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冷月

    我又一次在疼痛中失眠。

    从残垣透过几缕月光,隐约能看到落寞的灰,绕着光,飘得很缓慢。

    听得乌鸦第四遍叫声,我实在按捺不住,有些费力地从床榻上爬起来。

    可我没有力气再下床走动了,蜷缩成一团,将头埋向着膝盖的那一瞬间,我看到那一道道伤痕,渗着血,狰狞地蔓延在原本光洁的肌肤上,黑夜里显得更触目惊心。

    到底过了多久呢?五天?还是十天?我有点恍惚了。

    漫漫长夜,度日如年。

    我想念在云水村无忧无虑的时光,那里有阿爹阿娘。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断然不会跟着那个将头发梳得服服帖帖,一身得体西装的瘦削管家来到十里洋场。

    我记得,他摸着两撇胡子对我恭敬地说着,“小姐,您该回家了,大帅和夫人寻找了您整整十四年。”

    我是被阿爹阿娘收养的,他们视我如己出,连童养媳都舍不得我当,尽管阿诺很喜欢我,待我很好很好。

    云水村的人从未见过汽车,更何况是黑得发亮的高级汽车。在灰头土脸的矮房低舍衬托下,显得极为格格不入。我走得那天,村民熙熙攘攘地围在我家门口,阿诺冲了出来将我抱住,我也忍不住大哭起来,“阿诺,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阿爹阿娘,我就去一会会,然后再回来好不好,或者把你们接过去。”管家不动声色地挡开了阿诺的身体,冲我微笑“小姐,我们该走了。”我看见阿诺想要和我说些什么,终究却压抑了下去,眼眸底下是无尽的悲伤。

    大概是三年前了,我还记得下车的一瞬间,再也忍不住一路奔波的晕眩,尽数吐在院落的汉白玉台阶上,我也记得我破旧的草鞋,是怎样污染宴厅那条名贵的波斯地毯的。

    可后来的事我不愿再记起来了。

    而我也再回不去了,云水村阿爹阿娘去哪了呢。

    天渐亮,换上了薄薄一层蓝,飘飘扬扬洒下漫天晶莹。

    下雪了。

    也是大雪纷飞的日子,当卖火柴的小女孩划亮最后一根火柴时,她见到了她的祖母。

    窗外悉悉索索传来脚步声,我警觉起来,我想,如果真是他,嘴角已经苍白,寒冷和痛楚一阵一阵袭来。如果真是他

    “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你们给我搜仔细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其他人,随我去东南方向。”

    “是,长官。”

    我强撑着身体躲在床板下,灰呛进我的口腔,我却忍着不能发出任何一句声音,绝望的时候,或许是感觉不到眼泪的。

    我在想,如果他并不爱我,我可以离他远一点,我不会凭着父辈定下的一纸婚约强嫁于他。我也不会借着正统大帅府四小姐的身份去害祁悦。

    他那么地爱祁悦,又是那么地厌恶我。

    两个小兵推门而入,我屏住了呼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