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伊丽莎白(三)

    对于我并没有害祁悦这件事,elizabeth表示非常遗憾惋惜。

    …

    我知道,这个逻辑怪怪的。

    elizabeth告诉我,她翘了半个月的课,今天好赖才勉强来上学。一进楼,便有热闹瞧。她本来是想躲在人群之中看好戏的,只不过听到苏珊和杜若寒提及我把祁悦推到火里这件事,一拍大腿,觉得甚是激动,这才终于按耐不住,跳了出来,想要维护我。

    elizabeth继续说,她本认为我小小年纪,手段毒辣,和外头清新脱俗的白莲花都不一样,肯定是友军没错。于是想把我拉拢到一起,这才违心说话,替我洗白的。

    听到这里我挥手表示拒绝,我又没有真的欺负祁悦,不需要洗白。elizabeth看上去很痛心疾首的样子,本以为我是个干大事的,可她万万没料到,我不仅干不了大事,而且还是个大写加粗的怂、逼。

    于是她非常后悔,深深觉得自己会错了意,帮错了人。说到这里,还失望之极地叹了一口气,觉得上天对她不公平。

    我拍拍她的肩膀,“不…不用这样子吧。话说回来,你…干嘛那么讨厌祁悦啊。”

    这个确实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elizabeth听了,忽然恶狠狠地哼了一句,“这个小婊子…”

    话还没说完,我立刻就打断她,大为惊讶,“你怎么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她显然知道我会维护她,倒也并不奇怪,“只有你这样的智障才看不出她的伎俩。你仔细想想,为什么祁悦没有否认你把她推到火里这个谣言?”

    “我…”一时半会儿,我竟然没有理由反驳。

    elizabeth发出一连串“啧啧啧”的声音,“祁悦就是这样的人,看上去善解人意,温柔纯良。可做人做事都很圆滑善妒,不过她一向懂得掩饰,连报复人都是不动声色的。”

    这一番话我听得寒冷彻骨,“你不要乱说,祁悦不是那种人。”

    她忽然语气一冷,“你了解她吗?”

    我愣住,过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当然,她对我很好,把我当亲姐姐一样看待。”

    elizabeth的眼神闪过几道如刀片似的锋利的光,“你大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笑面虎。单凭你抢了傅绍清的未婚妻这一位子,她就不可能会放过你的。”

    傅绍清?我惊讶。

    祁悦怎么可能会因为傅绍清而讨厌我。我与他之间压根就产生不了火花,祁悦是知道的。未婚妻不过是一个空身份罢了。就算我真的能嫁过去,那也只是徒有其名而已。更何况,傅绍清肯定不会娶我的。

    “表面上对你好得不得了,处处维护你,替你说话,替你考虑。背后却一刀一刀捅得比谁都深。而且最会借他人之手满足一己私欲,把脏水泼在别人身上,自己倒是可以全身而退,不着痕迹。”elizabeth说得看似轻描淡写,眼神却划过一扫而过的利光,语气也一句比一句沉重。

    “你…你经历过这些吗?”我小心翼翼地试探。

    elizabeth的话我不是不信的,但我也不信祁悦对我的好都是假的。有些是非对错无法凭借一个人的片面之词就可以断定。

    她摇摇头,“哼,我不告诉你。你自己仔细品品,要不是祁悦自己态度暧昧,又装作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苏珊她们会捕风捉影,借题发挥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祁悦多多少少有故意混淆过事实,只不过没把话挑明罢了。这样才可以给别人造成错觉和误解。正好,这不是把欺负你的脏水泼到杜若寒和苏珊身上去了嘛。听听,我说的话多有哲理。”

    我忽然颤抖了一下,本来斩钉截铁的态度开始犹豫了起来…不知道祁悦和苏珊杜若寒到底说过什么,可能只是她们两个单纯地看我不顺眼,也可能…我不愿去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