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星(一)

    我们回到云水村的时候,太阳刚刚好落下。

    张叔的船一靠岸,赵小乐就跳了上来,他上蹿下跳的,直往程诺身上撞,“好小子,一整天都不在村,居然背着我去县城,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

    他一个劲儿地用胸顶着阿诺,嘴里喋喋不休,用着乱七八糟的成语,诸如“背信弃义”,“忘恩负义”,“头顶绿帽”,“去你大爷”,看上去一点儿也像不生气,倒像只发了情的猴子,四处求欢。

    “滚。”程诺一脚踹开他,“看看清楚,我给你带了烧鸡!”

    赵小乐本来摔一屁股跟头非常恼火,看听到“烧鸡”二字立刻摆出一副,虽然我很生气,但是我大度,我不于你计较的表情。

    “这还差不多,我勉强原谅你对我的背叛。”

    我抖了一抖。

    墨香大老远就冲我们几个招手,“今天晚上据说有流星哦。”

    “去看去看,对着流星许愿很灵的。我希望我发大财,娶他个七八房姨太太。”赵小乐很激动。

    阿诺“切”了一声“你又没许过,怎么知道。”

    “你真扫兴,我许没许过碍着你什么事,反正就是很灵对了。”

    “愿望是在心里默默许的,小乐你说出来就会不灵的。”我抿嘴笑着看小乐和我哥哥斗嘴,他很是懊恼,“你怎么不早点说,罢了罢了,我换一个就是。”

    赵小乐抢过烧鸡,大摇大摆地走了。程诺趁他还没一溜烟儿消失,伸长脖子大喊,“给我留俩鸡腿!要是全吃了,你!就!死!定!了!”

    “爹娘做的饭菜比烧鸡好吃。”

    回到云水村,对程诺而言自然是放虎归山,他边走边跳起来打路上的果子,“你没见过世面,谁做的东西你都觉得好吃。”

    “谁说的。”我小声回击他。

    当然不是这样,爹娘做的凉皮酸酸辣辣,馒头松软香甜,绿豆糕甜而不腻,连村里最好的饭馆做的都比不上。罗塆子县的糖葫芦也没有娘自己做的甜。

    不过阿诺的厨艺就很糟糕,但他自诩煮面的手艺一绝。其实每次不是太硬就是太软,再胡乱加点葱姜蒜盐醋糖,总之味道酸甜苦辣样样皆具,甚是诡异。程诺自己是吃得有滋有味的,丝毫不顾及我味蕾的感受,从此我很是被迫地学会如何昧着良心说假话。由于我每次都说非常好吃,搞得程诺更加得意,甚至有以后开家面馆的打算,名字就叫做云水村无敌程氏面霸。我怕他心意已决,以后得天天去他面馆吃面帮他揽生意,于是心惊胆战了好些天。

    一进家门就闻到饭香,爹重新点上两根蜡烛,厨房亮了不少。阿诺半个时辰以前还嚷嚷着在罗塆子县吃太撑,转眼间就刁了个馒头。娘在灶台娴熟地翻炒着白菜,锅铲和锅底摩擦声很是利落,边炒边均匀撒上一圈盐,几下就端盘出锅,动作一气呵成。

    我帮着端碗拿筷,娘对着阿诺道,“饿死鬼投胎,还不正经坐着吃饭。”

    “县城好玩吗?”饭间,爹笑呵呵问我。

    “好玩,下次要和爹娘一起去。”我给他们描述起罗塆子县有多繁华热闹,小摊贩上的粥有多好喝,板栗有多甜,那里好像人人都住得起大砖瓦房,店铺琳琅满目。

    说到平安结,我举起手给他们看,娘放下筷子,端详了好一会儿,“哟,这手工可真是不错。”

    我没好意思说出价格,当然,尽管我说得天花乱坠忘乎所以,差点脱口而出的提鸳鸯扣我还是及时止住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