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火(二)

    只见东边大火冲天,力拉崩倒之声夹杂着哭喊尖叫,远远地便传了过来。偶尔还能看见火“砰”地一声,在空中爆裂。动静越来越大,左邻右舍也被惊醒,都纷纷披件衣服出来看看情况,爹娘亦是。

    可我没有看到程诺的身影。

    娘看了火势,大惊一声,“那不是,丁家的房子吗!”

    爹啐了一句,“老天有眼,丁家那混账儿子欺负了人家闺女,平时丁家就仗势欺人得很,这就是报应,再大点,火再大点!”

    我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程诺啊程诺,你真的会这样干么?

    乘着爹娘不注意,我一口气跑到丁家附近,因为火势太大,无法靠近,十几米的距离,我的脸上手上就隐隐有了灰。有人用力地一把拉走我,我一看,果然是程诺,他好生气,“你不要命了,谁叫你来的?”

    “你当真烧了丁家?”

    他侧脸对着我,没有否认。

    “你疯了吗!!”我几乎都快疯了,“你这么冲动,考虑过爹娘没?万一…万一出了人命,你该怎么办?”

    “丁虎死有余辜!!”赵小乐在一旁,忽然一句怒吼,眼珠似乎就快要爆开,他本就瘦,脸上没有多少肉,此时此刻在熊熊烈火的照耀下显得分外狰狞。

    程诺提醒他,“小声一点,去,我们提几桶水,假装帮忙灭火。”

    已有不少村民赶来,我们混入其中,浓浓的烟熏得人无法呼吸。这么大的火,丁家恐怕凶多吉少。而且局势已经无法掌控了,火到了凌晨都没有被灭,日出之时,烟黑了大片天。没人再有时间去关注那血红色的初阳,是如何升起的。

    待县城的巡警赶到,丁家几乎化为了灰烬。

    方圆几米,都滚烫的浓烟,不少村民在救火时也不慎被烧伤。

    丁虎的尸体被拖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黑得看不清五官了。他的父母哭天抢地,丁家唯一的子息,就这样没了。

    我不是不难过的,可他毁了丁香。此时的我更担心的是小乐和程诺的安危。

    “你给我回家去。”阿诺拖着我,“趁爹娘还没看见我在这里。”

    我没有挣扎,只是问他“你要去哪?”

    “我和小乐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他把我送至路口,“先去河边洗把脸,别让爹娘担心。”

    我信以为真,依言走回去。可当我回想起什么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巡捕房的人遣散了丁家附近的围观百姓,却唯独扣下小乐和程诺,用冰冷的手铐拷着他们。巡警拿着警棒,抵着他的背,“把这两个嫌疑犯带回警署。”阿诺被推搡着前进,他最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却也只是淡淡地用口型告诉我,“我没事,你听话,快回家。”

    我哭喊着,“不要!!”

    程诺是那样自责,他怎么会任由丁香委屈,让丁虎逍遥自在呢?小乐是他的好兄弟,而丁香是小乐最喜欢的人,他们一起放火,做好了被抓的打算。

    我不敢告诉爹娘,不敢告诉丁香。

    跌跌撞撞回到家,我问阿娘,“那个管家,什么时候还会再来?”

    她以为我想通了,“今天大概会来一次。”说罢他探向程诺的房间,“你哥哥呢?怎么起得这样早。”

    我手在发抖,极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看热闹呢,我回答得面不改色,心却像被慢慢腐蚀掉一般难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