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绑架(二)

    醒过来的时候,竟是在昏昏暗暗的一间包房内,隐隐约约听到外头悠扬美妙的歌声,之后便又是一阵一阵如浪花似的鼓掌喝彩。

    竟然真的是百乐门。

    我吃力地从地上爬起,脸上和身上青青紫紫,透着渗人的血,每动一下,伤口便如撕裂开来般地疼痛难忍。眼前出现一双皮靴,我抬头看去,

    “是你?”

    顾璇婷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她依然戴着那一顶帽子,宽大的黑色风衣松松垮垮地套在她身上,素面朝天,未施粉黛。

    许久不见,今日只觉她苍老了好多,干瘦的脸挂着突兀的大眼睛,一点不似往日那样婀娜多姿,妖魅惑众。

    “真是不好意思,我手下的人不知轻重,把我们白白净净的祁四小姐弄得这般可怜兮兮的,实在是对不住了。”顾璇婷对着我轻笑,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干净的帕子,蹲下,温柔地替我擦拭伤口。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警惕地望着她,实在猜不出她既让人绑架我,又这样友善地对我,究竟处于和目的?想来,我也并未得罪于她。

    顾璇婷地手忽然加重了力道,我“嘶”得一声,痛得眉毛都拧在了一起,她笑得很诡异,“四小姐,这还不算痛…你体会过什么叫做真正的痛吗?嗯?”

    “你和你无冤无仇,你快放了我,有什么话为何不能好好说。”

    “放了你?”顾璇婷突然一把抓过我的头发,把我扯到她的身边,我的脸和她的脸挨得极近,几乎都能感受到她咬牙切齿的气息,尽数扑在我的脸上,“我放了你?那么请问,那谁会放了我的家人?”顾璇婷阴森森地瞪着我,那瘦削的脸,仿佛凹了下去。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觉得几分震惊。可这不能成为她绑架我的原因,我并未伤害过她的家人。

    “好好说,呵呵?你知不知道,我的家人甚至没有好好说话的权利…”右手紧紧箍住了我的脸,我清楚地听见,她下颚的骨骼在咯咯作响,“三十四口人,一个不剩,全部惨死在傅绍清手下,我甚至都见不到我妈妈的全尸!!我的侄女,今年才三岁。你说,她们是不是也很无辜,是不是也和傅绍清无冤无仇?”

    “你在说什么!”我仿佛被重重地捶打了几下,身子僵硬,实在不敢相信顾璇婷的话,“你不是和傅绍清…”

    顾璇婷的眼睛泛着猩红的血丝,她对着我凄然一笑,滚烫的眼泪一滴又一滴地打在我的手上,“你总觉得,我是傅延庭的情妇,又和傅绍清偷情是吗?”

    “你以为,他这样狠心的人,会对任何人动真情吗?和他的野心,和他的江山比起来,这些能算什么?人命在他眼里都这样不值,更何况是对女人的感情。”

    顾璇婷松开了我,她站了起来,语气忽然缥缈地似乎在另外一个世界,“我同你一样…也是被收养的…不过却没有你幸运…我的亲生父母…早早就死在了饥寒交迫之中…我的家乡,也在云水村…记得和爹娘还在的时候…我也曾过得无忧无虑。”

    我本想说什么,却不由自主地不愿去打断她。

    顾璇婷并没有看我,目光只幽幽地扫过墙上的壁画,她继续把手插在口袋里,一步一步地在包房里慢慢走着。

    “李臣宏,就是我的养父。”

    好耳熟的名字…我忽然想起在蔚月的报纸上…那篇大肆报道傅绍清的新闻。

    西北一方霸主,不久前刚刚被京军剿灭,其妻儿和家仆都被逮捕,至今下落不明。

    “我吃了很多苦,流浪过很多地方,直到遇到他,在我八岁的时候,他带我回了家。那个时候,他不过也只是一个土匪头子,可只要有一口吃的,必定不亏待我。养父养母…对我都很好。”顾璇婷忽然笑了笑,继续说道。

    “少年的时候,我便生活在了狂云寨,常常跟着寨子里的弟兄闹着玩,打打杀杀,舞刀弄枪的事儿,倒也略知七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