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生日礼物(二)

    晚上赵小乐自然来得很准时,却一直没见到丁香身影,等了许久,只能先开饭了。

    酸辣土豆丝,奶香馍馍,葱油饼都是我喜欢吃的。大菜自然是鸡汤,煨了整整一下午,早就飘着厚厚一层油,鸡肉看上去又白又嫩,松软可口,鸡汤可以用来浇面条,便是长寿面了,闻一闻,香气四溢得很。旁得还配上各种开胃小菜,米面馒头皆有。

    “我过来的时候本想跟丁香一起的,可是我岳父说他不在家。”小乐大口吃着饼,嘴里含含糊糊,岳父二字倒是说得清清楚楚。

    我听了更不放心,她说过下午要去裁缝铺的,怎么到了晚上还没拿到衣服?

    “许有什么事耽搁了吧。”娘为我添上一碗鸡汤,安慰道,“怎么愁着脸,今日是你的生辰,应开开心心的才是。”

    “是啊小念你放心吧,丁香泼辣得很,谁敢欺负了她去,没准儿去别个村的脂粉铺了,早些日子就听她天天念叨着要去。”

    程诺点点头,“吃完饭大不了我和小乐出去找找。”

    “就是就是。”赵小乐不以为然,依然乐呵呵地吃着。

    我听了一席安慰才稍稍放心,胃口也好了点。

    饭后娘也不叫我帮着收拾,程诺和赵小乐出去寻丁香,洗碗的活由爹包揽。

    阿娘温柔得摸着我的脸,“我的女儿今年十四了。”她说着说着眼睛好像涌出了些许晶莹。

    “娘,你在哭吗?”

    她只是喃喃重复一遍,“十四岁了啊…十四年了。”

    “怎么了。娘今天不开心?”我心生疑惑。

    阿娘摇摇头,“我是开心,真是开心,我的女儿长大了。”带我进她房间,“来,给你看样东西。”

    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木匣子,那个木匣子里面装着什么我从没见过,只知是娘最珍贵的东西,我们都不能随意打开。今日她拿了出来,在我十四岁生日这天,像是要把她最珍视的宝物转交给我。

    而木匣子里,装的是一套嫁妆。

    “娘……”

    “这是娘要送你的礼物。”她细细抚摸,眼神柔情似水,恍惚间回到几十年前,她穿上明艳艳的红裙,戴着沉甸甸的凤冠,在花房焦急不安地等待夫君揭开她的红方巾那一刻,彼时,她也不过十四岁,“怕是见不到你出嫁的那日了,来…今天穿上给娘看看可好?”

    我有些不安,有些难过,我试图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娟衫,红袍,天官锁,霞披,我一件件换上,坐在梳妆台前,娘将我的头发解下,黑色的瀑布散在腰间,几缕慵懒地落在我的肩膀上。

    “女子出阁前,做母亲的要亲自为女儿梳头,连着梳十下,这是云水村传了几百年的习俗。”她拿出一盒精致的胭脂,温柔对我说,“这也是我前几天买的,来,涂上去试试。”

    我依言,沾取些许,细细抹在唇上,胭脂的味道原来那么好闻。

    铜镜照着我的脸,白皙的皮肤,鲜艳的唇,烛火荧荧,鲜红的嫁妆,称出几分明艳。

    我从没那么好看过,眼波流转,真像是要出嫁的小新娘,无限柔情温润,笑颜盈盈,嘴角的泛着淡淡梨涡。

    “我的念念可真美。”娘缓缓梳起我的头发,“。”

    我感觉得到木梳温柔地划过我几缕发线,娘轻轻启唇

    “一梳岁岁平安”

    我笑了,娘亦笑了。

    “二梳夫妻和睦,三梳子孙满堂…”她有些哽咽,手颤抖起来,“四梳财源滚滚…”

    “…十梳”娘的脸紧紧靠着我的脸,滚烫的眼泪湿了我的脸庞,“十梳念念不忘。”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