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06 白驼山蛇阵

    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爬过来的毒蛇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群蛇吐信出“咝咝”的声音让人从头顶一直凉道脚底。

    突然一条两米多长的黑蛇从一棵树上向我头顶飞窜过来我吓了一跳急忙凌空拍出一掌从掌心射出一道寒冰真气将那黑蛇冻成一根晶莹剔透的冰棍“啪嗒”掉在地上摔断成三截。

    僵尸的体质虽然不怕蛇毒但还是会被咬伤的看这满山遍野的毒蛇没有一百万也得有个几十万条一个咬我一口也够我受的了这些蛇看上去最少都是二十级以上的一阶兵种个别的还有二阶的剧毒蛇和三阶的巨蟒就算我生出三头六臂来也不可能杀得了这许多。

    蛇群一起游到我身前一丈之处停下围成一个圆圈纷纷扬起头来向我昂头吐信毫无生气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我随时都可能冲上来。

    这时林立突然传出一声得意的笑声:“红星!你也有今天!哼任凭你有天大的本事今天也休想逃出我的蛇阵!”两个白衣少年联袂而来一个是昨晚重伤在我掌下的甘草另外一个就是欧阳文俊。

    我眯缝着眼睛缓缓地说道:“听说白驼山庄的弟子有特殊天赋无论是捉蛇、养蛇、招募蛇兵的质量还是数量都比常人的十几倍。我说嘛现在能拿得出这许多蛇兵的也只有你这个欧阳锋的嫡传弟子了!”

    欧阳文俊得意道:“你很识相嘛红星我问你你今天是想死还是想活?”

    我眉毛一挑:“想死怎样?想活又是怎么说?”

    欧阳文俊把手中折扇一晃在身前轻轻扇了扇:“看你的实力应该已经过了八十级吧?啧啧要是挂了一次变回四十多级的小菜鸟的滋味可不好过哦你那衡山老窝恐怕也得给人一把火烧了。”他故意顿了一顿这才接着说道“如果你还想留下这身修为就立即跪在地上给我俩一人磕上三个响头并且叫上十声爷爷再自打一百个耳光我们哥俩就考虑饶了你。”

    甘草在一旁道:“否则的话我们现在立即就让你受万蛇噬身之苦以后追杀你轮到零级化去全身功力再把你衡山那几个垃圾都捉来当着你的面用我的毒折磨致死!哼也让你看看我们白虎双毒的本色!”

    听了他们的话我大声狂笑:“你们两个垃圾也配跟我这么说话?哈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我指着这边地蠕动的蛇朗声说道“就凭你们弄这几条没用的爬虫就想吓住我红星?呸老子我今完立即向二人扑过去身在空中忽然两条巨蟒舞动巨大的头颅向我咬来那大口有磨盘大小这三阶的巨蟒可是能够生吞羊鹿的。我冷哼一声反手从背后抽出倚天剑手起剑落只见两道黑光扬起两条巨蟒被我砍成四段半截身子仍然在地上不甘心地扭动着紧跟着脚尖在蟒蛇身上一点再次飞跃起来朝二人合身扑上。

    欧阳文俊大叫了一声不好把折扇一敲从中射出五枚毒钉我把倚天剑一旋三枚毒钉全部粘在剑上我抡剑砍去甘草把钢杖一横硬架了我一剑只听“当”的一声响他这条极品宝贝钢杖终于不堪重负被我倚天剑砍成了两截。

    欧阳文俊从一旁用碧玉折扇向我肋下点来我反手抓他折扇他手腕一抖扇子“哗啦”一声张开向我脸上扫来我左手猛点他手腕欧阳文俊碧玉扇一旋我这一把抓在扇面上他这扇子也是宝贝我开山裂石的一爪竟然没有将扇面抓破他挥掌打来我左掌运劲挥出。

    双掌一对我借势高高跃起在天上身子一折头向下落下倚天剑一晃使了一招“群邪辟易”剑光将他俩上半身全都笼罩进去。

    甘草和欧阳文俊齐声惨叫拼命向后飞纵同时扬手打出一把剧毒暗器我把倚天剑伸在地上一点借力向一旁高高跃起落在一株树上脚踩着一根树枝上下缓缓起伏晃动。

    刚才那招“群邪辟易”是辟邪剑法中威力最强的招数之一被我全力使出饶是甘草和欧阳文俊武艺高强也没能躲开甘草被倚天剑由左肩至右肋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若不是他在紧要关头把胸口向后缩回半寸这一剑就能把他开膛破肚而欧阳文俊则是被我一剑把头贴着头皮连根削去一片头顶上哗哗流血要不是他即使滚倒在地这一下就能把他脑袋“开瓢”。

    二人一口气退出十丈兀自惊魂未定欧阳文俊气急败坏地道:“红星你小子感跟我玩愣的今天就让你这死尸喂了我的蛇儿!”他撮口打了一声口哨蛇群立即如翻涌的波浪般向我所在的这棵树上涌来蛇挤着蛇蛇压着蛇又好像被风吹过麦田翻起一波一波的麦浪看得人打心里往外冒凉气。

    随着欧阳文俊的哨声第一批涌来的是青身蝮蛇都有三尺多长蜿蜿蜒蜒沿着树干爬上来转眼之间合抱粗的大树杆上便似染上了一层蠕动的青色群蛇咝咝作响向我所占的树枝快爬上来。

    甘草说道:“这些蛇要想伤他也很难我们再给他加点料!”他取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来从里面取出一根根寸许长的棱形钢锥不住手地向我打来。

    我站在树枝上右手挥动着倚天剑格挡甘草和欧阳文俊打来的强劲暗器左掌一掌接一掌拍出寒冰真气把爬近的青蛇都冻成冰棍一条条地落到地下不但一顿饭的功夫属下就已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冻蛇。

    青蛇被我消灭殆尽紧接着又涌上来一群巨头长尾浑身金色的怪蛇。此时我内力已经不存尸气几乎耗尽我看着树下紧接着金蛇后面还有数不尽的三阶巨蟒和毒性更加强悍的黑色心里暗道:完了完了想我自从出道以来什么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树敌无数却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丧气过竟然要被一群蛇咬死弄不好这倚天剑还会爆掉……正当我在考虑是自尽好还是被蛇咬死好的时候忽然听那欧阳文俊说道:“小子你离死已经不远了知道被万蛇噬咬是什么滋味么?哼从头到脚让你在没一处好的皮肤每一块肌肉都被群蛇撕咬转眼之间就把你吃得只剩下一具骨头架子哈哈。”顿了顿又说“这些年来你小子用九阴白骨爪在江湖上闯出诺大的名头我们哥俩倒是很好奇那九阴真经上除了九阴白骨爪到底还有其他什么厉害的功法?不过我很快就能看到了不着急呵呵你昨天晚上杀了那么多的人一会被万蛇咬死修炼得最深的九阴真经一定会爆出来吧哈哈到时候我就可以一饱眼福了!”

    九阴真经!我忽然想起原著中欧阳克曾经用蛇阵困住梅风并且逼她交出九阴真经的情节来当时是被黄老邪用箫声破了蛇阵的。

    我取出刘正风当初给我的七阶玉箫来运起刚刚升级的无相音罡催动箫音。我对于箫还只停留在初级的水平虽然现在拿了刘正风专用的玉箫但吹不出“笑傲江湖”曲来那是一定的。这只玉箫有音攻效率扩大的功能我只是把无相音罡对着箫空吹出一声沉闷的箫声了出来我只觉身子一震两只耳朵立即什么都听不到了脑袋里晕乎乎的。

    忽然脚下一空我站着的那根树枝竟然从中折断我暗道一声不好下面可就是蛇群啊危机之中身子一折用玉箫在树干上一点借势重新跃起上了另一根更高的树枝。

    听力逐渐恢复我这才注意看下面的情景只见原本树上的缠绕攀爬着的蛇竟然被我刚才一声音攻震得全都掉到树底下去虽然大部分还没有死但也都奄奄一息萎靡在地上只是轻轻扭动。

    我见音攻管用心中大喜运起了无相音罡狠吹玉箫也不成曲调只是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单吹群蛇都被震得晕乎乎的再也爬不上树吹了有一盏茶的功夫靠近我所在的这棵树三丈之内的毒蛇纷纷被震死。

    欧阳文俊一见急忙用哨声指挥群蛇退后在三丈之外不敢再过分紧逼在试过现即使三阶的巨蟒也抵挡不了我的无相音罡之后他终于放弃了无谓的牺牲只是让蛇群铺开将我团团围住恶狠狠地道:“哼就算你能克制我的蛇儿你也别想从我们手心中逃走看我们谁能耗过谁!”

    就这样我们就这样对峙了三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我心里等得着急欧阳文俊依然指挥着蛇阵将我困住期间他领一半蛇出去捕食我在树上看见只见万蛇悉悉索索所过之处再无一个货物端的是厉害无比比蝗虫更加可怕的毒蛇群!

    也不知道老黄那边怎么样了我坐在树上向东瞭望暗自猜想黄裳那边是不是已经跟明教对上了若是对上了会在哪一座山头上。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西北面树林深处传来几声胡琴的声音幽幽然无比凄凉曲折婉转时而如饱经风霜的老人的叹息时而如悲惨少女的倾诉曲折过后开始颤引得人心都开始哆嗦起来琴声断断续续颤然曲折让人忍不住想心酸落泪。

    如此凄凉的胡琴让人第一感觉就想起那个曾经的“潇湘夜雨”莫大先生但是大家都知道莫大先生已经死了那么这个人是谁?莫大先生的唯一传人一剑惊风?他可没有这个功力啊!

    就在我和欧阳文俊、甘草三人疑惑不解的时候东南角的深窠草丛里面穿出几声筝鸣。这筝声清脆急促好似万人征杀的战场金戈铁马万人呼喝让人听了一颗心也跟着剧烈地跳动起来。

    胡琴咿咿呀呀盘旋而上越来越是凄凉;筝声铿锵轰然下落越来越是大气。两种截然不同的曲调一起演奏起来初时让人感觉怪怪的但逐渐被两种曲调带动一会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一会又热血沸腾手舞足蹈。

    地面上的蛇群也都开始随着两种音乐动作起来好似古代外国被人训舞的眼镜蛇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时而随胡琴而动作偏偏起伏优美时而跟筝声跳动昂头甩尾噼啪做声。

    我心中知道遇见高手了这两人对音律方面可比我厉害多了不动声色地就影响到了整个蛇群看着数万各色蛇儿铺满地上随着音乐不断舞动这份景象也算是罕见奇观了。

    欧阳文俊最先反应过来惊叫一声:“哎呀!这音攻太厉害!”一掌拍在一旁手舞足蹈的甘草后颈大椎穴上登时把他震醒。甘草昨天晚上被我用九阴内力震伤内力大损是以抵抗不了这般强大的音攻虽然被欧阳文俊用内力震醒但只恢复了不到三分钟就又被音律带动手舞足蹈了。

    欧阳文俊深受扣住甘草的脉们强制他停下来再看自己的蛇急得一拍大腿怒道:“哪里来的也杂种敢来管爷爷的闲事!”他急忙出哨声控制蛇阵后退忽然琴声高扬拉到极细琴声铿锵逾急欧阳文俊只觉眼前金星乱冒胸口如被大锤重击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他顿足怒道:“况凄凉你是况凄凉!你小子今天毁我蛇阵重伤与我这场子我是定要找回来的!”说完不敢再停留拉着甘草手臂纵身越走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密林之间这还剩下的几万条蛇他竟然是不管了。

    胡琴和筝声戛然而止我站在树上朗声说道:“况凄凉可是况兄出手相助吗?”连问三声竟然是杳然无声此时音乐停止地上的蛇全都萎靡不振奄奄一息。我纵身来到刚才胡琴响的地方见这里只留下一个普通的草席并无一个人影。

    况凄凉嘿嘿人不露面就破了欧阳文俊的十万蛇阵还将其重伤这况凄凉果真还是位了不得的高人呐。

    我愣了片刻定了定神吞了一大把还阴丹补充阴气然后略作休息收拾妥当这才背着倚天剑往山海关方向赶来。

    现在明清交战山海关西大门是不会给我开的我只有爬上祁连山然后绕过去一口气爬到傍晚才将近关忽然看到有一个人影从左面一个土丘之上奔驰下来度极快。此时圆月高照虽然离得很远但我还是看得清楚心想这人从山海关里面的山上过来的往山上赶去不知道是哪一伙的急忙展开轻功在后面急追赶以便看个究竟若是能够捉到个把奸细可也不错啊说不定还能在黄裳那里换到什么武学秘籍看看九阴真经里面随随便便都是宗师级上品级别的连中品的都感觉拿不出手这老黄可真的就像是一个级武学宝库。

    那人轻功都不弱我一直追出了十余里才逐渐赶上只见那人身穿一袭黑色夜行衣正在飞奔跑着嗅觉十分灵敏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看来是受了伤的。

    因为担心错过了黄裳和明教的决斗我也不愿再耽搁飞身横跃过去轻飘飘落在他身前冷声问了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大明的地界?”

    那人打量了我一眼随即说道:“你从西面过来可是大明国人?”

    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缓缓点头道:“不错我跟大明锦衣卫大头领常胜寒是老相识了昨天晚上还在一起耍着你是什么人?可是大清国的奸细?”

    那人面露喜色向我说道:“我正愁分身乏术呢还好遇见你。”他向我一抱拳“我是天地会家后堂杨昆我们得到消息大清国黄裳约斗明教众位高手暗中却派了军队埋伏我得赶快去通知他们我们一共来了五个人当时被现便死了四个弟兄我拼死杀出来报信只是还缺一个人去通知袁崇焕将军请求他派人前去接应诸位明教前辈。”

    叮!天地会杨昆向你出任务去明军营地通知袁崇焕黄裳的使诈的消息请问您是否接受?

    我并没有立即接受而是继续问杨昆道:“你知道明教前辈们是什么地方跟黄裳决斗么?”

    杨昆道:“就在前面那个山谷里面转过这个山坡然后再穿过一片密林就是了。”

    我心中暗喜脸上不动声色:“那他们什么时候去的?开打多长时间了?我现在回去搬兵还来得及么?”

    杨昆急道:“应该是昨天夜里黄裳派人下的战贴他们上午卯时开始比斗到现在已经持续快一天了你快去通知袁大将军啊估计一会天黑黄裳匹夫就要难了!”

    “哦?是么?你看那不是救兵么?”我用手向山下一指趁他扭头观看的功夫一剑挥出将那杨昆砍成两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