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云水村(一)

    赵小乐他老不闲着。

    这天,他采了朵丁香花送给我,一脸含情脉脉:“小念,你比这丁香花还漂亮。”

    就在半个时辰以前,他也文邹邹地着这丁香说过同样的话。赵小乐没有读过什么书,可家境还算殷实,在云水村赵家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他说,去学堂和要了他的命似的,学堂里除了茅房好,其他哪儿都不好。可对着丁香,他非得蹩脚地拗几句诗句,“丁香不愧叫丁香,你和这丁香花一样漂亮,不!比它还漂亮。喏,你看我,算不算闻花识美人?”

    想到这里,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赵小乐皱了皱眉头,有些不乐意。“你笑什么,我夸你呢。”

    “我挺开心你夸我的,所以我是开心地笑。”

    其实丁香就站在他身后,气得小脸通红。赵小乐浑然不觉,自我陶醉,他继续补充道,“那是那是,我这叫,闻花识美人。”

    丁香一个健步上前,把丁香花恶狠狠扔到赵小乐脸上,“臭不要脸。”她瞪了他一眼,又拉着我,“咱俩快走,别理这人。”

    赵小乐才反应过来,在我们身后一个劲地大喊,“丁香!你们别走啊!听听我解释嘛。”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我,我的哥哥程诺,丁香和墨香,还有赵小乐一同长大。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云水村,连县城都极少去一次。

    听赵小乐说,县城可大了,那个叫张记包子铺的包子又大又香,花样不知道比云水村多多少。还有县城里的姑娘,穿得褂子花花绿绿,马尾辫扎俩绢花,洋气极了。县城里还有胭脂铺,果子铺,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富庶又热闹。

    他说的县城是离云水村最近的罗塆子县,他逢年过节都会去上一次。回来的时候,总会给我们带绿豆糕杏仁豆腐还有风车糖人什么的玩意儿。

    因此,丁香,墨香还有我,对罗塆子县十分向往。

    墨香说,城里普通人的房子肯定都是用红砖造的,猪羊养了一摞。我们村最有钱的丁大海都没用红砖造房子,对照着丁大海的家,我觉得墨香肯定说得太夸张。

    丁香在我们几个女生里模样最漂亮,瓜子脸杏仁眼,十几岁出落得亭亭玉立。她最感兴趣地当然就是城里的姑娘,她老问赵小乐城里的姑娘美吗?有多美呢?

    赵小乐当着她的面自然是不敢说实话,这个时候,他就冲我比划,“也没多美,哪有你美,最多就长程念那样,小脸小身板。程念好歹皮肤白,笑起来还有梨涡,城里的姑娘晒得黝黑黝黑的,贼不好看。”

    丁香听罢摆弄自己辫子,满意都体现在她笑盈盈的脸上,我也听得不好意思。县城里的女孩子据说都不用干农活,没有日晒雨淋,肯定水灵灵的。

    确实,私底下赵小乐经常冲着我哥哥程诺感叹,啧啧啧,城里女孩真是美,脖子以下全是腿。那销魂的眼神,恨不得一个月去三十次县城。

    程诺总觉得赵小乐满嘴跑火车的,他的话向来只信一半。他是我们几个里最不向往城市的,他说,罗塆子县哪有云水村好。

    云水村有阿爹阿娘,又有那么多小伙伴。仔细想想,村头的铺子也有不少吃的用的,酸果糖连县城都没有呢。我们虽然贫穷,却过得快乐,衣可以弊体,食可以果腹,其实什么也不缺呀。

    我深以为然,赵小乐啐了我哥哥一口,“呸,你懂个什么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