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32 旷野凄凉

    勇者剑士是三级兵种每个都过了六十级身体表面流动的是接近白银色的斗气能够轻易将一根脸盆粗的柱子砍断虽然没有中国繁复多样的武术但配合上西方特有的“三连击”“裂地斩”“冲击波”等技能剑功威力也是十足我的功夫偏向于敏捷跟他们硬拼也是极耗内力他们身上都穿着厚厚的铁甲又有圣光护佑我不能每个都将之一击必杀一旦他们退出客栈外面的高级牧师立即进行治疗很快还会恢复过来。

    我反手将凝碧剑插回背后晃动双掌迎敌仗着诡异的身法在人群之间穿梭玄冥神掌一掌接一掌打出客栈内温度陡降寒气大作。我这玄冥神掌可是用冰蚕为引修炼出来的前五层都是用冰蚕筑基又有寒冰真气配合用九阴内力催动威力比之普通的玄冥神掌又大了数层。

    “啪啪啪……”每一掌都将一名勇者剑士拍了出去飞到客栈门外的路上高级牧师急忙解救却也只能缓解不能彻底化解玄冥神掌的后遗症一时间门外躺了数十名勇者剑士都是脸色铁青浑身冻得抖失去了战斗力。

    转眼间客栈里面只剩下六名勇者剑士在向明教几人围攻黑猫和鬼一笑、殷雷三人拼死抵挡。我飞身来到两名勇者剑士身后两人急忙使出“半月剑法”巨剑横抡交错着向我拦腰扫来我腾身飞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落在明教七人身畔双掌击出正中两名勇者剑士背后当即打得两人大口吐血像两捆稻草一样飞了出去。

    我伸手格住一名向玉石俱焚施展三连击的勇者剑士的手腕顺势一抹他拿着剑的手被迫向上化去正好将两把砍向殷雷的巨剑挡住我左手一掌拍出这名勇者剑士大口吐血向对面两人撞过去我正要再起三掌将剩下四人都解决了忽觉背后风声险恶急忙握着身前那名勇者剑士的宝剑向后划去。

    “当!”的一声我手臂被震得麻当下不敢怠慢一招“怪蟒缠身”身子和巨剑滚在一起猛地向后刺出却是“当!”的一声我眼前一团红云陡然闪了出去我怒哼了一声一剑将一名过来偷袭的勇者剑士脑袋砍下来飞起两脚又将两人踢得向偷袭我那人撞过去那剩下的最后一个也被殷雷的鹰王擒拿手掰断了脖子。

    再看偷袭我的是一个身穿粉色长衫的女孩生的面如粉黛头上带着一支冲天金风钗肤色粉白一对玲珑丹凤眼不断放出慑人的波光两道精致吊稍眉更添万种风云脚上穿着一双粉桃绣花鞋上面还各镶了八颗珍珠比之前些时遇到的魅姬还要更加魅惑迷人。

    我眉毛一挑心想这江湖上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美女高手这丫头刚才跟我交手两招都没有看清他用什么兵器。

    还不等我想完那边殷雷急声说道:“红星大哥小心这小子是东方不败的徒弟红云练全了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你要格外小心他手里的绣花针!”

    我顿时大奇本来一个挺漂亮的妹妹没成想竟然是个人妖!我像看国宝似的正要好好打量打量这个自宫练功的小子那追风已经是大怒用自宫后系统强自配出来的变调声音说道:“你小子看什么看!”然后我眼前一花他已经来到我近前手中银光一闪捻着一只半尺多长的银针向我眉心刺来绣花针虽小却是带着呼呼的破风声仿佛重愈千斤!

    我大吼一声一招“平沙落雁”宝剑直削过去衡山派剑法繁复剑势轻灵我手里拿着的是刚才从勇者剑士手里取来的双手巨剑此时被我使出来却是轻飘飘的仿佛没有一点重量一招“平沙落雁”使得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受到兵器不合手的影响。

    我宝剑刚一伸出红云身子早转到我身侧绣花针带着“嗤嗤”的破风声向我太阳穴刺来我宝剑一横一招“大浪淘沙”巨剑急卷过去红云脚下一错步已经来到我身后绣花针再一次狠狠刺出点向我腰间命门我一招“倒提九重天”巨剑从腋下倒翻上去直刺他胸口。

    我俩针来剑往在客栈里面狠斗起来我们身法都是极快一白一粉两团身影搅在一起其中夹杂着红云绣花针刺破空气出的“嗤嗤”声响我的一柄巨剑走的却是轻灵的路子丝毫声息也无翻翻滚滚斗了上百回合。

    这时客栈门口又来了六个人第一个人身穿一身白衣头戴亮金冠手拿折扇一脸的淫荡像正是游戏中的名人白驼山少庄主欧阳克在他身旁站着一个矮胖子横着几乎比身高都要长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子高瘦手持九环大刀的头陀正是神龙教两大护法高手胖瘦二头陀在瘦头陀身旁还站着一个身材高的和尚身上穿着黄布袈裟眼里满是杀气地瞪着我正是当初挂在我手上的要命大师。在要命大师身前还站着一个个子较矮的日本武士他身上穿着武士长衫手持一柄白鞘武士刀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在这里出现一个欧洲人还不是十分的惹人注意但这样一个日本人出现就太打眼了明教七人一看顿时一起吸了一口凉气鬼一笑失声道:“妖刀村正!你是大德行一!”

    那日本玩家得意地笑笑冲鬼一笑点点头:“很好你能认出我还证明有点见识一会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正在跟红云拼斗的我听得火冒三丈大喝一声:“有老子在这里还轮不到你猖狂!”一招“石廪书声”将红云逼开身子陡然弹到那大德行一面前使一招“雁回天南”双手巨剑陡然反刺一改先前跟红云比斗时举重若轻的剑势而是带着“呼呼”的破风之声直捅向大德行一的胸膛。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我说打就打事先没有一点讯号突然就出现在他的身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刺出一剑那大德行一也是剑道高手危急之中向后急退一步紧跟着把手中村正横着一封“喀喇”一声村正外面的剑鞘瞬间被劲气震得粉碎一抹精芒猛然划出正跟我手中的巨剑相撞这从勇者剑士手中抢来的双手巨剑立即被砍断成两截不过我的九阴内力毕竟不同剑刃虽断剑尖仍然激射大德行一急忙伸手捏住却已经入肉一寸有余鲜血染红衣襟。

    我出招攻向大德行一那红云自重身份没有过来偷袭其他众人也都没有出手干涉。大德行一被我刚才一下惊得满头大汗气得大骂一声:“八嘎!”把妖刀村正双手持定利在身前一对小眼睛中露出骇人的凶光。

    我冷哼一声:“小瘪三敢在这里放肆补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两手相对一拍那柄剩下的半截巨剑立即碎成巴掌大的一块块铁块我双手一抖数十枚巨剑碎块立即带着“呼呼”的破风声向大德行一打过去我反手抽出背后凝碧剑一招“流行飞坠”向他飞刺过去。

    大德行一怒骂一声:“八嘎!迎风一刀斩!”双手握着妖刀村正陡然向我斩来“当!”刀剑相交直震得我手腕麻心里暗暗吃惊再看那大德行一正双手握刀恶狠狠地看着我地上铺了一层我打出的巨剑碎片只不过比我先前打出去的更加细碎周围欧阳克等人也都露出又惊又惧的目光纷纷向上看去只见客栈顶棚上出现一个大大的口子一根檩脊已经被刀气斩断。

    我暗自查看了一下凝碧剑的耐久度顿时暗吃了一惊只这样一击竟然降低了二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凝碧剑只能经得住跟对方相撞二十下就会破碎成一堆烂铁高手过招没有个几百招分不出高下其中兵器相撞甚至多达上千下这妖刀村正果然名不虚传。

    我笑呵呵地收起凝碧剑玉石俱焚大声喊我过去我知道他的意思略微沉吟了一下暗叹了一口气:“明教的诸位兄弟看来兄弟今天是无法把你们都带出去了唉可叹我行走江湖树敌无数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悲怒窝火。”

    玉石俱焚几人拉我过去低声求我道:“红星兄弟我们几个求你了。”他向几位敌人看了一眼“以兄弟你的功夫要想闯出去绝对没有问题只是那个红云有些麻烦一会我们兄弟七个拼死绊住那个红云你带着圣火令快走。”

    殷雷也在一旁说道:“那欧阳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定是在外边布置了蛇阵。”他从脖子上摘下一个黑玉挂坠递给我“这是我那npc爷爷殷天正给我的避毒玲珑你带在身上那些毒蛇就不能咬你。”

    我攥紧拳头并没有接圣火令和避毒玲珑玉石俱焚急道:“兄弟你不要再犹豫了我们可以死这圣火令却不能落在他们手上一旦他们找到了对付屠龙刀的武器外国的那些黑龙、毒龙、仙女龙、钻石龙、圣龙就会大举开过来到时候我们得多死多少人啊?”

    鬼一笑在一旁急道:“他们要动手了红星兄弟你快走我们帮你绊住红云!”说完身子一晃就像那红云冲过去口中大叫着“死人妖且吃我一掌!”紧跟着黑猫和另外三名名叫玩家也大吼一声攻过去。

    这些人武功都是极高的但此时中毒的中毒受伤的受伤实力连平时的一层也不到红云冷笑道:“你这只死蝙蝠也配跟我动手么?”身子一转却是比鬼一笑更快转到他侧伸手抓住他的一条胳膊手腕一拧“喀嚓”一声断骨之声响过鬼一笑一条左臂已是被他硬生生拧了下来!

    鬼一笑一声惨叫旁边两名玩家奋力冲过来红云秀手轻扬只似轻拂三下三人眉心中针那银针在他深厚内力催动之下比任何武器都更加可怕从人眉心直刺入脑三人顿时毙命。

    黑猫怪叫一声身子化成一道黑影向红云冲过去双爪扬起往红云脸上抓去红云伸出银针点向黑猫眉心。黑猫先前被高级牧师用圣光法术折磨元气大伤此时万难闪过红云一击他也压根就没有躲得动向把九阴白骨爪中最厉害的招数使出来红云一针扎入他脑中本以为他会像其他人一样一击毙命哪知道黑猫张口露出一对僵尸牙来一对黑黝黝的利爪已经临身。

    “嗤嗤”两声红云胸口衣服被黑猫抓下两大条来露出洁白的肌肤却已被抓出十道血痕。红云气得大叫一声一手抓住黑猫脖子一手抓住他大腿双臂运力一震把黑猫硬生生撕成两半!

    鬼一笑借这机会纵身扑过去使出全身的力气运起寒冰绵掌打过去一掌正中红云后腰红云尖叫一声向前趔趄两步鬼一笑用仅剩的一条右臂死死抱住红云一条右腿扭头冲我大喊:“红星大爷我求求你快拿了圣火令走……”一句话没说完脑袋上已经挨了红云一掌或许是红云这一掌未尽全力鬼一笑竟然没有立即挂掉他双眼和鼻子嘴里都涌出鲜血艰难地吼道“红星……快走……”只吐出四个字又被红云一脚踢在太阳穴上顿时脑浆迸裂而死!

    玉石俱焚和殷雷失声喊出殷雷哽咽道:“红星大哥我求求你快把圣火令带走。”

    玉石俱焚把圣火令往地上一放泪流满面地说道:“这圣火令我们明教不要了你愿意拿就拿走不愿意拿就给他们拿。”说完大吼一声“还我兄弟命来!”飞身向红云扑去。

    我也动容了一跺脚:“玉石俱焚你不要……”劈手抓过殷雷衣领把他甩到地上防止圣火令的地方身子陡然向前蹿出不过我还是慢了一步那红云动作太快我还没等到得近前他双手抓住玉石俱焚的脑袋运力一拧立即把玉石俱焚一颗人头给硬拧下来。

    “扑通!”玉石俱焚的尸身重重摔在地上腔子里的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洒在我的脸上有些烫人。

    我心中懊恼无比刚才我就因为是否要拿出倚天剑而稍稍犹豫了一下哪知道这修炼了全本《葵花宝典》的人妖太过厉害眨眼之间六人一起丧命。

    我忍不住胸中一口闷气张口放声长啸这次我并没有刻意使用无相音罡但还是震得四周尘土毒盐簌簌飞洒窗户门框轰隆隆作响。

    我红着双眼口角微张露出一对尖利的僵尸牙齿我不管了什么僵尸什么倚天剑我再也不怕别人会有什么反映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清冷的胡琴声音咿咿呀呀地极尽凄凉虽然势弱却是夹杂在我的长啸声中弱而不衰细而不竭悠悠直上透了进来。

    我立即停止了啸声仔细听这胡琴声音却是一曲“白桦林”紧跟着一个温和充满磁性的男声响起:“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唱的极是低沉仿佛是一个失去了爱人的男子在轻轻地诉说“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声音如泣如诉听的人心脏忍不住跟着一阵阵抽搐鼻子酸直响抱头痛哭一场才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失在白桦林噩耗声传来在那个午后心上人战死在远方沙场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望眼欲穿地每天守在那里……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

    殷雷被那歌声所感忍不住抱着玉石俱焚的尸体放声大哭红云更是泪眼模糊这歌声仿佛正触动了他的某些心事倒是那要命大师最先反应过来双手合十高颂一声佛号:“阿弥驼佛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在这里捣鬼?”一声好似霹雷阵阵立时将众人从歌声的意境中拉了出来。

    歌声噶然而止客栈外面传来“哎哟”“哎哟”两声惨叫紧跟着进来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年轻小伙长的剑眉星目极是帅气只见他身上穿着一套粗布衣裤眉宇之间满是悲愤他背后背着一只古筝手里提着一把二胡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红云冷笑一声:“况凄凉你小子也来趟这泡浑水!”

    我一愣那况凄凉我却是见过的可是有四十多岁的而且病病歪歪一副痨病鬼一样就跟原来的莫大先生相似而现在这个年轻人除了体型跟我见过的那个况凄凉差不多都是高挑清瘦的之外一点也不相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