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祁家

    祁帅不仅仅只拥有一栋别墅而已,换句话说,基本上整个明泉山庄都是祁家的。

    从这里到宴会厅,还得由专车载着绕过一片湖,期间,我临时恶补了好些礼仪规矩。

    车门自然是由赶来迎接的佣人打开的,我穿金戴银,走路伶仃作响。

    此时已过黄昏,天幕沉沉,但踏进客厅另是亮堂堂的样子,水晶吊灯的光最是显眼。从铁艺楼梯上徐徐走下一位戎装男子,这男子花白胡须,看上去有些年岁,却依然身高八尺,器宇轩昂。

    众人齐齐行了礼,“大帅好。”

    这便是我的亲生父亲,沪军巡阅使祁笙。

    他由副官递上了支雪茄,不紧不慢地先抽了一口,这才看了我眼,虽面容蔼蔼,可给人不怒自威的气势。

    “是…小念吧”他喊着我的乳名。

    听别人说,我身为祁四小姐,原应该叫祁悦的。我的祖父还在世的时候,他最好的文人朋友周先生,在满月宴上洋洋洒洒写下一个“悦”字,并说道“小千金倒是什么都不缺,那便祝她一辈子开开心心,平安喜乐吧。”这个寓意,祖父甚是满意。于是祁四小姐的闺名便叫祁悦。

    只不过这名字现在并不属于我,十四年的时光里,“祁悦”二字连同它镶嵌着的宠爱,和天下人的艳羡,都尽数给了另外一个女孩。

    说起来,我倒并不介意,左右不过是个名字。

    祁帅见到我并未过分激动,他吐了口眼圈,语气淡淡“这十四年是亏待你了,爸爸会好好补偿你的。”

    我左手紧紧攥着衣角,手心都是汗渍。“没…没事。”我回答得几分傻气。

    “噢,你母亲她身体不适,便没同我一起下来,过会的宴怕也是无法参加了,有空的时候,你去单独见见她吧。”祁帅继续平淡地补充几句,就像是忽然想起一件不紧不慢的事情。

    蓦地,一男一女也走进客厅。女不过二八年华,打扮得十分华美精致,仔细看看,容貌长得竟有三四分像我,只不过气质是雍容华贵,脸也是更加精致。她身穿水蓝色旗袍,身姿婀娜,踩着几厘米的高跟鞋,心情很是愉快。脆生生对着祁帅一声“爹地”,然后笑盈盈看着我,“这就是小妹吧,我是你二姐啊。”

    “二…二姐好。”我结结巴巴。

    二姐很是大方亲切,“傻丫头,我是你亲姐姐,怎的那么紧张。”

    祁帅呵呵一笑,“还是你在好,最能调动气氛,你小妹刚来,还有些拘着,有什么不懂的,你多教教她。”

    “这有什么不行的,小妹只管问便是。”二姐笑起来嘴角也有两对梨涡,她偏过头,对身边的少年一声责怪,“臭小子,你也不问你妹妹一声好?”

    少年与我年纪相仿,容貌却和我大不一样,我同二姐长得相像,不过二姐看上去也是个一等一的美人儿,不知高出我多少倍。

    而这少年的皮相更是上乘,让我立即想到了那位傅少帅,大抵是因长相好看的人都有相似之处。

    与从小军中长大的气度不同,我这三哥年纪小,又不参与军政,权当贵公子娇生惯养着,生的白白净净,五官竟精致得像个女孩子。

    他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不屑地瞟了我眼,二姐又责怪了他几句,“你不说话,可是哑巴了?”

    大帅怒敲了下拐杖,提醒着,“佩仪,你怎么说话的。也老大不小了,别总是张口就来。”由副官服侍着坐在沙发上,他眯了眯眼,“祁煜,你看不见你妹妹吗?”

    少年这才不情不愿,他手插口袋,正眼也不瞧我,“我是祁煜,你三哥。”

    “你三哥”三字说得极为勉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