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生日礼物(三)

    “娘,你是要把我嫁出去吗?”

    “念念有意中人了吗。”娘反问,我自然是红着脸摇头。

    她摸着我的脸,仿佛永远看不够,“娘多希望你一直陪着我,几年十几年甚至是一辈子,又怎么舍得把你嫁出去呢?”

    我抱着阿娘,难得一次的撒娇,“我当然会一直陪着你啊,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不走。”

    娘仰着脸,流眼泪滴滴落在我的头发上,“怕是奢望了。”

    这句说得极轻,可还是入了我耳,“阿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些日子我觉得你们都好奇怪,我知道我并非亲生的,可你们一直待我如己出,我这辈子感激不尽,绝不忘恩负义,也绝不离开你们半步。娘…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还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阿娘慌忙擦了擦眼泪,对着我笑了笑,“年纪大了,难免多愁善感。怕自己身体撑不到你出嫁的那天,每每想起便难过起来。你别多心了,哎,也怪我,尽说胡话。”

    爹敲了敲门,“叫孩子早点睡吧。”

    我卸下衣装,从阿娘房间出来,思绪混乱,只是胡乱洗漱一下,总觉得脑袋空空的,如果睡觉能解决一切,我又怎么会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呢。

    窗外黑漆漆的,阿诺到现在也没回来,也不知道丁香怎么了。

    不安的感觉持续了好几天,今夜尤为强烈。

    叹了一口气,但愿一切都好。

    我几乎是从噩梦里挣扎着醒过来。

    在梦里,爹娘他们抛弃了我,我哭着喊着,却被陌生人带到一艘船上,离云水村好远好远。后来我拼命挣脱,从船上跳了下来,只听到上面传来阵阵惊呼。水很冷,我被呛得几乎无法呼吸,我看见丁香,她在水里对着我笑,她从未这样笑过,让我害怕。她说“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我扑着挣扎着,想告诉她不要走,可发不出任何声音,在水里越陷越深。

    我醒过来的时候,额头渗出豆大般的汗珠。

    阿诺坐在床边,头发上都是泥草,脸也脏兮兮的,他好像一夜未眠,深深的眼圈显得异常颓废。

    我很害怕,直觉告诉我一定是丁香出事了,“怎么了,你们找到丁香了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