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烧信(一)

    由傅家的专车一路载送回大帅府,由于裙子被撕破,我穿得还是傅家佣人的褂子,倒不比名贵的洋装洋裙差。头发披着,就像我以前在云水村的样子,舒服又自在。

    祁悦今日留宿在大帅府,见我推门进来,很是惊讶。

    “姐姐…你怎么回来得那么晚?”她试探地问,“一直都和绍清待在一起吗?”

    我慌乱,着急掩饰,“没有的事!我…我…先上楼了。”

    一贯不会撒谎,我找着乱七八糟的借口,脸色通红,明眼人一下子就猜出七八分。更何况“在傅家只温习功课”这样的理由连我自己都不信。

    祁悦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姐姐怎么换了身衣服?中午在餐厅的时候,不是还穿着裙子吗?”

    “啊…这个啊…是我刚才不小心…把水打翻了衣服湿了所以索性就换了身。”我边说边比划,听上去生动又真实。

    看到祁悦点点头,嗯了一声,才松一口气。

    我想,如果祁悦知道我和傅绍清发生了什么的话,心意一定不好受极了。

    “对了。”我才想起来,“小悦,你能帮我去问下哥哥,我给他的信,送到副官手里了吗?要…要多久才能寄到云水村呢?”

    “信?什么信?哥哥从没说啊。”祁悦疑惑地皱皱眉。

    也许是祁煜并未告诉她这回事,我“噢”了一声,抿抿嘴,“这样啊那不麻烦你了。我明天自己去问问。”

    “呀!”祁悦突然惊呼一声,“该不会是…”

    我心里涌起一种很不好的语感,“怎么了?”

    “你说的信,是不是写在黄色的纸张上,厚厚的一沓?”祁悦反问我。

    我点点头,慌乱不已,难道祁煜没有送出去吗?

    不会的,他今早对我的态度那样好,而且我的信对他来说也什么用处,应该是没有事的。

    “可是哥哥和我说,那就只是几张废纸啊。”祁悦指了指花园的方向,“他说…他说要用来…”

    我愣住,脑子里没有任何思绪,只快步下楼,心跳得七上八下。

    那封信,那封信…

    我呐呐,只恨为什么从客厅到花园的路那么长。

    自从来到沪津,夜深人静之时就是一天中最心安快活的时候。昏暗的台灯罩着我,我伏在桌子上,写下好多好多。

    我写下每天发生的事情,认认真真地,想把它们都记下,然后寄给阿爹阿娘。

    白天上课的时候,傅绍清总骂我脑子笨;平日里,祁煜对我冷言冷语,母亲住在半山别墅,鲜少见我一面,也鲜少对我说话。我知道,他们还不是那么地接纳我,不过没有关系,至少我会努力改变这一切。

    只要想到有朝一日这些信都是由爹娘亲手打开的,再累再委屈,也便烟消云散了。

    我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吃穿不愁,还有人教我念书,叫他们不要担心。

    我告诉娘要按时吃药,这样才能健健康康地等我回家。

    我告诉阿诺不要总是打架,以后我回来,会给小乐还有墨香带很多好吃的,连县城都没有的。

    我告诉他们,在沪津,我还有两个长得特别漂亮,心地又很善良的哥哥和妹妹,他们都待我很好。就是有点可惜,这里没有爹娘和阿诺。

    我跌跌撞撞,想哭却哭不出来。

    花园的风簌簌地吹着我的衣角,祁煜站在一堆烧得旺盛的火焰旁,笑容恣意,他一张又一张地扔下我的信,任由它们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仿佛一口鲜血涌上来,我跑过去,用衣服试图扑灭烧得噼里啪啦作响的火。

    “姐姐不要!”祁悦拉住了我,“太危险了!”

    我推开她,不管不顾地将手伸到火堆里,“不要…不要烧掉我的信。”我哭着。

    祁煜把祁悦拉到一旁,“你管这个疯子干什么?她要捡就让她捡好了啊。反正都烧干净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