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秋杀(二)

    燕京火车站。

    背负着的枪支弹药随沉重的脚步发出清脆整齐的声音,京军二十六师旅还不及李广平下车,便悉数包围了上来。

    前来交接的士兵和李广平的二十四师,将一箱又一箱的军需用品从车上挪了出来,接下来便又是接连不断的军械武器。经过严密的训练,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忽然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全部庄严站定,齐齐举起右手,“傅总司令!”

    李广平觉得眼前一片刺眼的白光,不由得用手去遮。

    由张荃钧打开门,傅绍清从福特汽车上下来,皎洁的光撒在他的披风上,隐约能看见细粒灰尘,缓慢地飘附上去。

    李广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傅绍清修长的身影迎着月光慢慢靠近,压迫感愈发浓重起来。小女孩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角,双眼怯生生地打量着压抑肃穆的环境。

    “总司令。”李广平对着眼前面容冷峻的男子敬了个礼,“您交待的事情标下已经办妥。此次总共缴获西北势力军毛瑟98式步枪四千支,美制炮弹两百二十三杆,其余的杂枪野炮,早早处理掉了。汉阳军工厂已得到命令,连月赶制大量新军装备,以保证我军大量军需。”

    “很好。”

    见男子看上去似乎很满意,李广平终于松了口气。

    “你女儿?”傅绍清忽然眯着双眼,打量着李广平身后的小人。

    李广平的心仿佛漏了一拍,“是,总司令。”豆大的汗从额间冒出,他回答得掷地有声。

    傅绍清只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女孩微微地侧过去,将全部的身体都躲在李广平背后。

    他轻轻呵笑,“你女儿好像很怕我?”

    李广平身体发抖,脸上却笑得讪讪,“念儿还小,请总司令不要见怪”

    “念?”傅绍清微微蹙眉,差点出神,迟疑片刻,道“好名字。”

    “亮亮的?”女孩忽然将脑袋探了出来,眼睛发出晶莹的光,用小手指了指。

    “想要?”

    是傅绍清腕上的劳力士手表。

    “念儿,别胡闹。”李广平急忙制止。

    傅绍清取下了手表,“无妨,不过是一块表罢了。”他对着女孩笑得温柔,“过来。”

    李广平一口气悬在心头,又颤抖了几分。

    傅绍清向来不喜形于色,不知道此刻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女孩拿了表,笑得极甜,“哥哥,你也是好人,和叔叔一样。”

    傅绍清的眼神忽然变得狠戾起来,“叔叔?”

    李广平觉得自己仿佛不是自己了,慌慌张张地解释,“不不司令,这孩子还不太懂事。在家里就经常搞错称呼,呵呵。”

    傅绍清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身走了好几米,“张荃钧,立刻拨一个师驻守在汉阳附近,封锁住汉阳和平津之间的铁路,从今以后的三个月,只供运输军械,官道另设。”

    “还有…”傅绍清忽然微微转过半个身体,“本帅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谎。”

    两声枪响。

    李广平眼眶仿佛瞪得快要裂开,他捂着空口,缓缓倒下,痛苦地发出呜呜如野兽一般的声音。几米外,女孩躺在血泊之中,呼吸苦难,小小的身躯抽搐成一团,吐着一口一口的鲜血。

    温热的血染着劳力士手表,玻璃表壳微微裂开,时针还在滴答滴答地旋转…

    温斯坦。

    蔚月把今天的报纸翻了一遍又一遍,本觉得百无聊赖,忽然像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抓住我的手,甚是激动,连瞳孔都放大了一倍。

    我正在做功课,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拉,墨水险些撒了出来。

    “你男朋友是不是有私生女了?”蔚月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神经…我哪里的男朋友。”我不理他,将钢笔吸饱了水,准备继续沉浸在学习的快乐之中。

    蔚月呆呆望着我,“就是傅绍清呀?”她指了指报纸上的一张照片

    只拍到了傅绍清的侧脸,即使很模糊还是不影响他的好看,垂着眼睛,嘴角一弧浅笑,正将手表给一个看上去三四岁的小丫头,倒是还真看出来分疼惜之情。

    “你生的?”蔚月不可思议地望了望我,

    我白眼一翻,“拜托你多读两行:现京军首领傅绍清深夜神秘检阅装备,大方赠送下属女儿劳力士手表。”

    “原来如此噢,傅帅好像确实是在燕京,不过他老爸还在沪津休养哎。反正这样的大人物,出席公共场合都会有记者拍。”

    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反正傅绍清肯定不会把他的手表给我,对小女孩倒挺慈眉善目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