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家教(一)

    “我也很想啊,只是…”二姐托腮,冲着祁悦俏皮地眨眨眼,“傻妹妹,你以为我整天没事干吗?”

    母亲摇摇头,“不懂事,佩仪要和男朋友约会呢。你们几个年纪相仿,容易玩在一起,到时候能学到什么?”

    二姐娇嗔,“妈,你讲出来干嘛啦。”

    “我听说傅少帅一直忙于军中事务,还是不要叨扰人家好了。”

    一想到下午他还对我黑脸,肯定也不会愿意当家教的,而我更不敢再招惹了,于是便更加卖力地找理由,绞尽脑汁让傅帅否定这个想法。

    “绍清年纪轻轻,能力倒是不错,京军上上下下都管得服帖,几场战役指挥得亦是毫无疏漏,赢得相当漂亮。看样子,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也是不远的事了。要是我家那个不成器的能有他一半,便是祖上积德了。”父亲忍不住感慨。

    “哪里哪里,不过是些鸡皮蒜毛的琐事,让他独挑大梁,还不到气候哩,需得好好磨练一番。”

    傅延庭听到祁笙由衷地夸赞他儿子,内心自然美滋滋,“从小到大绍清都身处军机,倒鲜少做些别的事,让她教教小念,未尝不好。”

    我在内心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怕是麻烦绍清,不如再看看。”母亲犹豫了一下。

    祁悦见状,点头赞成,“绍清哥哥素来严格,我倒怕他吓着姐姐。”

    傅帅却不以为然,“严格点又有何不好?严师才能出高徒嘛。”他索性把话讲个明白,不藏着掖着了,“祁兄,你怎么还没明白我这番是何意?”

    父亲一头雾水,“你倒是说。”

    我的头顶也冒出一个问号,难不成傅大帅还别有意图?

    “我是觉得,我们家绍清,挺喜欢小念的。”

    ………

    傅帅的笑容竟然带着几分矜持,“小念不懂,可是绍清却早早惦记着了。反正迟早都是夫妻的,不如借此机会,让两个小的,好好培养培养感情,祁兄,你说是不是?”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

    我摆出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懵逼脸,祁悦更是微张嘴巴,半天没回过神来。

    哪里喜欢?哪里喜欢?他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傅绍清分明是黑脸恐吓嫌弃鄙视,大写加粗的讨厌我啊,这位大帅,请你不要自作主张,胡说八道好吗?

    我思来想去,果然,果然,一定是那晚的吻,给傅帅造成了误会,造成了错觉!

    不是这样子的啊你听我说,明明是你儿子和你小老婆偷情,他为了摆脱嫌疑才这样做的你听我解释啊啊啊!

    我在内心疯狂地摇着傅大帅的肩膀,仿佛一个为了挽回爱人而绝望的花心男子,嘴里不断得重复,不!不是这样!你听我解释!

    可我表面上还是显得云淡风轻,“不是这样子的,您一定是误会了。”

    傅帅善解人意地冲我点点头,我以为他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刚想松一口气。

    就听他嘿嘿一笑,“我懂。”

    于是那口气倒是没松下,生生卡在喉咙,差点噎着。

    “原来如此啊。”父亲双手一拍,“那到也不错,我原以为…罢了…我本来还担心这桩婚事呢…没想到…小念挺对…绍清的胃口啊”

    听罢,我瑟瑟发抖,毛骨悚然。

    母亲干笑了一声,“未尝不可以一试。毕竟小念算是他的未婚妻,互相磨合也是应该的。不过决计不能打搅了绍清,我还得再寻一个老师以备不时之需。万一哪天绍清忙着打理军务,顾不上小念,倒是可以替代一下。”

    “瞧,真是两全其美呐。”

    傅帅深以为解决了他儿子的终身幸福,笑得非常得意。

    于是这件事在众多长辈的一致通过下,傅绍清临时成了我的家教。

    二姐看好戏似的瞧着我,“横竖都看不出来呀,你才到这几日就打动了那个冰块脸了。”

    我一边摇头,一边摇手。

    不不是这样听听我解释啊。

    祁悦垂头喝汤,看不清神色,她语气平缓,似乎没半分情绪,“那恭喜你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