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家教(二)

    家教这件事,对于傅绍清,那只能用一句话形容。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那天,他没有出现在餐桌上,全程没有参与这次讨论,更别说还有拒绝的权利了。完完全全就是很莫名的,很倒霉的,很被动的,成为了我所谓的家教老师。

    于是,若干礼拜后,我听到李管家恭恭敬敬地对我说道,“傅少派了专车接您去温莎公馆。”

    由于事情都过去了十几天了,我以为傅绍清左右是不可能答应的,久了就忘了。听了这话,竟愣了许久,半晌问道,“去干吗?”

    管家推推眼镜,“自然是,补习功课。”

    于是,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复杂心情,坐上了车。手里还紧紧抱着一摞书本,一路上都抱出了涔涔汗渍。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吃得伙食太好,顿顿鸡鸭鱼肉,不缺油水,偶尔还有加餐。来到沪津短短半月,我竟然圆润了不少,再不似从前那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面容倒是愈发明朗,五官的优点也渐渐显现出来。偶尔照下镜子,多多少少有几分大家闺秀风范了。

    二姐隔几天看看我,就总会夸赞两句,到底是祁家的孩子,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漂亮的很。而祁煜每次听了,就会把报纸或者书本特意翻得哗啦哗啦作响,偶尔还会冷哼一声,以此来抗议二姐的说法。

    车停下了下来,傅家的家仆很是周到,不仅特地出来开车门,还引着我去书房,同时咖啡水果陆陆续续地端了进来,动作一气呵成。

    傅绍清此时还没来,我坐在颇为松软的布艺沙发上,一边深呼吸再吐气,来平定心情,一边偷偷打量周围。

    书房格调简约,欧式的花园小窗前轻拂着薄纱似的帘子。沙发前便摆着一张玻璃咖啡桌,墙隅陈列着康熙年间的紫砂胎珐琅。一张巨大的办公桌便占据了空间三分之一,不似母亲的书桌,这桌面干净得反光,除了一盏台灯便没有任何杂物。松木书柜靠着墙,从上至下都排着整整齐齐的书,旁的便是几盆青翠的植物以观赏。

    傅绍清今日到没有穿军装,只简简单单一件白色衬衣配西装裤子,腰带上的钻扣剔透发亮,紧紧裹着清瘦的腰,依旧是修长挺拔的身姿,随便一搭配都是极好看的。

    他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军官姿态上身,抻着头,翘起二郎腿,看上十百二十个不耐烦,“你可真有能耐,说动我父亲给你做免费家教。你知不知道,为了你这点时间,浪费掉了我多少工作?”

    我哪里愿意你给我补课?虽在内心反驳,嘴上却还是唯唯诺诺,“是傅大帅自己提出来的,我也不想啊…你放心吧,我尽量跟上,不拖延您的时间。”

    傅绍清翻了翻我的课本,嗤笑道“还做了不少预习…”

    我一拍脑袋,后悔没有在来之前擦掉书上圈圈画画的印子,那多是用汉字读音来标注音节的。因为我从没接触过洋文,只能借这种方法记忆读音。

    估计傅绍清的内心一定在狠狠地嘲笑我,便硬着头皮反驳,“提前做预习有什么不好的,总比我什么也不干就来上课强。”

    “没差。”傅绍清瞥了我一眼,“做了和没做一个样。”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生气了,这不就是否定了我的之前的付出嘛。

    于是,他就指着一个单词问我,“怎么念。”

    我看着歪七扭八的字母,“呃不辣辣。”

    傅绍清扶了扶额头,“嗯banana。”

    他又指了一个单词,“这个?”

    我犹犹豫豫,“万德福。”

    傅绍清觉得辣耳朵,“wonderful”

    他又又指了一个,“读出来。”

    我觉得他有点没完没了,不过一看这单词,甚是简单,便开心得一拍大腿,脱口而出,“法克!”

    傅绍清终于忍无可忍,他恶狠狠地把书拍在咖啡桌上,“是funk!”

    我抿抿嘴,很是委屈,毕竟没学过嘛。

    “发音是要依据音标,而不仅靠记住读音用中文字音来标注,养成习惯后,你的读音久而久之就会不标准。”

    他想了想,大概是觉得与我生气很没必要,于是又把书拿了回来,继续翻着,看都懒得看我一眼,“洋文不只是背单词,要有语感。读书不只是记忆,要带脑子。”

    傅绍清认真的样子没那么咄咄逼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听上去颇有道理。我后悔没多带一本小本本,好好记下来他的名言金句,回去也能复习复习,借鉴借鉴。

    “嗯。”我用力地点点头,“这位老师,我明白了,接下来,请开始你的表演。”

    傅绍清翻书的手顿了顿。

    我赶紧改口,“不,我是说,请开始您的课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