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钓鱼(一)

    我开始佩服自己的智商,傅绍清果然没那么好心,果然有生气。

    以后方宁和惠安的话都不能信了,除此之外,从中我还得出结论的就是,不管傅绍清说什么,一定一定都不是表层意思,一定一定话中有话。

    比如刚才那句“走好。”就需要理解成,“再见,我送你上西天。”

    温莎公馆的午餐堪比满汉全席,我却食不知味。

    祁帅以为我病还没好,没有胃口,傅延庭拍拍桌,“这有何难?叫厨房再另做点开胃菜。”

    我连忙摇头,“不用不用。”

    二姐为我盛了一碗血糯米粥,“这孩子或许是拘着,在和您客气呢。”

    傅延庭哈哈大笑,“啊呀,笙兄,你看看我们俩,就紧着自己吃喝,倒是都忘了,我这午饭,本来就是要好好款待念儿的。”他悠悠点一直雪茄,对我说,“千万不准和叔叔客气,快快吃,最好把这些都吃完,哈哈哈哈哈。”

    我苦着笑,一桌子大概四十八道菜,肥鸡肥鸭肥鸽子,炖蒸炒炸轮着来,荤素水果再加甜点。从早上到现在我都没吃什么东西,自然是很想大快朵颐来填饱肚子的。

    傅帅说本就是为了招待我,还叫我不用客气,那我也该不再拘着,吃得应是没有什么顾忌的。

    只不过……

    您能叫傅绍清别坐在我对面吗……

    他此刻正细细喝着汤,吃相非常从容,处处透露良好的教养,仿佛刚才根本没有开枪吓我这回事情。

    我不敢多动筷子,巴不得匆匆吃一点,赶紧撤了。

    “姐姐,吃完饭我们去钓鱼吧,温莎公馆的鱼这个季节都养得肥肥的,从小就用蛋黄喂,肉质鲜美,晚饭可以让吴妈烧松鼠桂鱼呢。”

    我想想,这确实是不错的消遣,方欲答应,只听见她甜甜地看着傅绍清,“绍清哥哥你下午有空吗?和我们一起去嘛。”

    于是,“好啊。”这句话生生卡在我喉咙里,我并着饭,一同咽了下去。

    “军政繁忙,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我松一口气,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傅大帅皱皱眉,“琐事交给下面的人就行了,难得一次,陪两位妹妹好好玩才要紧。”

    说到这里,傅延庭想起某夜两人当着他的面相拥相吻,不禁一个颤栗,“尤其是小念,你确实该好好陪陪人家。”

    风和日丽,艳阳高照,我连连打了个寒颤,听了这话,鸡皮疙瘩更是起一身。

    祁悦面露疑色,不过很快便换上一个笑容,“快点吃,吃完咱们去拿鱼竿。”

    一顿饭我吃得甚是艰难,祁悦倒是等不及,早早地就准备工具去了。待傅绍清从餐桌上离去,我才有了化悲愤成饭量的决心,打算吃饱点,不然钓鱼的时候,再被他威胁恐吓,我怕我一怂,直接掉水里去。

    傅家的仆人贴心地为我换了身衣裳,一直指引着我到后花园的池塘才离去。

    我踢着小石子儿,百般聊赖。

    “你对祁念的回来,究竟是什么看法?”忽然听见祁悦的声音。

    我寻声望去,只见偌大一棵香樟树下,她绿色的衣袂。郁郁葱葱的枝干树叶遮住我这边的方向。

    他们没有发现我,我却看到了他们。

    奇怪,这样的事情怎么总是由我撞见?

    傅绍清靠在树上,环抱双臂,“我并没有什么看法。”

    祁悦睁大了眼,“可是可是你的未婚妻不是我了你要娶的是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