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秋杀(一)

    深秋。

    只听见轰隆的一声,火车沉闷地发出阵阵鸣笛,那声音时而低沉,时而又刺耳尖利,仿佛将深邃静谧的夜空划开了一道口子,漫天星烁,月光皎洁。

    在汉阳和平津交界处的一段铁路上,火车缓缓停下,伴随着呜咽悲鸣般的吼叫低泣。风狠狠地剜在人身上,卷携浓浓的蒸汽,笼罩着卧在轨道上的庞然大物。

    李广平的步履显得匆忙,天有些凉,他披上一件军大衣,不由得又加快了步子。

    “报告师长,刚才接到密报:但凡是西北的俘虏,不论老弱妇孺,一律在火车进入燕京之前,全部处理掉。”军士长一个健步向前,几乎是刚刚放下敬礼的手,便将上头的命令准确无误地传达下来。

    李广平沉吟片刻,“嗯,你带几个兵,去把汉阳造的军械再清点一遍,绝不容有任何差池。”

    意图很清楚。

    傅延庭就差一口气,傅绍清以少帅的名义,执总司令职权,已经着手清理西北方向的势力了。

    汉阳军工厂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军械制造厂,一天生产的武器可以装备两个营。之所以从西北折远路,经过汉阳回再燕京,不仅可以留时间储备军需,又乘机将京军势力进一步辐射深陆腹地。

    一箭双雕。

    既得了令,李广平在走廊上踌躇一番,眉头紧锁。他点了支烟,沉默半响。

    三十四个人,其中有七八名孩子,四名妇女,还有两名是耄耋老人。

    虽是无辜,但确实该死。李广平又吐了口烟圈,只因这些都是西北势力的首领,李臣宏的亲信家仆。

    李臣宏土匪出生,割据西北一方,拥兵自重,这些年依靠汉阳造军事实力大增,竟为了一个港口和京军开战。

    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是几场规模不大的战役,却打散了西北大半家底,李臣宏昨天刚刚吞枪自尽。

    “师长,电报。”

    李广平的思绪被打断,立即折回房,听到消息,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将人绑于铁路,只消等火车开动即可,俘虏贱命,实在无需浪费子弹和处理尸体的时间。”

    竟是将人活活碾死!

    血肉模糊,何其惨烈,连全尸都留不得。

    傅绍清,手腕竟比其父亲还残忍。

    烟被狠狠地掐灭,李广平将傅绍清的命令吩咐下去,“只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他神情肃穆。

    “叔叔…我想上厕所。”低头,是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现在还不是时候。”再嚷嚷,索性一枪解决掉。李广平将手伸进枪袋,刚触及到冰冷的枪壳,他措不及防,竟缩了回去。

    小女孩瞪着无辜的大眼,水灵灵地扑闪扑闪,她脸色通红,“憋不住,呜呜。”

    说罢,眼泪滴答滴答地往下掉,好生惹人怜爱。

    李广平一恍惚,想起家里的小女儿也是常常像这样对他撒娇。

    重重叹了口气,“走。”

    他终究动了恻隐之心。

    火车缓缓地移动了起来,李广平将怀表掏出来看了看,八分钟。

    “叔叔,我好了。”女孩扯扯他的衣角,

    “嘘,别出去。”

    门外一片寂静,什么都没听到。

    “可是我想去找妈妈。”

    “……”

    十分钟。

    “哐当哐当哐当”火车已经全速开动起来。

    “下车以前,你就跟着我,不要乱跑。”李广平蹲了下来,他摸着女孩的头,脸色卸下警惕和严肃,换上几分慈爱。

    “叔叔,你是好人吗?”女孩歪头问他,“为什么要抓我和我阿妈还有玉玉姐姐,我想回家。”

    “等下车以后,叔叔就送你回家。”

    李广平心一涩,他望了望窗外,景色飞速地往后退去,一片模糊,无能为力地抿抿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