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辰快乐

    罗塆子县的正午分外晴朗,太阳亮得有些睁不开眼,一圈一圈的光晕交错变换,程诺短短的头发在斑驳阳光下显得柔软,他逆着人流正对着我,扬着尖尖的下巴,轮廓有些模糊,暖得仿佛周身都散发着晶莹的光。

    这大概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一个瞬间,一句来自十四岁的生日问候。

    它毫不吝啬地把清澈的光洒向我,就像溪流奔向海洋那样义无反顾。

    “阿诺,谢谢你!”我冲他挥了挥自己的手,手腕上一抹红,垂着流苏飘荡,“我很开心。”

    程诺向我走了过来,语气一沉,“如果我们都不在你的身边。你还会这么开心吗?”

    为什么他的表情又那么认真起来,我对他的问题有些疑惑“哎?这是什么话……你们怎么会不在呢?十四岁生日,十五岁十六岁我都要和你们一起过。为什么要这么问?”

    我开始感到不安,好像某一天总要到来,可那一天是什么时候,是什么,我并不知道。阿爹阿娘这几日格外心疼和照顾我,阿诺也时而同寻常一样调皮捣蛋,时而又对着我沉默。我并不明白为什么,最大的秘密我已然接受,他们还有什么可瞒着我呢。

    “我是说,你大了总要嫁人的。离开了娘家,会不会特没出息,日日夜夜在婆家哭鼻子。”他装作要嘲笑我的语气,可连他自己也发现无法假装下去,这一定是一句很认真的话。

    “嫁人那还得等几年呢…再说了我嫁给谁呢?”

    其实我早知我的身份是所谓的童养媳,可阿爹阿娘一直把我当作亲生女儿,也很尊重我的想法,若我不愿意,若阿诺不愿意,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我猜阿诺也清楚,可他从没提过,一直把我当作妹妹看待。而我呢,女孩比男孩早慧,我并不清楚对他的感情。我是喜欢的,可能是亲人之间的喜欢,也可能是青梅竹马之间懵懂的喜欢。

    不像小乐和丁香,他们是明明白白的青梅竹马,明明白白的日后夫妻,感情模糊但又那么强烈和明确。

    “阿诺,你觉得我好看吗?”我鼓起勇气问了他。他一愣,脸刷得一下,红到耳朵根子里。

    “丑还丑得很有特点,像个猴子。”

    啊?我有那么难看么?我摸了摸脸,耷拉着嘴。

    他看我好像很失望,又慌慌张张补充,“我我我我刚才瞎说的,其实你看久了还可以还可以也不是唔你挺好看的。”

    “嗯?”

    “我是认真的,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他打量我一下,又审视了我的脸,“嗯,脸还看得过去,仔细看看,眼睛算大,鼻子和嘴巴算小,和丁香没差多少嘛。”

    “好吧,谢谢你安慰我。”程诺很粗糙地描述了我的外貌,我得到了还算不错的评价,当然也不排除他看我看得久了,越看越顺眼,又或者,他的眼睛有隐疾,审美方面存在问题。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