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40 血战杭州(四)

    甘草飞身上前一招“抽髓掌”里的绝招向马喜打过去马喜法王被三人死死抱住不能躲闪不得已跟甘草硬拼内力两人四只手掌一碰马喜法王立即感觉到自己内力如洪水泄闸般从双手向对方涌过去。

    马喜法王知道对方是星宿派仅仅练就化功的三个玩家中的第二位功力极为强劲此时内力被对方吸收化去顿时暗自惊惧双臂用力连挣了几下都没能挣开双掌就如跟对方手掌黏在了一起自己不但内力迅流失连内力上限都开始缓缓下降。

    马喜法王毕竟是玩家中少有的高手虽败不乱猛然张口怒喝一声好似凭空打下一声炸雷九阳神功催动气火焰刀向双掌猛然涌去双掌上火光猛然冒出三尺多长。甘草猛觉眼前一热双掌痛不可当急忙后退。

    马喜法王这一会的功夫已经被甘草化去数百的内力上限气得恼怒不已身子一震双手火焰刀连劈死死抱住他的三个人立即齐声惨叫三颗血淋淋的人头滚落在地。

    马喜法王怒吼一声把三具无头尸体踢倒身子一弯陡然向甘草冲了过去双掌一合两道火焰刀交叉成十字挂着破风之声向甘草当头劈去。

    甘草双掌已经被他火焰刀灼伤此时马喜法王的十字火焰刀把甘草周围十米多远的范围全都笼罩进去眼看他万难抵挡忽然马喜法王身后有人说话:“哎哟喂!你这大喇嘛脸色暗印堂黑满脸死气已经是毒入膏肓竟然还敢咋咋呼呼地蹦跶嘿嘿我老人家就慈悲把你无痛无痒就送上西天吧!”

    马喜法王大吃一惊来不及再杀甘草左掌刀依旧竖劈向甘草右手刀陡然转向横扫向后方削去将后面偷袭那人逼得向后退去猛然手腕上一紧一条绳索套住他奋力回夺对方也是立即回拉马喜法王如此厉害的功夫竟然不能将绳索扯回来。再看那人只见一个干巴巴的小矮子又黑又瘦跟个非洲难民似的头顶别着一根黑黝黝的玄木簪子一对小眼睛眯缝着薄薄的嘴唇紧抿身上穿了一件宽大的镶金丝黑袍一只手上带了四只闪闪光的戒指怎么看怎么是一爆户此时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手里提着一条绳索另一头正套在自己手上。

    只听那人说道:“马喜喇嘛我星宿派的武功虽然不怎地但也容不得你来欺负嘿嘿看我这条上吊绳如何?”

    甘草奋力接下马喜法王一记火焰刀见了这人立即兴奋地说道:“师兄!这喇嘛投敌卖国我……我打不过他!”来人正是星宿派的大师兄上官云顿!

    上官云顿瞥了甘草一眼随即扭头向我隐身的地方说道:“红星兄弟这喇嘛就交给哥哥我了你去杀了那个外国黄毛看他站那么高一个劲地光心烦!”

    我朗声长笑:“上官大哥在这里小弟我自然放心不过还得先杀了这个杂碎!”我足下一点身子陡然向一旁弹出手中倚天剑一招玉萧剑法中的“箫史乘龙”猛然向角落里的大德行一刺去。

    大德行一正骂了一声:“八嘎!”抡妖刀向殷雷砍去原来跟他拼斗的魅姬此时已经被一队圣殿骑士冲散了殷雷手里没有能够抵挡得住他妖刀的兵器圣火令虽然不怕一来他没有相配套的武功二来他也怕圣火令被人抢走是以只是不断躲闪而那大德行一正是要杀了殷雷爆圣火令是以一路抢攻而其他明教众人全都被圣殿骑士冲散便是相救也来不及。

    大德行一大喝一声回刀架住我的倚天剑我向殷雷道:“你小子怎么还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万一挂了爆出圣火令来对中国玩家的损失你能负责得了么?”

    殷雷笑嘻嘻地道:“你们都出来杀敌我怎么能自感落后?再说我也是学了半部九阳神功和鹰王擒拿手的一般人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惜出来时候没有拿来殷天正的白虹剑要不然也不用怕他这妖刀了。”

    我一皱眉:“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今天东邪西毒各路高手全都来了你小子要是被他们波及到只需动动手指你就成了渣了!”

    殷雷吐了吐舌头惊问道:“东邪西毒都来了么?他们在哪里啊?”

    我点头道:“不单单是他们俩老顽童和杨过也都来了……”

    殷雷立即说道:“杨过也来了?他可是我的偶像啊他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我冷哼了一声没有答他的话一招“平沙落雁”向大德行一横削过去他横刀一封我手腕一翻变作“大浪淘沙”由头至腰向他卷过去一套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向他连绵不断地攻过去。

    现在回风落雁剑已经被我练习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一经使出满天都是剑光把大德行一全身都给包裹进去。大德行一哇哇大叫被我逼得连连倒退把一柄妖刀左挥右洒格挡我的宝剑倚天剑和妖刀村正连续不断地碰撞“叮叮”之声密如骤雨连成一片。

    我把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法堪堪使完一招“八方归元”一连八剑向大德行一削去他眼见数道寒光猛然射来吓得吃了一惊急忙挥刀抵挡“叮叮叮——喀喇!”前三剑都被他挡住等到第四剑的时候刀剑一碰那妖刀村正的耐久度终于被倚天剑砍到了零咔吧一声断成两截!

    大德行一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被视为神兵的妖刀村正竟然被削断成两截一迟疑间被我一招“泉鸣芙蓉”倚天剑一刺、一旋从他胸口穿入手腕翻动左右一转被我在胸腹之间豁出一个大大的洞口来都能看到背后的东西这小日本临死之前还骂了一声四肢一阵抽搐蹬腿挂了!

    大德行一挂了之后爆出来一样东西正是那把断成两截的妖刀村正我伸手捡起来收进黄金戒指里边然后对站在一旁的殷雷说道:“你小子自己小心吧。”我指着大教堂顶上的一米阳光说道“我要去杀了那个外国佬!”

    这时大教堂对面的一座三层酒楼之上突然想来一阵琴声——铮铮铮铮每响一下就震得众人心脏都是跟着一跳大家心里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白衣少年盘腿坐在楼顶正在挥手抚琴正是旷凄凉。这时酒楼旁边的一间当铺房顶又响起几缕清澈的箫声玩玩转转混在琴声之中逐渐上拔大家扭头一看却也是见过的况凄凉这叔侄俩又要合奏!

    旷凄凉朗声说道:“各路朋友尽管杀他们!他们有圣光护法增加自己和削弱对方那个的属性我们也有声波!”他话音刚落便有两个喇嘛怒骂着飞身跃上房顶向他冲过去旷凄凉轻喝道“看我七弦无形剑!”伸手在琴上向前一拨一阵流水般的音波响过琴上立即射出一道金色剑光向那喇嘛射去他这音波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出现了特效。

    那两个喇嘛也就是桑杰师弟的水平脚刚踏上房顶就见到旷凄凉琴上剑光射来他们急忙竖起金钹一挡当即出“当”的一声他身子一震对方剑气接连不断地射来两个喇嘛只接了十数下连连倒退之下猛然一脚踩空从楼顶上掉了下来。

    “杀!”我一弯腰从人缝中向教堂大门口处冲了过去刚开始的时候不断地闪避前面阻挡的人等冲到勇者剑士人群之前时便再也冲不过去因为对方挨挤得太过密集。

    我展开倚天剑左右一挥立即把两个勇者剑士脑袋砍掉身子猛然向前冲去飞起两脚将两人踢得向后飞去撞到数人我紧随二人身后倚天剑挥舞出一片精光勇者剑士手中的双手巨剑和圣光加持的铠甲在倚天剑下就如纸壳糊的一样一时间肢体与断剑同飞精芒剑光外边又笼罩着一层血光。

    很快杀透勇者剑士层紧跟着里面便是圣光剑士这些是比勇者剑士更高一级的武士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强上不少而且还多了不少强力的技能就算他们防御力再高也经不起倚天剑一击而他们人数众多挤在一起虽然组成阵势却也攻击不到敏捷高到变态的我我不断使出螺旋九影划出九道身影在人群中左突右蹿这时也不讲究什么剑法拆招只是硬砍硬碰好似一头疯的犀牛一头杀透重围。

    冲过圣光剑士层便接触到里边的圣骑士此时我已经是落入了圣光剑士和圣骑士的重重包围之中如果不是倚天剑神利就算我武功再高明十倍也早被乱刃分尸了。

    倚天剑下无坚不摧便是圣骑士的兵器和铠甲也不行什么圣光护甲加持什么级合金什么护体斗气在倚天剑之下全都成了“纸老虎”!那些圣骑士胯下的马都是披着铁甲也被我杀的如宰鸡杀狗一般等杀出重围到达大教堂门口的时候我已经是成了血人这一会的功夫我竟然升了一级!

    后面众剑士纷纷随后追过来我抬头看了一眼教堂顶上的一米阳光等人左手陡然回手打出十余枚黑血神针这些圣骑士们身上都有圣光加持又有护体斗气身上的铠甲防御力更加是强的变态黑血神针虽然厉害但也不能打透这三层强悍的防御。

    不过黑血神针仍然是将众人吓了一跳因为此时我黑血神针的境界也达到了境界一出手便有漫天黑雨的特效甚是骇人。

    趁着后边的众多剑士被阻了一阻我身子一晃身子陡然向上纵起一下子越到一多半的高度这时下面齐声惊呼两大队声光弓箭手一起瞄准我这边射了过来只见满眼精芒把半边天都照的亮了我也被吓了一跳左爪运起内力猛然向前一伸“噗”一爪插入了教堂的墙里紧跟着用左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右手把倚天剑舞出一片精光把身体都给护住那些圣光箭凡是靠近的都被剑气绞成粉末。

    便在这时教堂顶上传来一米阳光神圣的吟唱下面许多人都齐声叫道:“不好!那外国佬要放大招快点打断他!快点!”

    只听一声巨吼打东边飞冲过来一个白衣女子只见她手舞一只拂尘左右挥洒正是古墓派赤练仙子李莫愁的得意弟子白魔女。只见她手腕一抖万千拂尘丝陡然化成三股分别缠住了三名勇者剑士的脖子她怒喝一声手臂一震三名勇者剑士脑袋立即被她硬勒了下来鲜血猛然喷出她飞身双腿踢出将三具尸体都给踢得飞了出去她内力极大三具尸体将后边数人撞得向后退去她踩着众人的肩膀向前疾走。古墓派轻功天下无双她来势极快不过就算她武功再厉害手中没有倚天剑这样的神兵利器却也冲不过如此密集的武士人墙刚冲过勇者剑士就被圣光剑士等人团团围住。

    白魔女如此大的能耐也冲不进来其他高手也都被红云等高手缠住便再没有人过来了圣光弓箭手不断地向我射箭我一手撑住教堂墙上单凭倚天剑奋力抵挡再想网上冲却也无法办到。

    便在这时东边又冲过来两道人影我见了大喜:“燕大哥常大哥你们快点来那一米阳光要放大招!”

    燕归来和常胜寒双双来到立即让在场所有人都士气大振常胜寒一声虎吼反手抽出金蛇剑带着“嗡嗡”的声音划出道道金光一头扎入圣光剑士群中剑砍拳打好似虎入羊群。那燕归来也展开凌波微步冲入人群之中左冲右撞十指抖动六脉神剑射出五彩剑气也杀得众剑士人仰马翻。

    待两人冲杀一阵之后我的心又凉下来了常胜寒金蛇剑虽然也是极品宝剑但也不能将圣光剑士手中的双手巨剑一下砍断七伤拳厉害却也不能下下秒杀三层防护的圣光部队因为他这七伤拳太过耗费真气这样不计成本地狠打猛杀就算是他修炼的神照经也不能支持。

    燕归来的六脉神剑也不能一举就斩断圣光巨剑虽然他每下都瞄准要害射却也不能每次都秒杀对方况且这六脉神剑比七伤拳更加耗费内力他的北冥神功在游戏作用被限制了他只有吸收比自己内力高的人才能增加上限否则只能暂时补充。比如燕归来现在吸东邪西毒等人的内力他才能把内力上限提高到东邪西毒二人的程度否则只能是暂时性补充内力而北冥神功恢复内力的度也不是很快他要想补充内力只有现抓来吸而被他吸过的人内力上限就会大幅度下降甚至是内力全失而最糟糕的就是燕归来不能吸收这些圣光剑士得到内力是以也是畏畏尾不敢把火力开到最大。

    “……吾在此开启时空之门扉呼唤隐觅于明之后诸神……”一米阳光全身都沐浴在圣光之中显得圣洁无比庄严的吟唱让人浑身舒坦不过这个感觉在他们自己人的身上才是舒坦放在对手身上就是麻痹敏捷和六感都受到限制听他越念越急似乎是就要结束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位红衣大主教的大型圣光魔法可是具有毁灭性的众人无不变色“……闪耀的光辉啊化为无坚不摧的剑……”他头顶上的圣光迅有巨大的宝剑凝结成型。

    “西方魔法师休要猖狂贫道在此!”只听一声大喝对面楼顶上出现一个身穿杏黄道袍的道士只见他右手拿着木剑左手觉着令牌脚下踩踏着七星天罡位大声念动咒语“雷公电母诸天法神听我敕令咒鬼鬼消咒神神灭咒金金折咒木木枯咒水水竭咒火火灭咒土土崩……”

    我视力极好随时在黑夜之中仍然看清对面楼顶上那人正是我衡山派的另外一个玩家大高手茅山派弟子太剑天师当初他被冯锡范打败一气之下跑回茅山二次学艺此时已经是四转成为了“天尊”才下山来找冯锡范报仇哪知道还没等回到衡山就听说了杭州这边的事情而且也打听到我也已经来了大宋国他用通讯器没有找到我知道我是已经踏入了宋境才急急忙忙赶来。

    一米阳光的吟唱抢先一步完成只见笼罩他身上的圣光越来越是耀眼最后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他把手中法杖向下一指他头顶上的圣光陡然化成无数道三米多长的光剑向下射来这些光剑威力极大六七十级的高手一旦碰上若是没有什么高级的铠甲和兵器护身立即就会被切成两半。那光剑每杀死一个人立即化成无数把小剑平地如飞刀般旋转四下飞射虽然不能再将高手秒杀但也能将人重创。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