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追惊

    “放尊重?我他妈非礼你了?”历殷绝忽然冷笑一声,“你就算脱光了躺床上,老子都懒得看你一眼。”

    “历殷绝!”

    我第一次见祁悦这般疾言厉色,她瞪红了眼睛,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眼眸淡淡的一层泪,“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我已经…”

    “没意思,没有任何意思,只求你别他妈再来烦我了好吗。”

    祁悦哽咽,似被历殷绝欺负得极是委屈,“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我…”

    “是啊…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历殷绝将手撑在车龙头上,紧紧握着把手,可以看到精瘦的手臂上,一道一道的青筋。

    他冷冷地看着祁悦,“别在我面前哭了,这招你已经用过很多遍了。”

    说罢,用力地吸吸鼻子,“走了。”

    他淡淡地撂下一句话,便踩着车消失在马路尽头,似乎一刻都不愿在这里多逗留,一点儿也不想和祁悦呆在同一个地方。

    祁悦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我走近,有些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哭了”

    我不知道祁悦和历殷绝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敢多问,因为杜若寒和苏珊此刻的眼神能把我从上至下,里里外外都剜个透。我不喜欢她们两个,就如她们亦分外讨厌我一样。

    祁悦抽抽噎噎地问我,看上去委屈极了,“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你别误会,我们本来是五个人的,只不过其他人都先回家了。历殷绝人很好心,怕我走错路,才一直送我到车站的。”

    “是么…”祁悦望着前方交错的弄堂口,语气近似缥缈,眼神也很是惆怅。

    气氛安静地诡异。

    “你们…”我正犹犹豫豫地打算开口,

    只见迎面走过来几个人,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装,个个神色严肃。“请问,你们几个谁才是祁四小姐。”

    其中一个开了口,声音低沉。

    “噢?你这都看不出来,当然是这个。”杜若寒拍了拍祁悦的肩膀,又对着我不屑地轻笑一声。我撇过脸,只是安慰着祁悦,一点都不想理会她。

    西装革履的男人忽然走到祁悦面前,用着刻不容缓的语气说道,“那么四小姐可否愿意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是谁?”祁悦垂着身子,眼角的泪还没有干。她抬起眼眸,闪烁些许晶莹的泪光,愈发柔弱无骨。

    “你到了哪儿,自然便会清楚。”男人似乎无视掉了她的泪眼婆娑,强硬冰冷的语气并未改变半分。

    杜若寒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用力地把我推了出来,一个措不及防,我差点撞到眼前魁梧的男人身上,“等等,这位也是祁四小姐,不过是从小一直生活在农村罢了,前一阵子刚来沪津”

    几个黑衣男沉默一番,面面相觑。过来好久,其中疑似头目的一位,才站了出来。他伸出食指,本直直对着祁悦,却又犹豫地缩了回去,最终好像下定很大决心的样子,还是指了指我,“四小姐,请上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