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寂杏(三)

    “祁念,你干什么呢…别在这里站着了,快点儿下去。”

    林木木则在一旁赔着笑,“嘿嘿几位爷,她脑子不大好使,别见怪啊,我们这就走。”说罢,又凑到我耳边悄悄提醒,“姑奶奶,你该不会是要砸场子吧,那么多人看着呢,别把事情闹大行不行。万一有事儿,连历殷绝他老头都搞不定…这百乐门背后水很深的…”。

    他干咳一声,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为什么不肯承认你就是丁香呢?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担心得好几个晚上我都不敢睡觉,我怕在梦里,梦到…”

    我忽然哽咽,“你一个人流落在外,吃什么,住在哪儿,受了什么苦。你和我走,若有什么苦衷可以慢慢说与我听。就算不回云水村,我也定会给你安排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让你吃穿不愁的。”

    寂杏忽然打断我,她看上去显得很头疼,“这般纠缠着我,可真是个麻烦,哎。我和那个丁香素未蒙面,自小我就在沪津长大,也从未听闻过这个人。我就是我自己,随随便便把一个陌生人的名字按在我头上,还非得要我去承认,未免有些可笑。这世界上相似的人可是多了去了,本姑娘还觉得自己倒是和冀州都督的夫人有几分相像呢,若如此,你大可以说我是他老婆,哟,那不得是天大一桩好事?不过小姐,这是不是就没有道理可讲了呀。”

    不管是寂杏还是丁香,只要她一个点头或者一句话,让我晓得她还安好便足够。如果她真的有什么苦衷,我亦可以试着理解。可这如陌生人一般的冷漠,令我怎么样都想不通,她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去承认,要装作不认识我?我们明明是朋友,她送我绣着茉莉的手帕,却缺席了我十四岁的生日。

    我眼睛里噙着隐隐约约的眼泪,“不会的,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

    寂杏忽然厉声呵道,“看样子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了?”径直向我气势凌人地走过来,“你且仔细看看了,我到底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你的眼睛…怎么受伤了…”我震震,伸出手,颤抖着去抚摸她眼角下方一道疤痕,那疤痕,即使用最好的胭脂也难以彻底粉饰。淡淡地,就依附在她的右眼下方。

    寂杏拍开我的手,“这不是受伤造成的,是自小就有的胎记。”

    “…你还是?”

    “最后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寂杏眉头紧紧蹙着,看上去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观众翘首企盼,似乎在目睹一桩津津乐道的大戏。

    “发生了什么…吵吵闹闹的。”

    屏息凝视,底下按耐不住,开始窃窃私语,骚动起来。

    不得了,居然还引来了金友雄,百乐门的大老板。靠着在租界做生意,倚仗着土地章程和洋人的庇护,生意面牵扯极广,是名副其实的大资本家。

    “干爹,你怎么来了。”寂杏眼睛忽然一亮,一下子收敛住身上的戾气。

    金友雄叼着一根雪茄,眉间皱成了“川”字形,“你自己看看,是这个月第几次?”

    寂杏嘴一撇,“人家也不想的,对不起干爹,又给您添麻烦了。”似有意无意地撒娇。

    干爹?金友雄和寂杏又是什么身份。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我只是觉得寂小姐很像我的一位朋友,很想确认一下…所以才贸然…真的对不起。”

    我见蔚月,林木木,elizabeth和历殷绝都凝着一口气,深深觉得自己又闯了祸,便先将道歉说得诚恳,方欲开口接下来的话,金友雄便咳嗽了一声,他眯着眼睛问我,“哦?那么这位小姐,请问你现在确定了没。”

    我摇摇头,“她不承认不代表不是,我不想放弃。”

    “你怎的这样固执,我都说了我并不是那个丁香了,别再纠缠我了好吗。”寂杏忽然紧紧箍住我的手,几乎是被我气得咬牙切齿。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