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平安结

    赵小乐这一次没有跑火车,罗塆子县和他说的一样繁华热闹,准确地说,比他描述的还繁华热闹。

    云水村只有踩出来的泥巴路,顶好也就用石子铺的。可这里路既有平直的,也有交错的,弯曲的,规规矩矩,四通八达。人牵着牛慢悠悠地走,陆陆续续的板车上装的不是大米,就是新鲜蔬果。又过一会儿,看到穿得红红绿绿的小孩子拿着拨浪鼓嬉笑着穿梭于各个街道,身后跟着叫唤的奶妈们。

    路边一纵参天大树,有些树我也叫不出名字,枝丫各异,挂都是花灯和福袋,甚是喜庆。小商贩多聚集于树下,吆喝着自己刚出笼的包子,白花花的包子馒头在氤氲的白色蒸汽若隐若现,香气四溢。又或是馄饨摊,从沸水里舀上来,隐约能通过剔透的馄饨皮看见里头饱满的馅儿,有韭菜鸡蛋的,亦有荠菜猪肉的,再贵点,便是鲜虾馅儿的。浇上一勺熬得浓浓的鸡汤,撒上紫菜虾米,一碗要趁热下肚才过瘾。还有酒肆的旗子随风飘着,酒香味和隔壁的胭脂铺的脂粉香气混在一起,竟分不清谁是谁的。

    房屋高低错落,栉次鳞比,一排排望过去,多的是黑瓦白砖,大多上面住着人,下面开着店。一架宽大的桥接连两岸,桥头桥尾都有商贩摆着地摊,各卖的玩意儿都不同,互相抢着生意,连糖人都翻着花样。桥下的河缓缓流动,载着渔船,客船,花船,应接不暇。

    我和程诺来来去去地逛,那么多东西,都不知道该买什么。才要了两串儿糖葫芦,两人看傻了眼。程诺紧紧拽着我,深怕那么多人,我就给走丢了。

    “新鲜包子咯”

    “来来来,小姑娘吃不吃梨膏糖呀?”

    “顺记粽子,糖粑,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熙熙攘攘的人群很热闹,混着商家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偶尔河水轻舐岸边,悠悠卷起水浪,渔夫停泊靠岸,“哗啦——”把新鲜的鱼网撒到地上。

    程诺笑得很是开心,我也跟着他笑得傻呵呵。他带我吃了糖葫芦,又吃盐水鸭,吃完盐水鸭,又去粥铺爽爽快快地喝了皮蛋瘦肉粥,最后以一人一包大板栗收尾,吃得我肚子圆鼓鼓,可想想那些美滋美味,于是很遗憾自己少了个胃。

    路过一个手饰摊,我被精致的手链簪子以及形形色色的挂饰坠饰吸引地挪不开步。

    “想要就买,哥有得是钱。”程诺吃着板栗,毫不在乎。

    “这个白玉雕花攒可是仿前清宫里的,就二两银子。小姑娘你要不要试试呀。”摊主热心地取下,我连连招手表示不要,二两银子,也太贵了。

    他坚持不懈,“那就瞧瞧这个,也是大有来头,相传光绪年间,老佛爷就带这样式的哩!”他为我展示一个玛瑙玉镯,然后比划一个五,“五十文!划算吧。”

    我还是摇头,摊主有些为难,可是依旧将不抛弃不放弃精神发扬极致,他拉着我衣角,“小姑娘别走呀。那你再看看这个,卖得也不错,只要三十文钱,要不要哇。”

    他取下一条平安结,垂着流苏,做工很是精致。

    见我还在犹豫,摊贩便机灵地将目标转移到程诺身上,“怎么样这位小哥哥?不如买一条哄哄小媳妇开心?我再免费赠予二位一对鸳鸯扣如何?”

    我脸一红,“这位大叔,你误会了我是他妹妹而已。”

    他笑得一脸我懂我懂的样子,生意就要到手,难免春风得意。

    程诺愣了愣,他哪里懂这些,只吐出一个字,“买。”

    小摊贩美滋滋。

    我把平安结戴在手上,程诺摆弄这不知所云的鸳鸯扣,“这啥玩意儿。”

    “你留着吧,我戴这个就行了。”

    他歪头一想,把一个鸳鸯扣塞给我,自己则保存了另外一个。“我要两个干嘛这这本来就是一对的,应该一人一个才是。”

    中午日头渐热,我不知他脸上的红是不是晒出来的。

    “平安结保平安,平平安安哎咦呀——”程诺编着小曲儿快活得走在街上,我跟在他身后,心满意足地一直摸着手上的平安结,他忽然停了下来,“程念。”

    “哎?”我一愣。

    他忽然一笑,像冬日里的暖阳,“十四岁生辰快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