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最有意思的还是同学(三)

    “你不用理他,因为他旁边的那位,才是真正的老大。”蔚月吹吹指甲,又补充道。

    我转过头看了看,被吓了一跳。

    这是哪里来的松鼠?

    位子虽然是空的,只不过桌面上却摆着一个笼子,笼子里关着一只松鼠,青面獠牙,上蹿下跳。

    蔚月于是耐心解释,“那位好久都不来上学了。他说,自己是化身在这只松鼠身上了。若是想他,就看看松鼠。这叫做睹物思人。话说回来,他几个月都不来上学,松鼠没有被养死倒也算是个奇迹了。生命的力量可真是神奇,这小宠物,可比赖死赖活的林木木强多了。”

    林木木听后,非常地不满意,“你以为他不吃不喝能活那么久吗?还不都是我,天天操心它的吃喝拉撒。我对丢丢好着呢,有我一口吃的,就有它一口。是吧,丢丢?”他喊着松鼠的名字,眼睛里的喜爱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然后他掏出一根大蹄髈就往丢丢嘴里塞。

    吓得蔚月赶紧拦下来,“没看到丢丢不想吃吗?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那位爷什么时候管过这些?这到底是我养的松鼠,还是他养的呀,再不回来,干脆扔了拉倒。”林木木将蹄髈放回饭盒里,一脸的不开心。嘴上虽然说着不要,手却诚实地又爱抚了好几下。

    我的脑子里顿时闪过一名叫章川的奇女子,便哆哆嗦嗦地问,“敢问那个老大,是男的还是女的?”

    “自然是男的。沪津第一大黑帮的继承人。左手拿铁棒,右手持斧头,上能日、天;下能怼地,刀山火海都没见他怕过。”

    我听完,觉得小心灵受到了无形的恐吓,便又问,“那么久没有来上学,是不是生病了?”

    “你把情况想得那么坏作甚。”蔚月好像觉得我在诅咒他,面不改色道“不过是上次打架被人砍成重伤,在玛丽医院躺着呢。”

    不过是……

    这个程度副词,听着令我觉得有几分窒息。

    就好像是在对老师说,“老师我家出了点事情,能请假吗?”

    老师眉头一皱,“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家里死了个人。”

    于是老师露出同我现在的神情一样惊恐的神情。

    如此这般。

    蔚月看我好像受到了冲击,便宽慰起来。语言却是奇特,大致是这个意思:“噢,我的上帝,瞧你担心的样子。小伙计,我向你保证,看在那只松鼠的面子上,他死不了的。”

    将其眉飞色舞的神情表达地淋漓尽致。

    教室陆陆续续地坐满了人,除了那个老大的位子空着,我旁边的位子也没有人。

    我忍不住好奇,“这个是…?”

    “桌子的主人叫elizabeth。”蔚月托着腮,接着介绍,“是一个有着四分之一沙俄血统的女生。不过巾帼不让须眉,她和后面那位的实力却是不相上下的。因此老大这个位子,总是轮流交替,谁来上课就是谁的。”

    这么随意的吗?我又一次在内心感叹。

    “血统是俄国的,国籍是中国的,名字是英国的,口音是东北的。大抵是因为从小生活环境就复杂,导致她成长过程颇为混乱,长大了做事情都颠三倒四的。以我为鉴,你最好和她保持距离。”

    蔚月看上去深受其害,而且不止一次的样子,前辈的告诫不能不听的,于是我很受用地点点头,“谢谢你的提醒。话说,你们都喊她elizabeth吗?”

    “她有中文名字,但还是英文名字好听点。”

    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文字的魅力岂是外文比得上的,我不以为然,便问,“请问她的中文名字是什么?”

    “何小翠。”

    “那还是elizabeth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