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吃饭(一)

    我来到沪津那么长时间,对于云水村的一切算是彻彻底底地断了联系,爹娘一定对我又担心又思念。便早早就写下了厚厚的一沓信,只是苦于不知道如何寄出去,便一直搁置在身边了。

    傅绍清倚着门框,轻轻抿了一口咖啡,漫不经心道:“今天厨房不做饭。”

    “为什么啊?”我停下笔,“李嫂生病了吗?”

    白天一整天都在温莎公馆,午餐自然也是在这吃的,傅绍清哪怕再不愿意,明面上也实在做不出来这种事——到了饭点就指指大门“你给我滚回家吃去。”

    “嗯…”他点点头。

    “好吧…我这就走。”我赶紧着手整理摊得乱七八糟的书具,傅绍清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一起出去吃吧。”

    “诶?”

    心生惊讶,他今天吃错药了?

    车经过大帅府,我想起这是个寄信的好契机,出了明泉山庄,肯定是找得到邮局的。便叫司机停下车,匆匆取了信。

    刚要出门,就见祁煜喊住了我,一脸警惕,“你手上拿着什么?”

    “是信…我想寄到云水村。”我晃了晃,示意自己说的是实话。

    祁煜眉毛一挑,“你会寄吗?”

    我被这个问题问倒了,“呃…邮局的人应该会帮忙的。”

    他叹了一口气,“把信给我吧,我去找张副官。”祁煜对我伸出手,“邮局效率低,物件多,而且手续麻烦。你若是想早点让你老家的人收到,张副官手下有专门的特快员。”

    我又感动又惊讶,没想到既傅绍清主动带我吃饭之后,祁煜也主动帮我忙了。自从我到这里以来,他一直对我冷言冷语的。

    “谢谢。”如果这算是他对我的芥蒂一点一点消除的第一小步的话,我真的很开心。

    祁煜接过信,又看了看门外,“傅少帅的车?”

    “嗯…中午我们出去吃。”我看他眼神闪过一缕惊讶的光,便又着急解释道,“这样节省时间,回来就直接可以上课了。”

    他“噢”了一声,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去吧。”

    我笑笑,便很是轻快地跑了过去。

    车上,傅绍清看了我一眼,“有这么兴奋吗?”

    他肯定是对我开心的原因很不屑一顾的,于是我胡乱找了个理由,“我就想着终于可以出去看看,所以觉得激动。”

    傅绍清听完,仍然不屑一顾。

    繁华的市区,西式建筑沿着江边铺陈开来,高楼林立,百货大楼的橱窗内瑞士的手表,法国香水,琳琅满目。抬头望去,蔚蓝的空中交错着一道道黑色电缆。银行、邮局、歌舞团门前,叫卖报纸的孩子不过七八岁,热热闹闹。

    租界内,各国建筑争奇斗艳。香榭丽舍式风格的大街,咖啡屋前门可罗雀;第一大剧院内,来自百老汇的艺人正唱着歌剧。从西方到东方,尽是各种各样风情的房屋,仿佛是城中之城。

    车水马龙,西装革履的申报记者手持公文在街上疾步快走,黄包车夫卖力拉着一位身穿旗袍,曲线妖娆的少女,她摸摸肩上的丝帛,嗓音尖细“侬快些,到地方再赏你一块大洋。”

    四面八方,此起彼伏的喧闹声,不愧是被成为十里洋场的沪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