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我完蛋了

    从半山别墅出来,夜已深,陈叔说会宴也差不多结束了,祁悦索性就在这里过夜,我思来想去,还是由着车载着回了大帅府。

    祁帅今日喝了不少酒,见到我极是开心,他一边拉着我,一边嘴里絮叨叨得说个不停。

    “小念呀,我瞧你对我还是生分,连声爸爸也不叫,祁帅祁帅得喊,越喊我越愧疚。”

    我只是一时不习惯这个称呼,每每“阿爹”就卡在喉咙里,欲脱口而出,一想到这不是阿爹,便生生咽下去,恭敬地换成“祁帅。”

    惠安冲我使了使眼色,“四小姐,您喊一句,大帅才开心哩。”

    于是我连连喊了好几声,祁帅一听,果然喜笑颜开,他拿了一杯酒,“来,咱父子不醉不归。”

    众人听后纷纷吓得搀扶着他进了房间。

    一天下来我筋疲力尽,由惠宁服侍得洗漱完毕,便倒在床上,睡得沉沉。

    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又在脑海里过了个遍,待到傅绍清死命抓着我一个吻贴上来,我瞬间从梦中惊醒。

    已是清晨,起来的时候头疼欲裂,惠安摸了摸我的额头,大惊失色,“呀,这么烫。”她让我好好躺着休息,便匆匆忙忙去请医生了。

    我想大概是昨晚吹了风的缘故,也可能是初来乍到,有点水土不服。昏昏地又睡了下去,一觉直到下午,朦朦胧胧之间只觉得有双清凉的手,温柔地贴在我额间。

    醒来时,就看见方宁坐在我旁边,细细地拌着一碗鸡粥,“小姐感觉可好些了,发那么高的烧,快吓死大家了。”她卸下一口气,“这是厨房特地熬的,加了嫩鸡肉,专给小姐补营养用,喝完之后再把药吃了。”

    惠安替我换上一块新的冰袋,“烧倒是退了。一整天都昏昏的,嘴里还一直叫着在老家的父母兄弟,烧得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又哭又闹的,急得二小姐把她在杭州的私人医生都叫了过来呢。”

    我听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或者干脆烧着一睡不醒。

    “又哭又闹…我还做了什么很时态的事情吗?”我裹着被子,瑟瑟发抖。

    方宁不以为然,“哪算什么失态啊,又不是喝多了,小姐病着意识不清,大家都理解啦。”

    惠安嗯了一声,“下午的时候傅少帅来过一趟,好巧不巧您正病着,少帅很好心呢,听说你发着烧,还特意从大帅那边过来看看情况。”

    我差一点就把嘴里的粥吐了出来,哆哆嗦嗦,“然后…然后呢…我睡着,完全都不知道他来过。”

    左右不过是看在爸爸的面子上才来的吧,看一眼应该就走了。我安慰自己,顿时又顺心不少,津津有味地继续喝了起来。

    方宁面露难色,“呃…虽然小姐确实是病着…也不能怪您…少帅本好心,摸了下您的额头想看看烧得严不严重的,可您就抓着他手不放了。”

    惠安继续补充,“后来医生给您喂药的时候,你也没喝多少,倒是全…全洒在少帅身上了。”

    方宁又插了一句,“嘴里还一直嚷嚷着谁的名字,我也没听清,大概是把少帅当成那个人了吧…一直不让走呢。”

    最后,她俩担惊受怕地望着我,“小姐,你怎么脸红成这样,是不是又发烧了?”

    她们一定是只看见了我通红的脸色,却忽略了我悲愤的眼色,我消化掉那些荒唐事,尽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别担心了,我现在感觉很好。”

    我颔首微笑,然后便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