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死亡

    “四小姐!!”身上的血源源不断流出,几把草药根本止不住,小兵又惊又怒,转头只见同伴举着枪赫然对着我,“你疯了么!长官有准许你随便开枪吗!!”

    “信不信我也一枪崩了你?难怪方才有意支开我,原来计划着帮这贱人逃跑啊。呵呵,不过现在是没机会了,待我了结了她,再于你算账。若识趣,赶紧给我滚开,不然子弹无眼,别怪我走火。哈哈哈这功劳是我一个人的了。”

    “不!你别开枪。”

    枪口对准我的心脏,其实身上任何一个地方再中一枪都能轻易取我性命。若是子弹穿透我的心脏或许…也能死得快活些呢。我躺在血泊中,雪轻轻落到身上,再晶莹透亮都融成骇人的血水。

    “砰!砰!砰!”枪声接连不断震动鼓膜,我浑身痛楚,眼前只是白茫茫一片,亦分不清再痛再痛,又是如何的痛再多几枪到底是在我身上,还是他人身上

    我听见四周飞驰而来的马蹄声脚步声我听见哀嚎求饶声

    又是谁在为我低声哭泣。

    我忽然觉得我置身于黑暗,孤身一人,不断下跌再下跌,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我看见的是仿佛无边无尽的黑吞噬着我,

    我听见汽车焦急鸣笛

    我听见来来往往匆忙脚步

    我听见有人急切地抱着我他喊我,“念念!!快醒过来!”

    阿诺,是你么是阿爹阿娘么。

    我是在做梦还是死了不对的,我一定是快到家了。真好,再没有人会欺负我了我不用再害怕了

    我没有害人,却没有人相信我。

    当鞭子落到我身上的一刻,我才清楚,恨这个词,对他们而言,何等扎心入骨。

    我好想云水村啊,那里有阿爹阿娘。

    “念念,不要睡不要睡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程念,你若敢死,我一定不会让程诺好过!”

    他在哭吗,还有谁会为了我哭呢。

    雪飘在身上,我感觉不到冷。

    又是谁在幽幽地唱:

    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

    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

    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

    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

    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我看见我自己,对着镜子贴花黄,一袭红绸嫁衣盈盈衬着我明艳的脸庞。

    我看见阿娘细心梳着我瀑布似的黑发,“一梳岁岁平安,二梳夫妻和睦”她笑得温柔,“念念

    念念不忘我的女儿,寻了个好人家,定会子孙满堂,福寿安康。”

    我看见阿诺对着我笑,夜空里的星星特别明亮。

    那年,我十七岁。

    死去,竟是这样的解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