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祁悦和历殷绝

    “咳咳,你家住哪儿?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吧。”历殷绝推着车走在前头,忽然转过头,笑意暖洋。

    我一愣,赶紧摇摇头,“我家还挺远的自己过会坐电车吧,就不麻烦你了,你也早点回去。”

    “啧啧啧,那可怎么办。”他挠挠头发,故作神秘,“我都把你拐到这来了,好赖也要负点责。要不然这样,我送你去车站吧。女孩子一个人总归还是不安全,再说天都要黑了。”

    我笑笑,没有拒绝,“那也行。”

    本来就对沪津的市区不太熟悉,那么多个站头,我也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有开到明山脚下的电车。既然历殷绝好心帮忙,便也不逞能。

    他推着自己的脚踏车,慢悠悠地走在落日余晖里,我跟在他身后,每走一步便踩在他的影子上。风微微吹着我的衣角,我将碎发别在耳后,一言不发,却很是自在惬意。一瞬间,我几乎快错把身前清瘦的少年当做是程诺,而我置身的仿佛不是沪津,而是宁静的云水村。

    一排排洋派小别墅坐落在街道两旁,电车拖着长长的鸣笛穿梭于交错的街道。

    “到了,发什么呆呢。”历殷绝好笑地望着我,露出小小一颗虎牙。

    “额…”我刚想说声谢谢,却又想起在百乐门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朋友之间不用说这二字,便以双手抱拳的方式,带几分潇洒,“告辞,兄弟。”

    历殷绝笑得几乎快整个人背过气,“神经病吧。”他指着我。

    这个人,是笑点一贯很低,还是我这个动作真的很傻?我“嗯?”了一声,他便摆摆手,“溜了溜了。”

    “历殷绝,我们好久不见。”

    历殷绝本笑得很是开怀,直到看见一个裙裾翩翩的女孩向自己慢慢走来,他嘴角好看的弧度忽然凝住,清秀的眉毛紧紧蹙在一起,我清楚地听见,他从嘴里狠狠吐出几句脏话。

    那女孩儿,竟是祁悦。

    “你怎么从…”我非常惊讶,本以为祁悦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乖乖待在家里好生养着。虽然医生也说了,她伤口恢复得很好,完全可以多走动走动。只不过在这闹区,见到她一身单薄的连衣裙,我还是免不了感到很意外。

    之所以又把话生生卡住,则是因为,我这才发现,不仅仅只有祁悦一个人,在她的身边,围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杜若寒和苏珊。

    她们见到我,异口同声地嗤笑道,“呵呵,真是冤家路窄。”

    祁悦伸出手,眼神扫都没有扫过我,尽数落在历殷绝身上,“听说你出院了,恭喜。”

    历殷绝的脸忽然就变得黑沉沉的,他转头,一个翻身骑在脚踏车上,“不喜不喜,一出院就他妈看到你,晦气晦气。”挠挠头发,做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点都不理会祁悦示意握手的动作。

    我又想起,蔚月说过“他们之间…很有故事。”便在一旁,只默默地看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历殷绝,你这人也太没有风度了吧?”苏珊把祁悦拉倒自己身边,“我们小悦主动向你示好,你却一点儿都不领情。”

    “我领不领情,管你们屁事?”历殷绝忽然转过头,眼神如鹰一锋锐。

    苏珊没有想到他居然那么口不择言,语言粗鲁,更没想到他连女孩子的面子都不给,脸顿时气得一红,“请你放尊重一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