,西北百姓的安全便多一天。可后来…”

    顾璇婷眼底的柔情忽然消失,换上恨恨的一丝寒光,“西北土地贫瘠,却矿产丰厚,京军起初驱赶西北的居民,大肆开工设厂…还抓走大半壮汉充劳动力,报酬却极低廉,若有不服,一律开枪打死…我看见…好多好多的人…都死在那黝黑却可怕的枪眼下。”

    我脑子里只是空白,身上仿佛也不再疼痛,只听见顾璇婷的声音,一缕一缕飘进我的耳朵。

    “傅延庭奸诈狡猾,贪得无厌。我的养父不得不起兵反抗…虽是如此,倒也没有和京军正式开战,就这样僵持了几年。也算保住了西北的资源,和西北百姓的安全。”

    “只是我没想过,真正心狠手辣的却是傅绍清。他令海军不断骚扰我们的边沿,故意引诱我父亲的船开进京军海港范围,以父亲欲侵占港口挑起战争为理由,用飞机在西北投下了多少炸弹你知道吗?!”

    顾璇婷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一想起那些惨烈的回忆,几乎是快要呕出血来,“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你一定不敢相信…那样的场景有多可怕……早上还在对我笑的嫂嫂…最后却只发现她一半的尸体…手里还握着…秀给我的荷包…从那以后,我就决定…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叫傅家父子付出代价。”

    “你知道…栽培我的…训练我的…将我送到傅延庭身边做情妇的究竟是谁吗…”顾璇婷将锋利的目光忽然扫向了我。

    我只觉得一切都可怕极了…不想再听她说话。原来…傅延庭看上去总是爽朗慈祥,可也是这样得狠。

    而傅绍清…我更加不敢细想,人命对他来说,到底是怎么一样低贱的存在?为了权利和江山,可以不择手段地滥杀无辜,强取豪夺。

    我想回家,回到云水村,不想再继续待下去。我从未知道,军阀混战的年代,居然是这样的残忍。

    沪津的沉浮,那样繁华的城市,又是吃了多少人的血肉。而我的父亲呢,沪军会不会也是这样?

    “呵呵…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傅延庭就快死了,哈哈哈哈,我心惊胆战地在傅家潜伏了那么久,透露过那么多次完美的情报。就算夜里害怕地不敢睡觉;就算我拿枪的时候,手抖得快要发疯;就算每天都做着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的准备;就算傅绍清早就猜测到了我的身份又待如何?他和我互相博弈,逢场作戏,最终也抵不过他父亲的命,傅延庭很快就会死了。”

    “可我…可我…可我却输得彻彻底底,”顾璇婷痛苦地跪了下来,她捂着自己的脸,泪水从手心溢出,“我居然居然爱上了傅绍清…我甚至…还期望着他可能有对我动过一丝真心。”

    “可是,傅绍清在剿灭狂云寨以后,即便我的父亲自杀,他都不曾放过我的家人…米米…她是我哥嫂唯一的女儿…才只有三岁。她已经会把三字经背的滚瓜烂熟,是我见过…最懂事的孩子。”

    “呵呵,他不曾爱过我,不曾垂怜我的家人…也不会放过我,我的命对他来说,一样的不值钱。”

    我只觉得身上好冷,顾璇婷哭得那样凄厉,她的故事那样可怜。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开门,只想逃出去

    傅绍清…傅绍清…

    顾璇婷忽然停了下来,如鬼魅似的看了看我,又哭又笑,“我乔装打扮,准备连夜出沪津,结果却被他派来的人一路追杀,我躲在百乐门,发现这里上上下下早就都埋伏好了。我本以为,今日肯定是一死了,不过…傅绍清他一定没有想到,你居然也会在这里。”

    她冲过来,抓住我的头发,重重地将我甩在地上。

    “你看,连老天爷都觉得他残忍不是吗?我还不到死的时候,而你!”顾璇婷疯了似的得扯着我的手腕,“你就是他的代价。”

    我忍着剧烈的疼痛,喉咙里仿佛涌出一阵腥味,“你放开我!”我挣扎着大叫。

    我一点也不想听,我好害怕我只想回家。

    “只要你在我手中,他手下的人就一定不敢随便开枪”

    顾璇婷丝毫不理会我的挣扎,瘦削的脸没有一点肉,挂着两个空荡荡的眼睛,发出触目惊心的笑

    “你信吗?你敢和我赌吗?你猜猜…他到底有没有对你动心呢?”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有什么关系,赌输了,大不了我们两个一起死,黄泉路上也有好有个伴儿,比起死亡,以后嫁给他,这才更令人害怕不是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