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烧信(三)

    母亲错愕,她瞪大了双眼,直到我的嘴角渐渐渗出了血,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僵住的手慢慢缩回,她抚摸着胸口,哭腔颤栗,“对不起…”

    二姐赶紧将我搂在怀里,被拢入她温软的怀抱那一刻,我终于控制不住,眼泪一滴一滴,滚烫地打落在她的手背上。

    “妈,我知道你着急小悦,但你怎么能出手打念念呢,这件事不是她的错。”二姐心疼,一直轻抚我的脸庞,“我的好妹妹,你受委屈了,别哭了啊。”

    母亲看着床上虚弱的祁悦,可往日她总是那样活蹦乱跳。又想到那丑陋的伤疤可能会伴随她一生,便控制不住胸口剧烈地起伏,她心痛至极。“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只是…太担心我的女儿。”

    我一点也不想哭,因为哭起来一定是非常难看的。可她的话就像一把钻头,一下又一下地凿穿了我的心脏,我问,“难道我就不是妈妈的女儿了吗?”

    母亲愣愣,含着泪,不知该如何直面我,只道,“妈妈会补偿你的。”

    多可笑,如果给我荣华富贵的生活,祁四小姐的身份,傅少未婚妻的名衔,这就算是补偿的话。我一点也不想要,我想回到云水村,和阿爹阿娘,还有阿诺生活在一起。在那,程诺决计不会让我这样被祁煜欺负。

    父亲哀叹一声,“祁煜,你也在场,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祁煜亦是一身的伤,连头发都险些被烧掉,他紧紧握着拳头,恨得发抖,“要不是她…”

    “后花园,我们…玩火…后来我和祁念发生了口角…小悦在一旁劝架,结果一不小心对不起父亲,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妹妹,您要怎么罚我都可以!”祁煜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吼道。

    父亲沉吟片刻,眼神闪过一丝波澜。

    鸦雀无声。

    “你们他妈的究竟为什么要玩火!”他忽然暴怒,一脚踹开跪着的祁煜,“承担得起后果吗?!”

    二姐一边抱着我,一边忧心忡忡地望着父亲,“爸,您消气,别气坏身子。”

    父亲气得依稀可以看见额头上的血管,“张副官,皮鞭!”

    众人惊讶,纷纷阻挠。

    “爸爸,使不得。”二姐着急,“小煜身上也是有伤的。”

    “有伤?”父亲蹬他一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依照祁念的性格,她会跟你发生口角吗?从她回来的那一天到现在,你的所作所为自己心里清楚。我一直没提,想着有一天你或许能明白我们的苦心。从前那些琐屑之事我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今天,你睁大眼睛看看,躺在床上的人是不是你心疼得紧的妹妹?!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又是谁?”

    祁煜紧闭双眼,脸色通红,泪水湿透了他的衣领,他悔得浑身发抖,“是,请父亲责罚。”

    父亲接过皮鞭,一下一下,结结实实地打在祁煜身上。

    母亲看着眼前这一切,女儿伤重,儿子被罚,捂着嘴,哭得不省人事。

    二姐在我耳边轻轻说,“你看,父亲也罚他了。母亲也不是故意的,所以,别难过了好么。你永远都是我们祁家的孩子,血浓于水,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分。”

    “谢谢二姐。”我想尽量对她扯出一个微笑,可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大帅,您别动怒了。”医生看不下去,终于了开口,“相信我,只要小姐配合治疗,好好休养,按时换药,一定还是那个漂漂亮亮的姑娘家的。这烧伤,还不到不可逆的地步。”

    我看着祁悦,愧疚至极。这件事情,本该一点都不由她参与的,都是我不好,光顾着和祁煜拉扯生气,却一点都没有考虑到身边的火堆,以及她的安危。

    我情愿躺在那里的人是我,至少母亲就不会如此恨我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