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马场惊魂(四)

    祁悦摇摇头,“可他也不愿意和我玩啊。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起上过钢琴课,他一锤就把钢琴砸坏了,生生把老师吓出了心脏病,当天就决定提前退休养老。用他的话就是嫌钢琴没有枪杆顺手,不经碰。”

    我听完觉得很惊恐。

    陈放听完比我还要惊恐,“是吗?看来这些年他内力长了不少,为了保命,我们得离他更远一些。”

    说罢,他又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句,“看来我想得也没错,经过童年时代的徒手劈转,胸口碎大石,少年时代的空中射大雕,生吞含笑半步癫。他现在已经练就一边骑马,一边顺手再救个人的本事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提出疑问,“请问你们…说得是个人吗?”

    陈放仿佛在形容一个三头六臂,手拿乾坤圈,脚踩混天绫的天师钟馗。

    我对照少年清秀的样子,真的,一点都不像。

    陈放望着我,“你听说过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夸父追日,精卫填海吗?我觉得神话故事还得再多加一个他空手撕秃鹰。”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又忧国忧民地摇摇头,“不是。”

    祁悦重重拍了他一下,“你别夸大其词,哪有这么可怕。”

    “反正你们适当和他保持点距离不会有错的。还记得当年我怕他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最终会造成不孕不育的恶果。出于替他的担心,替他家族的担心,我便大老远去静心寺特地替他拜了拜送子观音,难道不够义气吗?谁料被他知道后一巴掌劈得我愣是一个月没下床,如今回忆起来,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祁悦哈哈大笑,“那是你活该!”

    我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位少年,想必是个天赋异禀的奇人,“请问那少侠,叫什么名字?”

    陈放颤抖了一下,“我不敢直呼其名,每每喊他大名的时候,不是苍蝇飞我嘴里,就是鸟屎拉我头上。”

    说起这件事,他就非常生气,“这人真是绝了,连名字都不能提。把我堂堂一个美男子搞得很狼狈,反正在他面前就会很没面子,难怪祁煜早早和他绝交了。我也该把这件事认真考虑一下,和他相处得久了,这个世界就会吝啬对我的爱。”

    祁悦附和着点点头,“这倒是真的。所以呀,你就喊他张三吧。”

    张三…我扯扯嘴角,这也太随意了。

    “哎,虽然话粗理不粗。不过身为朋友,也不能任由他这样下去。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以后也要嫁人的。太冷漠孤僻,日日呆在军队不是什么好事啊。”祁悦很担忧。

    陈放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我也觉得那位少年,听上去竟然有几分可怜,虽然天资过人,不过因为这一点也为朋友带来了很多困扰,若身边的人都离他而去,岂不是会很孤单?

    我又细细想了想,忽然觉得祁悦这话哪里怪怪的。

    ……

    ……

    女孩子。

    女的。

    我没有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我打开的是大坝的水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