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母亲(二)

    女人从我身后走过来,将书悉数合上,她身材纤瘦,只单薄地披了一件睡袍。头发微卷,凌乱地垂至肩头。

    “不好意思,我无心翻您的东西,只是…只是…”我紧张得手心冒汗。

    我与她几分相像,五官皆是淡淡的。她的眼神扫过一丝波澜,很快便归于平静。皮肤白皙得近似毫无血色。我想她大概便是我的母亲,饶是她的眸子底下尽是淡漠的光,见到我的瞬间亦是震了震。

    祁悦关上房间的门,大叫一声,“妈妈,原来你在这里。”

    女人终于将目光从我身上转开,我松了一口气。

    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和她却相隔千尺。

    “你父亲的会宴那么快就结束了吗,怎么有空跑我这里来。”

    祁悦抱怨,“爸爸口口声声说只是家宴,可哪里像嘛,连妈妈都不在。尽是些老爷太太和地方总督,一点儿也不好玩,要不是陈放拉着我,我也不愿去呢。”

    母亲终于笑了笑,脸色有了一丝春风,“我早就同你讲过的,你还不信。”

    祁悦拉着我的手,她讨好着笑道:“妈妈,你看我把姐姐带过来给您瞧。她与您年轻的时候可真像呢。”

    气氛有几分尴尬,母亲大约是为刚才脱口而出的训斥感到不妥,“噢…是呢。”她淡淡地回应,“听说以前姓程,现在该改名叫祁念了吧。”

    我有些意外,也有些慌乱。

    先前我的脑海里也浮现过许许多多我与她相见的场面,更多的也只是母女相认的感人涕零。可母亲平静得出乎我的意料。

    赵夫人十四年来的宠爱都只给予了祁悦一个人,当她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流落在外时,除了震惊,心情更多的是复杂,思念和血浓于水的亲情并不十分浓烈。

    或许所有人都一样,只是愧疚大过爱,想要弥补我罢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接我回来。在云水村,我也会很快乐的。

    母亲些许有些不适应,“嗯…回来就好,委屈你了。”

    她坐在真皮沙发上,为自己添了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撒一把糖霜,缓缓地搅动小调羹,睡袍轻轻垂在地毯上,一举一动都优雅至极。

    她可和阿娘一点都不像,阿娘从来没有喝过咖啡,常年操劳农活和家务,练得做什么事情都很利落。

    母亲细细品了口咖啡,“这里不像你老家,做什么事都是讲究礼仪和规矩的。你还得好好学着。”

    我心中涩涩,“是,对不起,方才不是故意翻您的东西。”

    “这次就算了,许多事情你不晓得,我也不怪你,下次注意些便是。来,先坐下来,别干站着。”她又有些责怪地对着祁悦说道“还有你这个丫头,怎么挑这个时间来。瞧我都换上睡衣打算睡了,也没好好准备。”

    祁悦吐吐舌头,“我也想让您早点见到姐姐嘛,瞧你想她像得都病了呢。而且妈妈穿睡衣也美极了,不需要好好打扮,念念姐,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母亲不动声色地笑了,脸色却还是几分严肃,“书不好好念,舞也不好好学,倒是学会油嘴滑舌。洋文的考试再不过,便别来见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