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火(一)

    日光焦灼,天气越来越燥热,我看见家门口停着若干辆汽车,通通黑得发亮,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也是一身妥帖的西服,他拄着一把小阳伞,将头发熨得服服帖帖。身后跟着两排人,清一色蓝军服,步伐矫健整齐,背一杆洋枪。每个人手上都捧着各种各样的珠宝首饰,丝缎蜀锦,黄金白银一箱一箱地鱼贯而入。

    管家戴上了黑色礼帽,“这些都是作为您二位抚养四小姐多年的一点补偿。大帅并没有给我太多时间,这几日还希望四小姐好好考虑考虑,大帅和夫人他们非常想念您。”

    等他带着浩浩汤汤的人走后,程诺告诉我,爹娘身体不好。

    我反问,“你也早就知道了是吗?”

    他点点头,“半个月前,他们就找到我们。沪津的生活条件比这里好太多,你不应该再呆在云水村的。”

    “可我愿意。”

    “娘不愿意,你若心孝,就快快回到沪津。”阿娘忍着泪,“你以为,守在我身边,就是真的在尽孝吗?爹娘希望你能过得好,可我们却没办法给你好的生活。你能衣食富足,过得健健康康,去学校念书,将来出人头地,这才是真正让娘宽心。留在这里,跟着我们吃苦受累,你以为我的心里会过得去吗?!”

    爹哀叹一声,“想云水村就回来看看,这里永远都是你家,我们永远都是你爹娘。你阿妈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不能一直拖着药费过日子。大帅,他待我们并不薄,等你回到沪津,每个月都会给我们一笔钱的,你不用担心,我们也会过得很好。”

    梦和现实根本不是相反的。

    我想起了我许的愿,大概那夜并不是流星,因为它什么都没有帮我实现。。

    程诺抱着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他眼泪滚烫,湿了我的肩膀

    我摇摇头,“我没有怪你。”

    非要离开不可吗,刚才那些金银财宝,够我们一辈子了,为什么不能一起生活呢。

    “好孩子。”爹说,“去休息一下吧,好好想想。爹娘不能这样自私,你同我们整整十四年,他们亦失去了你整整十四年。”

    我有些愣住了,十四年…十四年…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四年。

    突如其来的管家告诉了我真实身份,丁香的惨遇接踵而至,它们填充着大脑,让我不曾有一瞬间来得及考虑,我的亲生爹娘…他们又长什么样?

    我趴在床上,眼泪深深埋进了被褥。

    我想着许许多多的事情,想着丁香,她要怎么办?小乐呢?他又怎么样了?我想着阿爹阿娘,还有遥远的沪津。

    朦胧之间,竟睡了过去。

    我又做了一个梦,一对夫妇在茫茫白雾之中寻找我,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我只知道他们温柔地对我招手,也喊着我的名字,“念念。”

    等我醒过来,已经是半夜。擦了擦脸,眼泪竟然干涸了。

    爹娘都睡了,只是烛火还燃着最后一截,摇曳着一抹残光。

    我坐在床边,将头埋在自己膝盖里。

    蓦然,听到有人在喊“着火了。”我害怕,从房间冲了出去,今天已经听了很多不好的消息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