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威胁(一)

    娘身体不大好,每隔半月就要去中草堂抓一次药。

    天刚亮,爹就去庄稼地里了。阿诺还睡着,自然是我去走这一遭。

    春寒料峭,尤其是早晨,刚蒙蒙亮的时候,连空气都湿湿的,风吹起来还带着丝丝寒意。我特意穿了件厚衣裳出门,还是被寒气扑了个颤栗。

    中草堂的刘叔对我很是欢喜,常常夸我,让我做他儿媳妇,我只是笑笑。

    其实我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因为就是他的一句,“这孩子可真不错,亲生的都没那么孝顺。”才让我知道我并非阿爹阿娘所出。可我并不十分介意和难过,他们待我很好。知道这个秘密之后,反而坦诚相见,在后来的日子里,阿娘也总问我,哥哥好不好看之类的话。这倒有点让我不知所措,我不是很排斥童养媳,但对于程诺,我还是偏向于看待哥哥一样看待他,我想,程诺亦把我当妹妹。以后的事,还是再看父母的意思吧。

    刘叔人是真的很好,即便他无意中透露了一个大秘密,可他的话从来没有恶意,也总照顾我们一家,有些药他不向我收费,抓药时分量也比旁人多,总是一抓一大把。

    我照例配了药,准备回家。可走了半路便看到丁虎,他意图好像很明显,直往我这儿来,眼神恶狠狠的。我觉得不妙,马上折返准备求助刘叔,可没走几步丁虎同伙便从四面八发走了过来。我心一横,如果他们胆敢作甚,我就用最大的嗓音求助,最好能够把村里人吵醒。

    “你别担心,我这人啊,一向是对人对事。你哥哥和我的恩怨与你无关,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话说回来,我能把你怎么样?”丁虎摊开手,吐了一口唾沫,“回去告诉你哥哥,这云水村以后是谁的地盘自己掂量掂量。别他妈瞎管闲事,惹急了我有他好果子吃。”

    我紧紧皱着眉头,“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你怎好意思对一起长大的女孩们做见不得人的事?但凡你规矩一点点,我哥哥也不至于动手。”

    “哈哈哈动手?程诺这瘦鸡儿样的身板有资格动手吗,他打得动吗?哈哈哈叫你家煮饭多放点米,别到时候程家唯一的儿子被我狠狠踩在脚底下动都动不了。”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啧啧我忘了,你家可没钱,看看你,和你哥哥一个样,瘦得要什么没什么。我还不稀罕调戏你呢哈哈哈哈哈。”

    简直没脸没皮,我脸一红,懒得和他们争论。

    “大哥你看,这小妞还脸红了呢嘿嘿嘿。”

    “哟,你脸红什么呀。莫不是哥哥我讲得不对。”丁虎笑得一脸猥琐,“那你倒是脱了你这棉被似的衣裳,让我们公平公正客观地品鉴一下?”

    四周哄堂大笑。

    我煞红了脸,本只觉得他不过是仗势欺人了点,现在真觉下流得很,难怪哥哥打不过也要打他。简直活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