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我们是朋友

    还算有自知之明,我悻悻地上了车,只挑了个连后视镜都看不到的地方位子,没有坐副驾驶。

    太小气了,真是太小气了。我有些不厚道,一边坐着人家的车,一边在内心骂了傅绍清几十来遍。

    傅绍清车技很好,也不像李叔一样喜欢絮叨,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看样子是个老司机。

    我在后面装模作样地把书翻得哗哗作响,巴不得傅绍清听见。你听听,你听听,我这是学习来着…过会别问我去干什么?你看我那么认真,在车上还念书就知道了,肯定不是去什么百乐门。

    抬起头,我又忍不住偷偷地打量傅绍清专心致志开车的样子。

    他偶尔转过脸,看着窗外的路再拐弯,如小刷子般的睫毛依稀可见,侧脸俊秀,眉毛浅蹙,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着嘴唇,让人望着望着便容易出神;偶尔又专注地盯着前方的路,留给我的是一个流畅的脖颈线条。

    “你到底是看书还是看我。”傅绍清忽然冒出一句。

    我就像是个偷窥狂,还是被当场捉住的偷窥狂,很丢人,很羞耻,很尴尬。

    又故意翻了几页书,“看书!”我说。

    车终于开进了繁华的市区,还不见他停下,我便有些急了,“那个…你在车站附近停下来就行了。”

    傅绍清没有应我,只是自顾自开车。窗外的建筑渐渐变得清晰,见车速放缓直至停稳,我赶紧对傅绍清道了谢,便打算溜之大吉。

    立刻打开车门,我的鞋子还没碰到地上,就听见前面传来冷冰冰的一句,“你打算去哪儿?”

    “去同学家里,一起做功课。她家住二十三号弄堂,电车坐几站便到了。”我赶紧跳下车,庆幸自己早早便准备好了借口。

    其实说来也奇怪,本应该对傅绍清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去哪里,干什么,这些又不干他的事。

    不过既然这借口不用白不用,省得到时候他向爸爸告状去。

    傅绍清前脚刚把车开走,后脚历殷绝一行人就骑着自行车来了。

    “祁念,我载着你,上车。”

    “啊?”一时之间,我没有反应过来。

    蔚月坐在林木木的车后,“愣着干什么,快坐着呀。”

    “咱们抓紧,这个时间百乐门的人最多,比较容易混进去。不然就得挨个查身份,麻烦得很。”

    大概是因为各自载一人的效率高些,我便也不扭捏,方才都厚着脸皮蹭傅绍清的车了,还有什么顾忌的。

    历殷绝整个人几乎都要离开座椅了,他把踏板踩得飞快,横冲直撞地穿梭与闹市的各个街道,我差点没有坐稳,摔了下去,便赶紧抓住他的衣服。

    手仿佛像触了电…

    我忽然想起在云水村的时候,那天程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他带着我,兴奋地绕着田埂骑了一路。我也是像今天这样,坐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得意忘形地炫耀技巧,我一边偷笑,一边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不放。

    市区车水马龙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放下手,还是选择抓着座椅。

    历殷绝转头看了看我,“你怎么不继续抓着了?没事没事,你要是怕就抓我衣服好了,别摔下来。”然后他便特意把车速放慢。

    我有些感动,小声地说,“你有点像我的哥哥。”

    “啥?什么?你哥哥,祁煜吗?”

    历殷绝一个潇洒的漂移,与一辆福特汽车擦身而过。

    “不是。”我摇摇头,心中一涩,特别想程诺,“谢谢你。”

    历殷绝不以为然,“你也太客气了吧,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好讲究的,下次别再说谢谢这两个字了。”

    朋友,这两个字造得可真温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