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不开心,要抱抱

    我到底还是很义气的。

    傅绍清到最后喝得昏天暗地,我于心不忍,便没有狠心地抛下他,一走了之。

    由司机帮着扶进了车,回到温莎公馆,我好人做到底,又贴心地一路送到他房间。

    刚想退出去,傅家佣人就很不好意思地说,“还请祁小姐暂时先帮我照看一下少爷,我去浴室拿块毛巾,很快就回来。”

    我想,这也没什么麻烦的,便答应了。

    不过我很快就后悔了。

    正当我满屋子找解酒药的时候,忽然听到门重重地一关,接着,傅绍清对我说,“我把门锁住了,你出不去了。”

    他笑得像个衣冠禽兽。

    我毛骨悚然,一阵寒栗。

    “你喝多了。”起身,我将他拖回床上,“好好躺着吧你,别闹腾了哈。”

    傅绍清脸色绯红,神志不清,此时此刻完完全全变了个人,他像个孩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我不!”

    我目睹这一举动,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还带这么疯狂的吗?

    傅绍清要是清醒了,该不会觉得丢人至极,想杀我灭口吧?

    于是我也不和他纠缠,全神贯注地拧着门把,转了好几下,门竟然纹丝不动!

    这下我彻底急了,傅绍清发酒疯,我再和他共处一室,他要是一开心,把枪掏出来玩该怎么办?

    我危机感十足,“你这是怎么锁住的?”

    傅绍清扭过头,“我聪明。”

    我满脸黑线,“好…你聪明…那聪明的你快点把门打开好不好?”

    傅绍清又把头扭了过来,“我不!”

    “你这是耍赖!”我气急了。

    傅绍清将下巴埋在枕头里,对着我眼睛眨巴眨巴,看上去竟然十分人畜无害,“我就耍赖。”

    我眼睛瞪得更大了。

    真没想到,平日里动不动就严肃黑脸的堂堂京军少帅喝醉酒之后,竟然这幅样子。我好生后悔,如果有相机的话,应该给他拍下来,日后傅绍清再对我凶巴巴的话,我就有了威胁他的把柄。

    只不过,此时此刻,我的美好幻想被紧锁的门恶狠狠地打破。

    我急得跳脚,“这门到底怎么开的?”

    “祁小姐,你是把门锁住了吗?”传来重重的敲门声,门外有人问道。

    终于来了救星了!

    我激动得拍门回应,“不是我!是你们家少爷干的,我开不了,被锁在里面了。”

    “噢…您把锁往左边转三圈…再往右边…”

    我依言,忙着拧来拧去。

    忽然,传来轻轻的呼吸声,我感觉到背后一热。

    只见一米八几的傅绍清,晃晃悠悠地向我走来,笑容诡异。

    他张开修长的双臂,环住我的腰,将头埋在我的脖颈处,细细摩挲。

    “起开!起开。”我终于炸毛,挣扎着大叫,“神经病啊你!!”

    怀抱里透着淡淡的清香混着酒味,我就像个八爪鱼一样不安分地扭来扭曲。

    “祁小姐,你怎么了?”佣人听到我的惊叫,语气担忧地询问。

    我隔着门,颤颤巍巍地冲她喊,“你们少爷发酒疯,他抱着我不让我走”

    ……

    倏地一下,门口鸦雀无声。

    我急着又拍了拍,“你还在吗?有什么办法可以…把门从外面打开啊?”

    半晌,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我松一口气,以为是有人来救了。

    “嘘…真的假的?”几个小姑娘压着笑

    “当然是真的…”

    “不开门吗?”

    “你傻啊,万一少帅是故意装酒疯呢?嘿嘿嘿,小心坏他的好事让他一枪崩了你”。

    于是,门口一阵起此彼伏的“嘻嘻嘻嘻”。

    佣人们压根不打算开门,她们就差摊一张桌布,吃吃瓜子看好戏。

    我觉得非常无力,还是决定先不费口舌,把身上驮着的傅绍清这个大包袱解决掉再说。

    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腰间的忽然手紧了紧,傅绍清得寸进尺,开始吻着我的耳垂,唇间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我的脸红得亦像喝醉了一般,心砰砰砰跳个不停。

    他声音很委屈,“不准走。”

    我用力别开头,“你…你抱错人了…”

    早知道,在餐厅看他喝醉了,就应该叫祁悦送他回来的。

    我悔恨不已,又觉得自己颇为活该。

    “我没有。”他拖着我的身体坐了下来,“我没喝多…也没有弄错…”

    傅绍清垂着长睫毛,意乱情迷地看着我,我心惊胆战,生怕他喝多了,饥不择食起来。

    “不开心要抱抱。”半晌,他可怜巴巴地对我说。

    抱你妈个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