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云水村(二)

    回到家里,只看到阿娘在厨房做饭,饭香阵阵传入我鼻子里,勾起我肚子里的馋虫。我忍不住奔过去,鸡蛋在锅里翻炒几下立即变得黄澄澄,滋滋滋的冒着油泡,“阿妈,这几天为啥你尽做好吃的呀。”

    要知道,鸡蛋可是很珍贵的食材,我和程诺以前只有在生辰的时候可以吃到。阿妈笑着回答,“吃鸡蛋不好吗,明天咱不炒鸡蛋了,改煮鸡蛋。”我只顾着开心,来不及想家里怎么突然有那么多鸡蛋了。

    “来,尝尝咸淡。”阿妈用锅铲铲起一小块,“小心,别烫着。”

    我吹了还没五下,便迫不及待地一口吞了。嘴里都是鸡蛋的香气,当然,我也被烫得乱蹦乱跳的,阿妈嗔怪我像只急猴子,“快把你哥你爸喊回来,叫他们回来吃饭。怕是再不回来,这鸡蛋全进了你的嘴儿。”

    我一边跑出家门,一边囫囵把鸡蛋吞了下去,意犹未尽。

    路边的芦苇随着风摇摆地很整齐,放眼望去,是一片摇摇晃晃的绿。风吹起我的衣角,把蝴蝶吹到了我头上,我不忍驱赶它,白白的一只,很是好看。身后的泥巴路留下我一串的脚印,蝴蝶跟着我飞,隔壁家李婶养的小黄狗也跟着我跑。

    到了田埂,我摸摸小黄狗,“去,我可没骨头给你吃。”它好像听懂了我的话,可怜巴巴地摇着尾巴。

    程诺和老虎在打架。

    老虎不是真的老虎,他是丁大海的儿子,全名丁虎。

    老虎是村里出了名的混子,仗着爹有钱,不学无术,无恶不作。他最看不顺眼的就是赵小乐,因为赵小乐和丁香走得近,当然,他也很看程诺很不顺眼,因为程诺总是帮着赵小乐。

    我着急地跑过去,边跑边喊,“别打了,别打了,阿爹!阿爹!”

    老虎一听,顾及着附近还有我爹,于是住了手,临了还狠狠给了程诺一拳,这才匆匆逃跑。

    程诺瘦弱身板哪里打得过他,早就青一块紫一块了。

    我心疼极了,“哥,他为什么打你啊。”

    程诺死不承认,“你看清楚了么,什么叫他为什么打我,你应该问我们为什么互相打架!明明是我们打得平分秋色,打得不相上下,打得难分胜负。他也挨了我不少揍,你看到他右脸红红的吗,那就是我打的!哼哼。”他一连串用上排比和整句,听着甚是激动。

    我点点头,不以为然,“哦,所以你们为什么互相打架。”

    他刚想说话,阿爹就从不远处的田埂闻讯赶来,“你这死兔崽子居然还打架斗殴!”

    程诺心虚,于是赶紧拉着我跑,“找个阿爹看不到我的地方再告诉你!”

    他气喘吁吁地一口气拉着我跑到小山坡高处,一股脑儿躺下来,也不管地上都是泥巴,咿咿呀呀地喊痛,好看的脸皱成一团。我赶紧掏出手绢,在溪水里打湿了再给程诺擦伤口。

    程诺一边叫我轻点,一边捶胸顿足,很是义愤填膺。他说,“丁虎这流氓,但凡看到女生好看就调戏。今天没把他揍够就跑了算他走运,下一次得叫上小乐,还有大俊,狠狠整他一顿,看他还老不老实。”

    到底是谁揍谁啊。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程诺皱了皱眉头,“你别就只会笑,见到丁虎那帮子人,你一定要离他远点!”他站了起来,比我高一个头,我索性也就不擦他脸上的伤了。

    程诺还没说够,“他要是敢调戏我妹妹,老子叫上兄弟烧了他家!”说罢还作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忍不住拍了他一下,“打打杀杀的,和老虎那样的混子有什么区别呢。他家有权有势,我们可惹不起,放心,我看到他肯定躲得远远的。倒是你,别主动招惹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