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教养(二)

    她望了我一眼,笑了笑:“我会认真教姐姐这些的。教她英文,教她跳舞,正好,我也可以好好提升一下呢,姐姐那么聪明,肯定很快就学得会的。所以妈妈,别担心了。”

    傅大帅全程一直沉默,这时却忍不住开了口,“洋人的礼仪,倒有何好稀罕的。”

    “傅帅,您是黄埔军校出来的,受过高等教育。早年也去过美国,思想怎么还是愚昧迂腐?”母亲唇齿相讥,“西方风气民主开化,尽早接触百利而无一害。想想前朝今朝的屈辱,落后的文明是禁锢发展的。”

    父亲不屑,“哼,崇洋媚外。以为年轻时参加过什么组织什么运动,一腔热血就能拯救家国命运了吗?统统都是无病呻吟,闲得发慌,有本事,便上战场去。我倒看看能有几个学生有这个气魄。再腐朽的东西,也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单凭你妇道之言,还断定不了好坏。”

    “祁念,你和悦悦底子不同,课程进度也不同,我会尽早给你安排另外的家教。不管你是不是怨恨妈妈把话讲得太难听,还是觉得对你的要求太严格。但你一定要清楚,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好。”

    母亲索性不再理会父亲,直截了当地告诉我,“温斯坦学院是沪津最顶尖的贵族学校,悦悦和小煜都在那里念书。身为祁家的女儿,你也必须从那毕业。虽说如此,入学考试却是非常严苛的,即便你姓祁,也得先有实力才有能资格。所以在这个几个月时间内,你须得学会最基本的外文语法和基本的舞种。这些都方便以后你的人际交往。”

    “你得记住,这里”她顿顿,“和农村不一样。”

    “嗯”我一直垂着脸,听罢,点了点头。

    其实,只要能读书,再怎么努力我都不会觉得辛苦的。

    念书,便是我离开阿爹阿娘,离开云水村来到沪津,最重要的意义之一。我想,如果娘也知道,有朝一日我有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她一定非常欣慰的。

    “我来教姐姐就行了。请家教多麻烦啊”祁悦主动请缨,“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也和姐姐最亲,总归比外头的老师要好,万一碰上不负责任的呢?又或者很严厉的,我怕姐姐会受委屈。姐妹之间自然是轻松一些,不拘谨,效率自然也提升了。”

    母亲摇摇头,“你玩性大,自己都不学不好,更别提教别人了。”

    傅大帅咳嗽一声,“既如此,不如就让绍清来吧。”

    祁悦愣愣,“傅叔叔,这样恐怕不妥吧。绍清哥哥…他很忙的。”

    父亲叩了叩桌子,“你也知道人家忙,从前还老是缠着他教你这个教你那个,自己倒是麻烦人家多少次了?”

    “外头的老师确实不够保险,若是贴了告示,那上来应聘的人可就更加五花八门了,少不了细细审查筛选一番,免得有滥竽充数的。”傅帅吐了口烟圈,“一来二去,又得拖不少时间。”

    母亲点点头,“绍清倒是很不错。”

    我心想,若真是傅绍清当了家教,那还得了?他看我不顺眼得很,我在他面前也颇不自在。

    “二…二姐兴许也可以。”我试图稍稍挽回一下。

    祁悦急着附和,“说得是呢,二姐留过洋,完全有资质的。其实…其实哥哥也可以嘛,哥哥的功课也很不错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