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玉(一)

    祁悦的伤势恢复得很好。

    医生用的是西方最先进的创伤药膏,父亲还专门从德国请了烫伤科的特级医师团队,饮食方面更是精雕细琢,从主食到水果,一切皆是有利于康复的。

    大姐听闻这件事,特特从苏州精挑细选,寄回来许多珍贵的补品。傅大帅知道祁悦被火烧伤后,还从民间重金寻找高人。

    不管是用土方子的江湖游士,还是精通中医的名家大夫,只要精通烫伤方面的治疗,统统都收入了明泉山庄。

    进进出出,忙里忙外。

    不到三个月,祁悦身上的伤疤已经褪去得差不多,用粉稍稍遮盖一下,倒也看不明显。只不过还需后续的护理和保养,这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三到五个月的周期。

    总之,祁悦恢复良好,让众人卸下一大口气。本来紧张的家庭氛围,终于也得到缓解。

    自傅绍清调回北方军机处之后,我的课程都有由另一个老师接手。其后不久,章川也随章国森一齐离开了明泉山庄。驻扎在沪津的京军顿时减半,大概现在的局势愈发紧张起来。父亲竟日在督军府处理公务,常常愁眉不展的。

    傅帅身体状况连月来并不乐观,因而总司令这一职权逐渐交接到傅绍清手中。这也就是为何那日他是一身海陆空最高统帅的装扮。

    总之,我是很久没有再见到他,这倒也是一桩好事。

    已入了深秋,风吹在身上带来的凉意愈发使人阴冷,连绵不绝的青翠渐渐转为一片橙红,整个明泉山庄笼罩在朦朦胧胧的浓浓秋衣之中。林上的枯枝落叶扫都扫不完。惠安总是一筐一筐地往屋子里搬着柿子,她说,园圃里实在多,掉在地上又怪心疼,索性就捡回来。于是闲暇时候,我就坐在床边,午后的光照在身上,几分懒洋洋,一边看书,一边吃着柿子。

    我还是喝不惯咖啡,觉得又涩又苦,就如祁悦和母亲她们一样,决计不会吃地上捡来的柿子。

    祁悦起初知道自己的伤势,哭了好几天,日日夜夜不吃不喝,如今恢复得和以前差不多,倒也看开了。她瘦了不少,本就纤细的小腰更显得盈盈一握,五官亦更加深刻起来,与昔日的灵动清纯更多了几分明艳精致。

    这些日子以来,我长高了许多,身材也与在云水村时那干巴巴的样子截然不同。有时候照照镜子,恍惚间竟觉得不是我自己了。

    泼墨似的眸子镶嵌于苍白的脸庞,幽幽怨怨,像是堆积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絮絮情愫。

    长发一刀剪至齐肩,穿着各种款式的洋裙或者大衣。唯一不变的,则是在夜晚,在那昏暗的灯光下,细细写着一封又一封的信。

    母亲的一巴掌,我看似已经忘记了,可内心总是有隔阂的。她亦清楚,心里左右不是滋味,每每到半山别墅,经常是没话找话式地关照我的身体和学习,其余时间,便以休养的名义,很少见我了。

    而祁煜,我依旧很少见到他。

    直到在房间的梳妆台上找到了简短的一张明信片

    对不起。

    我已经没有再怪他,因为他是我的哥哥,即便他的内心深处依然没有接受我。

    这几个月,我们都在沉默中成长了不少。

    就像时间也是沉默的,于是当知道它已悄然经过的时候,代价总是显得残忍,有些事,无法挽回,有些事,则无法预言。

    我呆呆望着窗外,这三个月,好像已经很少笑了。

    傅大帅今日让我来温莎公馆,号房的士兵拿着枪守着,双目如鹰,见到我,却神色一软,“四小姐,您请,大帅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我迟疑,不知道到发生了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