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54 衡山论剑(三)

    洪峰听我如此说连忙站起起来胳膊一扬拦住了下边还要上来的人接过我扔过去的药瓶取出了药给被我玄冥神掌打伤的几人吃了。

    我冷笑道:“你们三位都是高人手下人多势众怎么常胜寒、燕归来你们两个的手下弟兄怎么不上来?”

    不等二人答话洪峰将三个伤号放下飞身跳上会仙桥稳稳站在铁链上沉声说道:“我洪峰本没有心想争夺这个天下第一红星兄弟几次相邀甚至出手相逼我奉陪便是!”

    “哗!”下面无数洪峰的粉丝齐声喝起彩来有不少女玩家还大声尖叫大呼“洪峰好帅”之类的话甚至有些只能较高的npnetbsp我对其他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见洪峰同意跟我比武心下高兴我倒不是想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的只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是我功夫高还是他武艺强。

    洪峰摆了个降龙十八掌的架势凝神说道:“你出招吧!”

    我道了声好身子顺着铁链平平滑出膝不弯退不去就那么直接飘过去眨眼之间便到了他近前左爪一扬一招“黄裳元吉”猛插他脑盖右爪中宫直进一招“日中见斗”狠掏他心窝。洪峰不敢怠慢双臂一晃左膝在前微屈手心略扣一招“潜龙勿用”便打了过来。

    潜龙勿用全部劲力都散在四围刚猛异常中心反而是柔劲我并不跟他接触左爪顺势夏花外挑一招“日获三狐”抓他肋下右爪使“小人革面”反挑他下巴。

    洪峰见我攻势甚急少退一步左臂封住门户右掌穿出正是一招“见龙在田”比前一招攻势更上升了一个档次。我含胸卸力左爪向上托他手肘五指猛拿他臂上要穴右爪仍取攻势撕扯出丝丝劲风。洪峰再退一步双膝屈起脚尖点在铁链上作势跃起双掌一前一后一上一下推来正是一记“或跃在渊”我知道他以后招数一招威力大过一招却仍是不退反进双爪使出九阴神抓中的绝招跟他交换了两招洪峰猛然身子跃起双掌当头推来正是降龙十八掌中威力极大地“飞龙在天”。

    九阴真经内力不如九阳神功强横九阴神抓走得也以灵敏见长的路子我见他来势凶猛并不硬拼脚下一错步身子陡然向左侧倒过去两脚勾着铁链疾走两步来到洪峰身侧猛地从右侧倒转上来双爪疾向洪峰要害抓去。

    洪峰一招走空立即大吼一声落回铁链立即便是一记“亢龙有悔”紧跟着“突如其来”“神龙摆尾”三招连使我飞身而起展开九阴神抓中的绝招跟他斗在一处。

    一连交手二百多个回合洪峰双足牢牢钉在铁链之上每一掌拍出都似有千钧之重我把九阴真经的威力挥到极致链上链下前后左右绕着洪峰不住旋转双脚没有一刻是站在铁链上全身舞出一团黑影绕着他如狂风暴雨般猛击整个衡山之上都鸦雀无声全都凝神观看两大高手之间的终极较量。

    我俩一口气拆到一千招之外仍然不分胜负虽说狂风暴雨不可持久但我胜在九阴真气恢复度快而洪峰虽然不动消耗得内力却不比我少一直打了半个多小时仍然谁都奈何不了谁。

    斗到酣处洪峰大喝一声既然招式上分不出高低我俩比拼内力三掌定输赢!说着也是飞起一招“震惊百里”一掌凝聚着九阳真气向我打来我也道了一声好运力推出一掌。洪峰九阳极热我是玄冥真气极寒两种内力刚一相碰立即出“噼噼啪啪”尖锐的薄鸣紧跟着双掌碰撞立即出一声闷响我俩同时折身向天上飞起手足并用又交换了几招紧跟着又对了一掌我只觉洪峰内力极其炎热比之曾经遇到过的“火焰刀”内力还要深远而且浑厚无比好似山岳一般我急忙运起内力浑身蒸腾起丝丝白气。

    我俩双脚落在铁链上齐声大喝双掌推出我以九阴真气加成寒冰真气催动玄冥神掌对他的九阳神功支持的降龙十八掌四掌相对我俩身子都是一震当即咬牙拼命运转全身内力向对方攻去不过三秒钟我俩脚下胳膊粗的铁链出“啪啪”脆响竟然一起断成了数段我俩竟有默契一起把内力猛吐借力向后跃去跳上悬崖两岸。

    我两人隔着悬崖相立我略一查看状态已经是出现了红字的内伤警告我也不吃药大声说道:“拳脚、内力都比完了现在我们来比兵器我用倚天剑你用屠龙刀再来比过!”

    我反手正要抽出倚天剑洪峰连忙摆手:“红星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天下谁能当之?我虽然有屠龙刀在手但刀法实在是不怎样我拳脚内力都不能胜你兵器又不如你自是输了一筹。”说着向我拱了拱手然后缓步从一边绕下来。

    我没有拔剑只是看着燕归来那燕归来站起来说道:“我的六脉神剑耗费内力太巨如果是在乱战之时我乘机吸取别人的内力还可跟你支持单打独斗我也不是兄弟你的对手。”说完便坐下。

    我一皱眉再看向常胜寒他皱眉看向我:“我们两个交过手的我的金蛇剑也不是你的对手。”

    我冷笑一声:“你说你的金蛇剑不是我的对手我不用倚完取出了凝碧剑拿在手里“我用这把凝碧剑跟你过招如何?”

    常胜寒上前走了几步忽然叹气道:“我们两个在杭州城外交过手的千招之内我们不分胜负不过之后……唉还是不如九阴真经回气迅这一仗不打也罢你便是玩家中的完连连摇头重新又坐了回去。

    一听这两位如此作为我不喜反怒我要争的可不是什么天下第一正要作忽然后山方广寺那边传来一个人声:“有我在此谁敢称天下第一!”紧跟着飘来一个人影。

    这人浑身白衣飘飘锦袍玉带腰挎长剑温文尔雅一个富家公子哥般的人物极是英俊身法又极高妙一闪身功夫便来到我身旁向下边众人抱拳施礼:“我是神剑门掌门金风听说这里有人举办什么衡山论剑争夺玩家中的天下第一所以特来看看顺便也弄个天下第一玩玩。”

    我眯缝起眼睛冷声说道:“你就是那个在游戏里搞传销的神剑门掌门?哼哼我那门人摘星子可是被你杀的?”

    金风朗声一笑:“哼那小子害我收不到秦琼、罗成二人死不足惜如果得了秦琼、罗成两个大唐江山此时我最少也能得了一半了!”

    “你杀了我的人还敢来我衡山难道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得么?”我把手中凝碧剑一晃摆了个架势便要出手。

    金风不慌不忙伸出一只手指头:“第一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要杀你易如反掌第二你勾结南疆死灵意图吞并我中原。”说着他向下边众人说道“南疆天尸教残杀成性凶狠异常诸多武林同道都惨遭杀害无论玩家还是npc凡是落在他们手上的统统被咬成僵尸。急得前些时铁掌帮攻打衡山峨嵋派灭绝师太亲自带领座下弟子前来衡山帮助抵御来寇这红星不但不思回报反而趁乱夺了灭绝师太的倚天宝剑这等小人也配做衡山派掌门也配做天下第一么?何况他本身便是僵尸出生便在天魔岭跟那天尸教群邪勾搭连环狗扯羊皮并且还做上了人家教主之下九龙使者之一位置殊为显赫前些年那天尸教主派红星来中原在那时便有意图染指中原五国这红星不负众望得了衡山大家可曾想过这衡山正是南疆通往外界的唯二通道之一另一条出口在大理大理段氏兵强马壮天龙寺高僧又有降魔妙法他们只有从衡山出来。”

    下边洪峰略一皱眉然后说道:“红星兄弟当日和我联手抗敌斩杀查理、奥拓集团无数我知道他虽然不拘小节脾气不好甚至有时滥杀同道但是在大节上却从不马虎……”

    金风一摆手:“那时是外国玩家跟我们中国玩家之间的争斗现在矛盾变了是南疆死灵和我们中原华夏人族的矛盾他本身就是一个僵尸如今又身居衡山派掌门这就等于替天尸教打开了出山的门户同时也守住了我们攻打南疆的大门这条看门狗殊为可恶若不除去天尸教数百万死灵大军一来我们就全都完了!”

    我冷笑一声:“天尸教是天尸教我衡山是衡山我为什么要听天尸教的?天底下还没有谁能够让我听命是从的金风你杀了我的人今完把凝碧剑一摆一招“回风落雁”向他胸口刺过去这回风落雁剑虽然等阶不高但是我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一招之后更有六招相随对方无论怎样抵挡都又有六招变化若是敌人武功稍差立即便会命丧当场。

    金风轻笑一声:“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想杀我?妄想!”他身形向后陡然退去右手一抖取下腰上长剑迎风一抖闪出一把精光四射的大宝剑剑身宽阔剑刃极长跟司空寥拿的那柄宝剑型号差不多一样大光芒色彩却又在其之上金风随手一剑向我刺过来“我这天子之剑只有天子才配拥有哼哼我迟早都是会统一大唐的!”

    本来我那一剑劲道极强后招又足本以为他会退让或是拦架哪知道他看似漫不经意地一剑刺过来一道利闪竟然从我剑芒之间透了过来直向我脸上刺过来我吓了一跳后招全被对方一剑打断不敢大意急忙向后跃出三丈之外。

    金风也没有进逼只是摆了个很酷的造型说道:“天下剑法为独孤九剑是尊哈哈红星你为什么不使你那七十二路辟邪剑法?看看我这独孤九剑能不能破得了你!”

    我冷哼一声二次欺身上前剑光指点一招“流行飞坠”金风挺剑刺来我不等招式使老脚下错步踏在艮位反身一记“江上弄笛”金风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变招如此迅立即再次转剑斜刺我早已转到他左侧一招“紫气东来”刺过去。

    独孤九剑是以无招破有招我的辟邪剑法虽然有招有破绽但却图一快字等对方看到破绽来破时我早已经变成下一招而九阴真经对辟邪剑法的身法又有极高的加成我俩双剑并不相交都是一触即收打了一百余招都未碰撞一声我俩这个境界只是拼度两道人影绞在一起剑光和月光交相辉映只听“呼呼”风声不绝于耳。

    那独孤九剑中的“破剑式”殊为难缠虽然比我招式慢了半拍但每次都能后先至截断我的剑招数次破解我的凌厉攻势我俩都是不服输的人咬紧牙关拼命狠斗一直杀到千余招开外我猛地一提气却觉一空偷看一眼属性面板不禁黯然失色真气值竟然将要见底我们这种高手之间的拼斗饶是九阴真气回气度极快也供不上消耗对方却是觉察出了这一点把一口天子之间使开大开大合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威势向我猛攻。

    “叮!叮叮叮!”就在我将要落败的时候忽然金风剑上传来一阵脆响仿佛金铁交鸣紧跟着“嗤嗤”风声响动金风向后连翻三个筋斗才躲过了这一连串的无形攻势反身落回地上虎着脸大声说道“能把无相劫指练到这种地步的那一定是寿佛出手了?”

    下边寿佛双掌合十站起来高颂佛号:“无量那个寿佛!你跟我师弟斗剑已经千余招如今‘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明天景色势必更美大家再来比过如何?”

    金风把天子剑重新挎回腰上向寿佛一抱拳:“红星在我之前连斗书名高手尤其是跟洪峰这样的级高手比斗我也不愿意占他这个便宜只是寿佛大哥你可知道你这个师弟跟天尸教的关系?”

    寿佛一皱眉点头道:“略有耳闻。”

    金风叹道:“他跟你们是结拜兄弟你可知道他跟那真阳也是结拜兄弟?”

    寿佛呵呵一笑:“我兄弟有他自己交朋友的自有他跟谁结拜都跟我无关。”

    金风一愣随即脸色如常略一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寿佛大哥我早闻你跟天尸教有仇现在天尸教眼看就要打破峨嵋试问如果天尸教带着数百万的死灵杀过来你这个兄弟又是这个要冲之地衡山的掌门你说他应该帮着谁呢?”

    寿佛一听跟道:“我兄弟自有他的主张天尸教主跟他师兄弟我们跟他也是结拜兄弟他要帮谁便帮谁好了这些事情我们也没有权利勉强……”

    我一听这话便知道寿佛和的却是实情我上前两步大声怒道:“金风你也不用离间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我说过了衡山是衡山天尸教是天尸教那天尸教若是真灭了峨嵋来我衡山我自会杀他个片甲不留这衡山是我私人的基业跟天尸教没有一点干系!”

    金风听完这话立即就笑了哈哈大笑内力震出响彻云端忽然止住说道:“你说此话可是当真?”他双手互拍忽然山下飞驰而来一个白衣少年那人轻功极高眨眼之间就来到近前跪在地上道:“师父人已经带来了。”说着放下背上的一个口袋。

    金风摆摆手让徒弟退下把手凭空一点那布袋口上的绳结立即粉碎从里边滚出一个人来。

    只见那人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穿着一身黑衣已经是被抽打的破破烂烂满是血迹双臂反剪四马倒攒蹄捆着半跪在地上长得倒是颇为清秀嘴里塞着破布并不挣扎转头四处观察忽然看到我眼里一亮。

    金风一脚踢在他后背把他踢得趴在地上伸脚踩住后腰朗声向下边说道:“这个人就是天尸教教主真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