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星(二)

    阿娘往我碗里夹了一筷子菜,“有了这个平安结,我们小念定能平平安安的。”

    阿诺就着炒白菜吃了三个馒头,吃得嚷嚷着撑,吃得心满意足。他从怀里掏出一包炒花生,“给老爹买的下酒菜,嘿嘿。”爹哼了一声,脸上却甚是得意,“兔崽子还学会讨好人了。”

    “娘,县城看了半夜都没有你喜欢的,就这些针线看着还算可以,你放心,都是念念挑的,质量有保证。”程诺把话说得很漂亮,其实事实的真相有些让我脸红。给娘挑东西的时候,钱被我们吃吃玩玩用得所剩无几,买匹布不够,买簪子首饰更加不够,和裁缝铺老板娘讨价还价许久才得了些好针线。

    娘自然还是很开心的,不管是什么,心意最重要。

    “今天晚上有流星,爹娘你们慢慢吃,我和念念出去了,小乐丁香他们都在等着呢。”程诺扬起头,“对着流星许愿很灵的,嘿嘿,愿我们家来年大丰收,财源滚滚。”

    爹娘一同笑了,“有你在田里天天捣乱,能大丰收才怪。”

    我抓紧扒完碗里的饭,想赶上时间去看流星。

    “哥你把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我生怕明年收成不好。

    程诺眉毛一挑,神神秘秘,“反正我真正的愿望也不是这个。”

    “啊?那你打算许什么。”我有点好奇起来,阿诺拍了我的头,“你不是自己都说了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居然还问我?”他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嘴里喋喋不休,“太蠢了太蠢了。”

    赵小乐很没创意地又采了朵丁香花送给丁香,丁香白了他一眼,“你能送点别的吗。”

    “我不,我偏不。天底下就只有丁香花的清新淡雅配得上你。”他说得肉麻兮兮,墨香听后,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你可拉到吧,你是不是只认得丁香花一种?”

    “你当我和你一样没见识吗?”赵小乐很是不服气。

    丁香转了转水灵灵的眼珠子,“唔……那你给我采朵茉莉来,我喜欢茉莉。”

    赵小乐有点犯难了,他确实没见过茉莉,茉莉听着一点也不像花,连名字都不是xxx花这样类型的,估计和结缕草是亲家。他一拍胸脯,“你等着,我这就给你采去。”

    晚上的云水村常常是很安静的,村里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生活寥寥无几。站在小山村远远眺望,只有稀稀拉拉几户人家还亮着蜡烛,几团光亮模模糊糊。但夜空就不一样了,漫天闪烁的星星点缀着神秘星际,云像是被撒上去的,慢慢悠悠飘着,大片大片覆盖了夜的深邃。

    听说今夜有流星,还算是热闹。不止我们几个,还有很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在家门口守着,或和我们一样赶到山上,都想一睹神奇夜象,许一个美好寄托。家人平安,子孙满堂,仓禀充足。

    不远处已经袅袅升起好几盏孔明灯,它们带着希望,飘向夜空。宛若有了桥梁,来自地上的灯火,和遥不可及的夜光,缓缓融为一体了。

    我们半坐在地上,每个人的脸都被孔明灯照上一层淡淡的红。

    赵小乐兴冲冲归来,他头发乱糟糟,脸上也都是泥巴,他乐呵呵地,“我采到了!”看样子为了一朵茉莉折腾许久,丁香见状又感动又有些自责。

    赵小乐像只兔子跳到我们几个之中,用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姿势,将花献给丁香。

    丁香甚是感动,她看了花一眼,

    然后“啪”得一声打在赵小乐脸上。

    “你当我没见过狗尾巴草吗?”

    本来丁香都快哭了,现在把硬是眼泪憋了回去,赵小乐不仅不认识茉莉,还拿狗尾巴糊弄,当她是个智障。活再云水村十几年,谁还没见过狗尾草?赵小乐才是真智障。

    程诺看着好戏,也不忘煽风点火,“墨香说得很对,他只认得丁香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