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41 大雨商家堡

    白寒枫大声道:“红星!江湖上传言你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僵尸我先前还不相信只是可惜枉你一代武学宗师执掌名门大派却是甘心做鞑子的走狗如今看来你非但不是人便是连僵尸都不配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我一拍手大厅的房门窗户全都被推开无数杆火枪从外伸进来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屋内沐王府的群雄。我淡淡地笑道:“诸位既然自己嫌命长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苏冈急道:“慢!”向前走了两步道“你写信把我们约来我们慷然赴会现在什么话还都没有说清楚你便下此辣手不怕被江湖上的英雄耻笑吗?”

    我哈哈大笑:“本来我跟沐王府无冤无仇之所以把您们找来衡山品尝我衡山最好的云雾茶也是为了我做任务可是刚才那位白爷说我是猪狗不如的畜生那我就猪狗不如好了还怕什么人耻笑么?”我恶狠狠地说道“杀了你们除了我胸中一口恶气日后谁敢再耻笑我我就去把他们杀了就是。”

    柳大洪怒道:“天下千千万万的英雄豪杰你都杀得干净么?”

    我笑道:“背后说我也听不到凡是被我听到的自然都要杀掉!”

    “那你就先杀了我吧!”白寒枫抢步上前一拳向我前胸捣来他哥哥白寒松怕弟弟吃亏从左面攻来我冷哼一声伸手抓白寒枫的手腕他反手格挡哪知道我出手极快一把抓住他小臂中指按住他“孔最穴”一旁白寒松大惊急忙飞身跃起一招“龙腾虎跃”打来我反手一掌推去白寒松不敢跟我硬碰急忙变招飞脚踢我腋下我左手反抓他足踝右手用力一握白寒枫左手小臂顿时“喀吧”一声被我折断我抬腿将他踢了出去转身一掌拍向白寒松胸口一旁苏冈、柳大洪二人一起冲上我一掌逼开白寒松反肘撞向苏冈胸口左手反劈柳大洪面门。

    苏冈号“圣手居士”手上功夫非常厉害一手挑我右肘下“小海穴”一手来拿我颈后“大椎穴”。柳大洪隔开我手腕一拳打向我后腰命门。我左臂向后横扫挡住苏冈手臂向旁一抹顺势点向他胸口转过身右手格开柳大洪一拳反掌拍向他小腹。

    这时吴立身、刘一舟和敖彪从后攻来我怒喝一声身子一晃闪过三人攻击来到苏冈右侧一招“山岚瘴气”右手反切他咽喉左手做“三叉戟”戳他丹田苏冈急忙向后躲闪我抬腿用右足外侧戳他小腿迎面骨左手反格开吴立身打来的一掌右掌推出掌力跟柳大洪双掌相对这老头儿内力颇深我身子一晃双足向后连环反踢把刘一舟和敖彪两人踢得倒飞出去。

    跟沐王府众人交手五十多招我倒纵窜到门口笑吟吟地道:“你们想抓著我要挟放了沐剑声吧哼衡山派掌门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么?”一句话说得他们脸有愧色都怒气冲冲地看着我就似要把我吃掉一般。

    我说道:“就请各位在这里喝喝茶聊聊天我去做事了哼如果你们谁敢走出这间屋子我就立即去杀了沐剑声!”说完身子一晃飘然远去。

    让刘英带领一中队火枪队将沐王府的人软禁起来告诉他:“谁敢妄动一律乱枪射杀。”

    刘英面露难色:“这个……沐王府在江湖上威名赫赫深受武林人士我们这样做恐怕会……”

    我一摆手:“我们三清派的作风就是打了再说边说边打说完还打!没有实力就没有言权你小子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刘英默然点头。我见他神色颇有些难看又想自从前些天衡阳我是僵尸身份的事情败露之后这些npc们的对我的忠诚度大幅度下降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刘英的肩膀说道“你还小很多事情理解不了唉自从莫大先生西去之后衡山派一蹶不振虽说武功还都没有失传但人才凋零你应该记得当时算上我还不到十个人一个千古名门大派从此一落千丈。刘三哥临死之前把你拖付给我……唉莫大先生没有留下子嗣你便是衡山派唯一流传下来的骨血将来我总不能把一个破烂七糟的衡山派交给你吧?”

    刘英被我一番话感动得热泪盈眶哽咽道:“师父……”

    我淡淡一笑:“现在衡山派已经逐渐走上正轨以后也会逐渐好起来你好好习武其他方面有你沈师弟辅佐你就算咱们不能把衡山派扬光大最起码也得恢复当初你爹在世时候的光景吧英儿你要时刻记着你爹你娘还有你莫师伯都在上头看着咱们呢。”

    刘英用力地点了点头:“我一定不会让师父和衡山派的列代祖师失望的!”

    让冯锡范和田伯光在家里守护我找来祝清风带兵启程。这次我只带五大队六千人马其余的都留在衡山脚下。虽然只有一半但场面也是非常壮大浩浩荡荡踏上向南大道杀往大青山。

    彭浩是个五十七级的刀客使一手好的五虎断门刀在衡阳也算是一把好手当然他的五虎断门刀也是没有后五招的缺斤短两的在路上我把五虎断门刀中后五招精髓传给了他这位三十多岁的大汉顿时乐得跟什么似的对我的好感度急剧上升。

    我让彭浩留下两大队人马守在向南大道通往峨嵋山的路口处以公务之名封了道路然后一路赶奔商家堡。

    三月的天在朱雀区已经是很暖和了一路上花团锦簇山色烂漫士兵们的士气颇为高涨很快来到八卦山。

    到得八卦山脚下时候天忽然阴了下来浓云滚滚而来山风大作恐怕马上就要下雨了。在路上我就跟彭浩商量好了怎样对付商剑鸣把大军停在山脚下派人递了官府的令牌进去。

    果不出我所料很快山上就下来一伙人为一个人四十多岁模样身材微胖身上传着绸缎华服冷眼一看就像是一个富贵商人他一直来到我和彭浩马前笑容可掬地道:“大人前来我商家堡也应该先派人来通知一声我们也好垫道扫尘以示欢迎。”

    我在马上冷哼一声骈指向商剑鸣大声喝道:“商剑鸣!你勾结叛贼意图谋反你可知罪!”紧接着旁边彭浩一声令下两大队长枪兵立即将商剑鸣一伙人包围起来后面弓箭手也都举起了强弓只要我一声令下立即就能把里面的人全部射成刺猬!

    商家堡弟子不少这时周围还有不少闲散练级的玩家见此情景无不惊骇。商剑鸣身后四子一起拔出刀来准备开打。

    商剑鸣脸色一紧随即又是满堆笑容道:“冤枉啊大人我商家堡一项是安居守法的良民无论何时也不敢跟反叛勾结况且我师威震河朔王维扬老镖头在京城做事我们八卦门满门皆奉公守法绝不敢对朝廷有丝毫不敬之心还望大人明察。”

    “王维扬的名号我也听说过嗯这么说你们的确是冤枉的了?”我皱眉道“但是前些你勾结红花会反叛又有门人弟子在大青山入伙可有此事?”

    商剑鸣立即说道:“我商家是绝对不敢跟反叛来往的只是我门下弟子成千上万有些误入了歧途相助叛逆也未可知大人放心我这就出门派召集令把所有弟子全部召回一一核查凡是有相助叛逆者立即废除本门武功革除门墙永不录用。”

    我打着官腔道:“你是否冤枉朝廷自有公断不过此次我奉旨剿贼上面传令各处都要予以配合你若是能助我大军顺利剿灭大青山贼寇子能表你忠心。”

    商剑鸣把我们让进商家堡我下令大军在山下安营扎寨祝清风留守营寨我和彭浩随商剑鸣等人进入商家堡。

    天阴沉的越厉害我们进了大厅之后外面已经跟黑夜没什么两样了。商剑鸣命人点起十架满堂红把大厅里照得亮如白昼商剑鸣摆下宴席带着四个儿子给我和彭浩接风。

    席间商剑鸣一个劲地称赞我是“少年英雄”小小年纪不但能够执掌衡山派还得到了朝廷的信任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一通马屁把我拍的晕乎乎的得意非凡连喝了几十杯酒指着商震财四兄弟道:“老商啊我看出来了你是英雄了得嗯也很晓事将来前途比我更加的‘不可限量’哈哈只是你这份本事可没有传给你的儿子连一分都没有日后你两腿一蹬归了西天这商家堡岂不是要没落了?”

    四兄弟本来就恨我恨得牙根痒痒一听这话立即全都“腾”地站起来老大商震财指着我喝道:“你说什么?”

    商剑鸣在一旁大声呵斥:“我和大人说话哪里有你们的份?还不快向大人赔罪!”商剑鸣一共有五个儿子其中四个玩家儿子分别起名叫做“财”“宝”“满”“堂”后来又生了一个npc小儿子叫做商宝震。跟二儿子的名字“震宝”正好调过来。

    我呵呵笑道:“商老哥不要生气啊咱们兄弟……这关系哈哈再说我堂堂一派掌门自然不能跟孩子们一般见识。”我一句话说的兄弟四人脸都气得绿了我故意拍了拍衣兜最后掏出四根百年的灵芝来递过去“四位贤侄这是在怪我哈啊叔父这次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好东西这四根灵芝就给你们吧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无论是直接服用还是合药都是不错的。”灵芝是理气的东西对人修炼内功大有好处虽然我这颗只是一百年的但也极是罕见了每根最少值五枚银币。

    四个人铁青着脸结果灵芝一旁商剑鸣直跟我客气着一边大声吆喝四人向我道谢这四个倒霉孩子被逼得没有办法最后一起给我鞠了个躬说道:“谢叔父赏!”一跺脚都下了桌称有事出屋去了。

    我心里暗爽又跟商剑鸣喝了起来。到得傍晚时分外面大雨下得越大了一个雷接一个闪大雨像瓢泼的一样倾盆而下我俩这一顿酒喝了近三个时辰我跟商剑鸣的关系更显得近乎了。我说道:“听说商兄有五个儿子今天怎么才见到四个啊?”

    商剑鸣客气道:“啊幼子宝震才未弱冠不懂礼数恐冲撞了大人。”

    我一摆手:“哎干嘛那么见外啊你五个儿子四个我都给了礼物剩下一个不给以后见到了还不说我偏心啊快快去把那小孩叫出来让我瞧瞧。”

    老商想了想终于向一个下人说了几句那人出去了工夫不大即返回身后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能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脸上带着一种很好奇的表情不住地偷眼看我商剑鸣给我介绍然后让儿子给我磕头。

    我笑眯眯地打量了那商宝震一番一拍大腿向商剑鸣道:“你这孩子骨骼清奇天资厚道根骨上佳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我一见就打心眼里喜欢唉兄弟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商老哥能够答应。”

    商剑鸣连忙问怎样我笑呵呵地说道:“我想收这孩子为徒不知老哥能否答应?”

    商剑鸣先是一惊随后连声答道:“衡山乃名门大派大人能看上犬子那是他的福分况且大人武功高强天下皆知。”他向商宝震道“还不快拜谢恩师!”

    我哈哈大笑向商宝震道:“你啊先做我的记名弟子等我他日剿灭反贼回来再正式收你入门你是使刀的嗯这是我当初得到的一本刀谱的残页据传说是辽东雪山飞狐胡一刀的传下来的几招刀法还有点意思就先传授给你吧。”我打开武功面板把胡家刀法残页上的几招都传授给商宝震。

    商氏父子一听说是胡家刀法顿时是又惊又喜不住声地向我道谢商宝震向我敬了三杯酒之后就披上蓑衣回房去了我又和商剑鸣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现在他的儿子做了我的徒弟我俩关系又近了不少我不说下桌他也不好意思说不陪这期间桌上的其他人都喝得人事不省商剑鸣让下人搀扶着到各自的房间去休息。

    连换了三桌酒菜我俩喝道半夜外面的大雨越的大起来哗哗的水声仿佛天河飞降。现在桌上只剩下了我和商剑鸣两个人我带着三分酒意向他道:“商老哥兄弟今天收了你儿子做徒弟你不会不高兴吧?”

    商剑鸣急忙道:“那怎么可能呢……”

    我打断他的话道:“不你现在心里一定再说:我八卦门自己的武功就天下无敌了何必再拜入你的衡山是不是?你忌惮的是我的身份大清国的官!而根本就没有瞧得起我衡山派的武功是不是?”我叹息道“我衡山派去年被铁掌帮一役打得几乎断了根为江湖上的英雄们瞧不起也是理所当然。”

    商剑鸣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连忙劝解说我衡山派在江湖上多么多么有名衡山武功多么多么厉害芸芸。

    我笑道:“商大哥要不这样我俩比比?”商剑鸣正要推辞我翻脸道“莫非你真的是瞧不起我瞧不起衡山派不成?难道我衡山派的武功连跟你八卦门切磋切磋的资格都没有么!”说着我还用力一拍桌子。

    商剑鸣吓了一跳:“不敢不敢哈哈既然是大人愿意那我们就随便切磋两招点到为止即可。”

    我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道:“好好好啊我今天就用衡山剑法会会老哥你的紫金八卦刀不过我俩比试定是有个胜负无论我俩谁输谁赢被别人看到都不好……”

    商剑鸣明白我的意思立即摆手把伺候的下人全部打下去我把僵尸感觉的灵敏度开到最大确定周围十几张之内除了我和商剑鸣之外就再没有旁人之后心里暗自高兴。

    外面的雨下得越的大了哗哗的水声喝不时的炸雷震得人心神动摇。商剑鸣取过他的紫金八卦刀又取了一口宝剑给我。

    我把长剑拿在手中伸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长剑一抖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我见商剑鸣已经摆好了架势便把长剑一抖说道:“商老哥你要留神了!”使一招“长啸雁落”向他胸口刺过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