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傅少未婚妻

    蔚月见我没什么反应,撇撇嘴,“风云诡谲,傅绍清上位,局势指不定要重新洗牌,话说,你们家难道没有透露一点点内部消息吗?”

    我摇摇头,父亲眉头近日总是紧锁,除了这个,明泉山庄一切风平浪静。傅延庭的病情有了好转,听说再过段时间便要回到燕京休养,同时也会全国通电,宣布自己彻底退休。

    “有时候想来还是觉得忒不真实,我同桌居然是以后的傅太太,照这架势,傅绍清成总统也不是没可能。”蔚月把脸凑在我眼皮底下,“现在抱你大腿还来得及吗?未来的总统夫人?”

    我吓得捂住她的嘴,“只求你不要胡说八道。”

    蔚月轻轻松松就挣脱开来,“听我说嘛,以前的祁四小姐是祁悦,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她以后嫁的一定是傅少。免不了有好多阿谀奉承,巴结献媚的。总之能和祁悦玩到一起去的,或者说祁悦瞧得上眼的,出生都不仅仅可以用豪门富贵来形容了。”

    “祁悦看上去一直很友善的样子,学习也不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大家都说,她虽然是出生高贵的千金名媛,但却平易近人得很。不过我就是觉得,她左右还是端着,横竖看不出来她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和傲气,反正我可没和祁悦说过几句话。”

    “你应该多和祁悦相处相处,她确实很平易近人。”我轻声细语地劝她。

    “当时坊间里的小道消息传遍了整个沪津,大家都说她鸠占鹊巢,根本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整个学校里都炸开锅了,别看你现在看上去风平浪静的,实际上,大家的内心还是很波涛汹涌的。只不过不敢随意议论罢了…以前有人当着祁悦的面问这茬,祁悦当场就泪眼汪汪,可惹人心疼。”

    我有些气愤,不知道是谁这样没有眼力价,“这不就是明摆着嘲笑她吗?”

    “呃…那倒也没有,你不必这样义愤填膺的…反正后来那人就彻底失踪了…大家推测应该是被内部解决掉了…不过老师只是说他身体不好,暂且休学一段日子。”

    我听后,甚是震惊,觉得很不可信,“老老师都这样说了…是你们在胡乱猜测。”

    elizabeth在我身后哼了一声,“睚眦必报,还是你好。”

    她忽然很骄傲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现在傅少的未婚妻是你,简直大快人心。”

    傅绍清以后的老婆现在成天跟着她厮混,做她小弟,要是哪天傅少知道了这个事情,脸估计都要绿了。想到这里,elizabeth轻快地笑出声。

    “话糙理不糙,你瞧瞧,看在你的面子上,连老师都不怎么敢约束我们几个了,同学们哪怕看我们不爽也只能憋着,可以说是非常扬眉吐气了。以后你要是风风光光地嫁了,还请大佬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这夸大其词的恭维,我居然还挺受用,几乎是快要“春风得意马蹄疾”似的地把“不敢当,不敢当”挂在嘴边,忽然又觉不对,便急忙刹住了车,改了口,“你们未免想太多。”

    因为傅绍清对于我这个未婚妻好像不怎么满意,估计娶我也是一脸的不情愿。反正我将来肯定是很没有地位的。

    elizabeth“啧啧”两声,“这才是真正的平易近人,祁悦大小姐装不出来。麻雀变凤凰,丑小鸭变天鹅,灰姑娘变公主的典范。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的大家都看腻了,像这种,男女方颜值跨度大的,才能激起舆论的社会讨论。”

    “而且气质很平民,学习很菜鸡。”蔚月很同意elizabeth的话,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简直就是我本人没错了。”

    我扯扯嘴角,这话一定不是在夸我不是在夸我。

    总而言之,大概elizabeth和蔚月的意思就是:祁悦出生好,气质好,性格好,长得好;傅绍清出生好,气质好,性格不明,长得也好。二人本来是十分登对,本是天底下公认的一对佳人。虽如此,却很是没有新意。

    但因我横空出世,棒打鸳鸯,成功逆袭成傅绍清未婚妻之后,这出戏才有了大看头。吃瓜群众是真的很想看看,高高在上的京军统帅是如何——在全天下人的见证下——硬着头皮娶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普通的女生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