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星(四)

    赵小乐惨遭程诺陷害当然得报复,“嘿嘿嘿小念你可也得好好看住你家程诺,上次李婶家小女儿还和他说啥来着让我想想。哦哦哦对了!”他笑得很淫荡,“晚上三更,村东田埂,老时间老地点,阿诺,”他模仿李婶的女儿,轻咬嘴唇一跺脚,娇羞地很做作,“嗯~~~~~我们,不见不散。”

    我听了脸马上又红了,他显然是胡说八道,我自动过滤后两句。

    程诺立马和他扭曲在一起,俩人打得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你大爷的乱编故事,我今天就当着星星的面,替!天!行!道!”

    时不时传来赵小乐惨叫。

    时不时也传来程诺的狼嚎。

    因为赵小乐把烤鸡吃了个干净,连骨头都没给程诺留,他这拳头更加用力了。

    墨香丁香,还有我,都自觉无视这两人的玩闹,三个人依偎地靠坐在一起,暖暖的,吹着风,很惬意。

    丁香忽然望着我,眼睛里亮晶晶的,“小念,你刚才许了什么呢?”

    我摇摇头,“这是秘密。我怕说出来就不灵了。”她失望地撇撇嘴,“哼哼小心流星听不到你的愿望哦!”

    我还是笑着摇摇头。

    丁香又问墨香,墨香叹了口气,“希望爷爷身体能好起来。别的我没有再许了。”

    墨香自幼丧母,五岁又丧父,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虽然贫穷,倒也过得还算不错。只不过一年多以前墨香的爷爷身体情况急剧下降,近来更是变得很恶劣,街坊邻居都多多少少借了点钱,不过那都是医药费的冰山一角。墨香没有别的亲人,所以带着爷爷也没有人可以投靠,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她年纪还小,爷爷又病倒,大大小小的责任都压在她一人肩上,村里也免不了有些欺软怕硬的混子去欺负她。

    我握着墨香的手,很心疼,“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丁香叹了口气,“以前从未考虑过生死,可如今却总是会忍不住想这些。生而为人,避免不了生离死别。如果哪一天爱你如生命的人却消失在你的生命中,那该是多么痛苦。我连分离都无法接受,更何况是死亡。”

    我听了有些难过,丁香说得很对,明明上一秒还在一起,下一秒就要被迫分开,人世间总有那么多的变数,还来不及反应就得学会接受。无论是离开还是死去。一个在你的世界里陪伴了你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人,即使他完完全全的消失,关于他的一切却无法抹去。他留下的东西,一起去过的地方,彼此的回忆,每每触及,痛彻心扉,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愿我们几个的生活不要有这样的变数,我更愿意看小乐和程诺打打闹闹。

    月色下,我们的影子被拉得老长。

    十四岁生辰那天很快就来了,爹娘看得非常重要,母亲一大早就忙活着饺子馅儿,厨房里锅碗瓢盆混着案板上传来的剁菜声把我吵醒,我翻个身,见床边整整齐齐放上一件新衣裳,我将脸埋在被窝里笑了。

    穿上衣服,正合身,花样也是时新的,我上下拍了拍,又左看看右看看,今日的我定比平日好看一点点。

    阿诺从鸡笼子抓出一只肥肥的母鸡,扑腾个不停,他被扑了一身鸡毛。很是恼火,“过会就拿你煲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