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回家(二)

    东西并不算多,除却几件衣物,就是娘细心打包的云水村特产,以及自己亲手做的咸鸭蛋和腊肉。这些都是过年才吃得到的好东西,娘说家里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就这个勉强还算精贵,叫我送给沪津那边的亲人,我将丁香送我的手绢仔细收好。临近下午,我一边叠衣服,一边望着窗外,不知道阿诺现在的处境如何。

    再不回家,恐怕是瞒不住的。

    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我见是程诺,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一切负担都刹那间烟消云散。他这近两日没有好好休息,头发凌乱,眼睛下面是深深的黑眼圈,沙哑地开了口,“爹娘,我回来了。”

    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责怪,“你怎么现在才回家,害我担心。”

    他看了看我,眼神有些涣散,“我没事。”

    后来我才知道,张副官行事利落,只到县城的警署一趟,悠悠喝了杯茶,便解决了所有事。局长眼见是沪军参谋,自然是破庙来了高僧,丝毫不敢怠慢。只微微提了程诺的名字,便心领神会。即便丁家在失火之后家财折半,还是倾尽钱财只求小乐和程诺一死替他儿子偿命。但局长哪知道程诺背后居然还有更大靠山,便草草在表面上走了一遭程序。由于丁虎强x罪在先,小乐和程诺纵火案程度便大大下降,后来又定性为意外事故,赵小乐和程诺被无罪释放。末了,张副官拿了不少钱打发丁家,算是了结。

    程诺的事解决了,还有丁香。

    来到她家里,可她人却不见身影。丁爸丁妈只拿了一封信给我,声泪俱下,“她今早就走了。”

    我身体一震,颤抖着手打开信封

    “小念,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坐船离开了云水村。其实,我有想过在这里呆下去的,毕竟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可后来我也听说了,你的亲生父母已经找到你,你迟早也要走了,那我又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对不起,我没有选择提前告诉你就离开了,因为一个干干净净的你,干净得太让我自卑,干净得让我不敢站在你面前。对不起爹娘,我确实不孝顺,也非常自私,可他们让我嫁给丁虎,我是宁愿离开也绝不同意的。还有小乐,不用告诉他我走了。我晓得他心里明白的,其实他身边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我只希望他能过得开心,娶九个姨太太,我不生气了,真的。程诺…墨香,对不起了………”

    我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信上,已经无法继续再读下去。丁香,你怎么不再等等呢,若你执意要走,我们可以一起的。无依无靠,你现在在哪里呢?你不知道丁虎已经死了,你不用面对他了,还有小乐,他为了你烧了丁家的房子,他多么在乎你啊。

    你可以过得比想象中得幸福的。

    可错过就是错过了。

    我来到墨香家门口,她家的门紧紧锁着。

    “你找那丫头和她爷爷吗?前几天去县城了,不知道是不是治病去。你晚几天再来吧,别再敲了。”隔壁邻居大概是被我的敲门声打扰,显得不耐烦。

    晚几天…我又何尝不想晚几天。可因为我晚了,丁香就走了。

    时间给不了我几天,明天我也要走的。

    我又想去找赵小乐,可我只是想了想,最终还是回了家。

    离开云水村的那天,我家门前熙熙攘攘挤满了街坊邻居,就和在丁香家门口看热闹的情景一样,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人说我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也有人说情有可原嘛,毕竟亲生爹娘那么有钱。那么多的人,却没有丁香,小乐,墨香,我最好的朋友,一个都没有出现。

    管家吩咐下人把我的行李整整齐齐地放到后备箱,临行之前,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程诺一眼,继而告诉阿爹阿娘,“他很明事理,你们好生培养着,将来必用大用。大帅或许会很欣赏他。”

    我不敢回头再多看一眼。

    上车前那一瞬间,程诺忽然推开人群紧紧抱住了我,我控制不住,肆意哭说我的不舍。

    管家没有那么多时间让我们叙离别,他说,“四小姐,我们得快点出发。”

    车缓缓驶离云水村,一排排房舍离我而去,我把身体探出窗外,一直冲他们挥手,风吹掉我的眼泪,吹乱我的头发,我一直挥着挥着,直到我再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开得越来越快,沿岸风景越来越模糊,前面的景色却清晰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