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威胁(二)

    “程诺是瘦弱没错,可你看看你自己,肥腻似猪头。仗着家里有钱,吃得油头满面的,哪个姑娘愿意理你呀。人家程诺哥哥,可是有好多女孩家喜欢的呢,长得俊,脑子又灵光,谁不喜欢呀。说得难听点,被好看的人调戏也甘愿。你啊,连走路都费劲,还是先回去照照镜子吧。”丁香的声音冲破稀稀拉拉的人群,她语言一贯尖酸毒辣,却句句属实,直击要害。

    明显有几个男孩听了这颇为刻薄的话,憋着笑意。

    可我倒害怕起来,他们人多势众,惹恼了丁虎就是惹上了麻烦,事情闹大了就不得了了。

    果不其然,丁虎听了,涨红了脸,眼睛仿佛瞪出血来,“臭娘们你说啥?”

    “大哥她说你肥腻似猪头。”一旁小弟生怕他没听明白,特地复述了一遍。

    这下憋不住笑的更多了。

    丁老虎好没面子,怒不可遏,拿起一块砖头便把那小弟砸得头破血流,“我他妈需你多嘴?没爹没妈的东西,死了拉倒。”说罢扫视一圈,“谁他妈敢再笑一句?都不想活了?”

    我和丁香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他品性恶劣,对自己人都那么狠。

    被砸的男孩不过十二三岁,是村里几个孤儿之一。大家都叫他蒜头,没有父母,吃百家饭长大,脑子也不灵光,从小就跟着丁虎厮混。

    “尽欺负没有爹娘撑腰的孩子,算什么本事?来人啊!!出人命了。”丁香大喊,“你们几个,还有点良心没?快帮着止血啊!”

    几个胆小怕事的丁虎跟一起帮忙把蒜头扶了稳。我慌慌张张地从篮子里抓起一把草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捏出药水就往伤口上敷了,蒜头昏昏的,一直哭着喊着疼。

    丁香气势毫不输丁虎,她对老虎总是这样,一点都不怕,勇敢得很,我以前还猜测,这大抵都是因为姓丁的缘故。

    “看看!看看!街坊邻居都醒了,你带着你兄弟赶紧滚,不然有人报官的时候,我顺便也把你猥亵良家妇女的事抖出来!叫你丁家三代都没面子。”

    “臭娘们,你给我等着。别以为我今天怕了你,我偏告诉你,别说云水村了,你去县城里报官都没用,我家势力大得很。”只怕他现下也不想节外生枝,为了区区一个蒜头去官府走一遭,只是狠狠威胁我们两句,便吩咐一干人带着蒜头撤了。

    丁香这才松了口气,她不是不怕的,只是气势不能输。她这样告诉我。

    “你胆子忒大,不怕老虎报复?”我心有余悸。

    丁香也心虚,“其实平日里他对我倒还算客气,最多被打一顿嘛,还能做出什么来?哼,这几天大不了躲着点,还有赵小乐,他要是保护不了我,就死定了。话说回来,我说的那几句是羞辱人了些,不过他自己讲的话也下流,活该活该。”她思忖一会儿,“要不然,我让爹娘出面,去丁家赔礼道歉?”

    “这样也行,安全最要紧,都是街坊邻居,最要不得得罪人了,尤其是丁家。”

    丁香笑道,“你这人总是胆小,乖得紧。丁虎也看人下菜,不欺负你欺负谁,就算准儿了你今天会走这道给你阿娘拿药,大清早专门堵你咧。”她说罢,忽然又回想起什么事,“对了,蒜头没事吧。”

    我觉得蒜头很是可怜,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伤口并不深,命是要不了的,不过我处理得不好,可能还是会溃烂的过会我就叫刘叔替他看看。”

    没有父母,就没有依靠,被人当狗一样使唤,又像狗一样对待。我一想便觉得心酸,若是阿爹阿娘没有捡到我,我的命运会怎么样呢?和蒜头一样么?还是会早早地在饥寒交迫中死去?我不敢想象,虽然生活艰辛,但因为阿爹阿娘,我有家。

    我的亲生父母呢,他们又是为什么要丢弃我呢。

    或许是出于无奈吧,或许他们也有苦衷。

    我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又有什么重要的,我的父母,只有阿爹阿娘,生恩又哪有养恩大。这辈子我只陪在爹娘身边,好好照顾他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