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吻(二)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全程我只安安静静当一个吃瓜群众,偶尔内心感慨一句,这演技,不去当电影明星怪可惜的。

    傅帅摆摆手,“你赶紧松开人家。”

    我把头点得不动声色。

    “傅绍清!你别逼我。”顾璇婷怒目圆睁。

    “事实罢了。”傅绍清唇齿相机。

    傅帅摆摆手,“你赶紧松开人家。”

    我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你以为我不敢说出来么?”顾璇婷再一次怒目圆睁。

    “悉听尊便。”傅绍清再一次唇齿相机。

    傅帅再一次摆摆手,“你赶紧松开人家。”

    我把头点得像打桩机。

    “按照顾小姐的意思,一口咬定是我轻薄了你。那么容绍清问问,我是怎么轻薄你的呢?”

    他忽然将我身体掰过来。

    我一直游离在外,沉默地做一个吃瓜群众,这下终于忍不住,一边挣扎一边问“你…想干什么。”

    傅绍清将我紧紧箍着,不容分说便用力吻了上来。

    唇间萦绕淡淡的烟草香,我瞪大了双眼,死死闭着唇,僵硬如死尸。

    这个世界静止了。

    傅大帅明显是被傅绍清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一把扯开傅绍清,我总算才脱了束缚。

    “我叫你松开人家,你他妈倒还给老子亲了起来!”傅延庭抬手就给傅绍清一巴掌,终于发了大火,“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吗?”

    他觉得他这儿子平时沾花惹草就算了,此刻居然还当着他的面调戏他老冤家的女儿,祁笙向来小气得不行,这不得记在小本本上同他算账?

    同时他亦由衷感叹,傅绍清可真够出息的,比他年轻时脸皮还要厚,还要不知羞。

    傅绍清别过头,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并不理会暴跳如雷的父亲,只是眼神凌厉地望着顾璇婷,“我是这样轻薄你的吗?”

    顾璇婷噙着泪摇摇头,她后退了几步,半晌冷呵一声。

    显然是失望极了。她没想到傅绍清居然拿我当箭牌,一方面替自己开脱,一方面又真真实实地告诉她,方才说的爱,统统都假得可笑。

    我也楞了,总算明白为什么傅绍清非要搂着我到他父亲面前,他那么聪明谨慎,一定是知道顾璇婷会算计他。难怪那么镇定,原来早就有了对策。

    “看来喝多的是我,一直都是我…哈哈…”她步子有些不稳,走到傅绍清身边只恨恨地说了一句,“你够狠”。又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大帅,是我弄错了…我错了。傅少他…他没有这样吻过我。”她哭得委屈,傅延庭心疼地将其拉回怀里,轻声安慰。

    心中也知道儿子是个什么货色,但给他十二个胆子也不敢偷他的女人,傅延庭自然是相信傅绍清的,“璇儿,弄清楚就好。不过本帅也不会放过那个胆大妄为的人。我过会儿,就拨一个师,好好调查此事,替你出口气。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连我傅延庭的女人都敢轻薄,看样子当真是不想活了。”

    这话听着毛骨悚然,他看样子一点也不怀疑傅绍清和顾璇婷的事情。

    我沉浸在刚才的突如其来的吻,脑子一片空白。

    傅帅安慰完了怀里的美人,又继续教训他儿子。他恨铁不成钢“你做的都是什么事,这不过才回来第一天。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叫我傅家面子往哪里搁。”

    “反正迟早都是我的,早一点晚一点有什么区别。”

    周围一干士兵要么头望天,要么眼看地,不约而同地都憋着看好戏的心态。

    “你赶紧滚,该干嘛干嘛去,别叫老子看见你,心烦得很。”

    “是,父亲。”

    “还有你们几个,敢说出去半个字老子把你们舌头统统都拔了。”

    “是,总司令。”

    我像个木偶,任由傅绍清拉着走了好远,目光呆滞,四肢僵硬。

    他终于忍无可忍,“亲你一下而已,至于这样吗?”

    这算什么话?我心里忿忿不平。

    傅绍清到底还算没有良心泯灭,“刚才的事是我不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