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玉(二)

    傅延庭的房间空空荡荡,他支开了所有的侍卫、佣人。倚靠在床边,几个月来,他瘦了很多,眼窝深陷,双颊削瘦,不复往日的神采奕奕。短时间内就变得这样苍老,令人唏嘘。

    我以前总不信,他有五十多岁的。

    傅帅还不等我走近他,便开口,“绍清这个孩子,从小身上的负担就很重。我大半辈子驰骋于沙场,拥有这样多的金银财宝,拥有这样辽阔的土地,身边那么多漂亮年轻的女人围着转。”他慢慢地说,“可我只有一个儿子。”

    他示意我坐到床边来,对我微笑“不必拘谨,就当我是你的父亲,或者你老家的爹。”

    我有点心酸,任由傅大帅紧紧握着我的手,沉默不语。

    他继续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整个东边都是京军的势力范围,北方八省是我今生打下的最大功绩。现在,这些都是绍清一个人的了。他这样年轻,就掌握了军政两权,成为了京军最高的总司令。觊觎他性命的人,不服他的人,何其多啊…为了维护他的权利,为了维护傅家的基业,绍清总是会身不由己地要去做很多事情。”

    “连我这次生病,他都无法从燕京回来。我想,绍清不是不痛苦的只是太多太多的事,是不得已的。他不去面对,就一定会被有其他人取代。自古以来,都是成王败寇的。”

    那日湖边,傅绍清对我说过——“如果哪一天京军败退到需要一位少帅在沙场抵御,我定抛开生死,与京军共存亡。”

    我无法想象傅绍清是处在怎样危机四伏的环境,因为他看上去总是那样的高高在上,所有人都是那样的讨好他,畏惧他。

    傅帅摇摇头,叹了口气,“你不明白不要紧,我只想告诉你…以后嫁于绍清…若受了委屈…要多多理解他的不易。”

    “大帅…”我不明白他的意图,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嫁给傅绍清,因为他一点都不喜欢我。

    傅延庭咳嗽了两声,我急忙担心地询问,“大帅,要不要叫医生?”

    他摆摆手,“傻孩子…你不知道…你长得和芙萝很像她笑起来…也同你一样。哎她在的日子总是快乐的可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芙萝是谁?”我忍不住问。

    “绍清从小便没有母亲。”傅延庭闭上眼,似乎陷入了回忆,“是芙萝,她像他的娘一样,陪着绍清长大。芙萝死的那日,我从未见他这样难受过。”

    我的心忽然一揪,说不出话来。

    “这个是芙萝生前一直带在身上的玉。也是我早就决定的,来日只要是嫁入我傅家的女孩,我便送给她。当做是绍清的母亲传给儿媳的东西。”他将玉紧紧贴在了我的手上,我感受到一阵温润,傅延庭的眼睛睁了开,有些湿润,“你明白吗?”

    我觉得很心酸,原来傅绍清从小那样可怜。没有母亲,连芙萝也早早地离开了他。

    可这只怕是傅大帅一厢情愿,傅绍清不会喜欢我,也不会开心芙萝的玉传到我手里。但傅大帅是这样的难过,我也不想拂他的意。

    “快快收下,绍清不会怪你。”傅大帅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他看着我,“你是最有资格拥有这块玉的人。未来京军名正言顺的司令夫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