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这个才叫吻

    我一拳打在傅绍清花容月貌的俊脸上。

    他“唔”得一声,吃痛得倒了下去,然后非常委屈地指着我,“你干嘛对我动手动脚?”

    讲道理,到底是谁对谁动手动脚?

    我很气愤,但决定还是不和傅绍清计较。

    定睛一瞧,坏了坏了,没控制住力道,竟把傅绍清眼睛打肿了,“不好意思啊。”我从他怀里爬出来,心生几分歉意。

    “我和你说,你喝多了知不知道?”后退一步,方才和傅绍清纠缠也耗费不少体力,我插着腰,气喘吁吁。

    他一点都没听我的话,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坦荡荡地呈一个“大”字。

    “你看看清楚,我不是祁悦。”我扒拉开额头上的碎发,露出自己的大脑门。

    傅绍清终于安静了一会,估计我那一拳多少也有点效果,他此刻好像恢复了点神志,眯着眼,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是你…”

    我很欣慰拳头的作用,重重地点头,“没错,就是我。”

    “噢,知道了。”他忽然对着我做了个开枪的手势,“哪来的丑八怪敢擅闯本帅房间?脑袋还那么大…辣本帅眼睛。”

    ……

    我鸡同鸭讲,心力交瘁。

    “你看到祁悦和别的男生在一起,不开心,所以喝多了,是我送你回来的,现在要走了。”我一边做手势,一边放慢语气,就像是在和小朋友耐心沟通一样,“你把门给锁上了,不让我走。等你明天清醒了,肯定会觉得很丢人的。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把门打开,我就会不说出去。我说了那么多,你听懂了吗?还有…”末了,我深吸一口气,“别随便脱衣服好吗!!!”

    “我热…”傅绍清三下五除二,已经扯开自己的领带和衬衫了。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拍拍门,“放我出去啊!有人在吗?”

    转头,我一个踉跄,险些昏过去。

    傅绍清的上衣被他自己胡乱解开,隐隐约约露出白皙精瘦的胸膛,他半坐起来,支起一条修长的腿,没有意识地甩了甩自己的头发,“呼”地吐一口气,脸色尽是红潮。

    有话好好说不行吗?非要脱衣服干什么?我不要面子的吗?

    门外无人应答,我急得都要哭了。

    “你为什么非要走”傅绍清一把拉过我,“是这里不够好玩?还是我不够好看?”

    我推开他,“神经病啊,在这陪你玩过家家吗?”

    即使他醉了,力道也很大,男女本就力量悬殊,我挣扎几下无果,被他狠狠摔在床上。

    “我、好、热”他压着我喘不过气,沾染一身酒精的味道,我咳嗽了好几下。

    “你衣服都脱了还热?”

    傅绍清看了自己一眼,在我耳边邪笑,“那是因为我脱得还不够不彻底。”

    “你敢脱我就和你同归于尽。”我恶狠狠地警告他。

    “不脱我的了。”傅绍清开始啃我的脖子和肩膀,“脱你的吧。”

    说罢他开始扯我裙带,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了。

    想起那天他莫名其妙亲我也是,为什么我总被傅绍清占便宜?明天要是清醒了,他那么小气,肯定又会生气,又会怪我,可我有什么错?他那么讨厌我,还总要欺负我。我真委屈,何止委屈,简直太憋屈。

    “别哭了…不脱了。”他看我哭得挺可怜,便停下动作,声音一沉。

    我趁他力道松了点,便报复性地劈了他一巴掌,“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我想我爹娘和阿诺了。”

    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傅绍清眉头微微一皱,“阿诺是谁?”

    “你管是谁,你放我走。”

    他不听,又轻轻啄着我的脸。

    “你别吻我。”我边哭边拼命挣扎,双手却被他紧紧箍住。

    他忽然抬起身体,好看的面容对着我哭得脏兮兮的脸,“这不叫吻…”

    说罢,傅绍清将全身重量彻底压在我身上,我喘不过气,脑子又是一片空白。唇间传来急促沉重的喘息声,萦绕在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充斥着舌尖,他用力地撬开我的唇,对我说,“这个才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